第0269章 深山鬼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的这么快?

我也是被吓了一跳,浑身僵硬的缓缓转过了身子。

嘶……

嘶……

阵阵奇怪的声音从周队身后传来,就像是一些体型非常大的毒蛇吐信子时候发出的声音一样。

这情况有点不对!

我心里暗自嘀咕一声,轻轻皱起了眉,一双眼睛几乎是死死盯着周队那边,没办法,在这阴煞里面所有人都是睁眼瞎,只有我还勉强保存着战斗力,我不管周兴平,他只能是个死。当下我就缓缓朝周兴平那边走了过去,右手也不自禁的握上了百辟刀的刀柄,青白玉温润清凉,让我躁动的心绪渐渐平复一些。

这时候,藏在周队身后的那东西似乎按捺不住了,终于有了一些动作,一双腐烂的手顺着周兴平的肩膀缓缓攀了上来,轻轻抚摸着周兴平的脖子。

那手的腐烂的厉害,都是脓疮,想必带给周兴平的触感绝对说不上美妙。最起码我能看得出周兴平浑身僵硬,鸡皮疙瘩蹭蹭往外面钻。

嘎嘎嘎嘎……

一阵渗人的笑声毫无征兆的就从周兴平身后冒了出来,来的特突兀,我都被吓了一大跳,周兴平整个人干脆直接跳起来了,剧烈挣扎了起来!

“不要动!”

我一看周兴平炸毛,连忙说了一句,这脏东西就跟畜生似得,如果它盯上你了,最好不要有过激行为或者是动作。直接无视它,在它下手索命之前,切忌刺激到它,否则对方没准只是想调戏你一下,结果也会因为这一个过激动作被惹毛索命!所以我一看周兴平受不了了,连忙就出声提醒,可惜,迟了,周兴平终究还是开始挣扎了。

紧接着,一张腐烂的到处都是脓疮的脸“蹭”的一下从周兴平背后冒了出来,眼睛里充血,瞳孔的颜色很淡,就跟视网膜脱落了一样,整张脸上尽是怨毒的笑容,放在周兴平脖子上的手也一下子收紧了,就他妈跟铁钳子似得,掐的周兴平当时就开始翻白眼了!

这蠢货周兴平……

我心里暗骂一声,你说你他妈的对鬼东西都不了解,要破案靠我们就行了,带队跑进这鸟地方干嘛?简直就是粪坑里面打灯笼,没事找死!这下可好,冒冒失失的惊动了那鬼东西!

不过抱怨归抱怨,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哐”的一声抽出百辟刀就准备上去干那鬼东西,谁知,往前冲了没两步,就感觉腰上一紧,冲势也随之凝滞!

是那该死的绳子!

情急之下我都忘记了,为了不在阴煞中走散,我们几个人都是绑在一起的。周兴平那边的情形我能看见,别人看不见,我事先没打好招呼就冲,别人猝不及防之下可不就拖我后腿了么!

结果,就在耽误的这一会儿功夫。那鬼东西就一脸怨毒的说道:“死,你们都得死,进来这里的人都得死……”

这话一说完,这鬼东西的指甲就一下子刺进了周兴平的脖子,而且刺得位置还是两边的动脉。周兴平被捏着脖子惨叫声都没发出来动脉就被刺破了,黑血如注,这还不算,这鬼东西的指甲特锋利,就跟刀子似得,五根指头一眨眼功夫就全都没入了周兴平的脖子,然后猛地往外一拉,周兴平的所有皮肉就都被扯开了,血肉模糊中隐隐能看见白森森的颈骨,周兴平瞳孔扩散。眼神都直了,明显是活不成了。

嘎嘎嘎嘎……

那鬼东西笑得特猖狂,两只手抱住周兴平的头颅一拧,“嘎巴”一声,活生生的把周兴平的头都拧下来了,然后抱着那颗头“嘎嘎嘎”尖笑着掉头就跑,一转眼没入迷雾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周兴平的无头尸体无力倒地。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看清了这鬼东西全身的模样--它赫然穿的是一身警服!

难不成……是挂在悬崖上的那些警察里一个?

那么,它应该是行尸,而不是鬼物!

我心里一惊,这东西既然能起尸一个,岂不是说……剩下的也全都起尸了?

“葛兄弟,我们周队怎么了?”

这时候。离周兴平最近的陈文忽然问我:“他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我闻到了血腥味?”

我看了眼周兴平的无头尸体,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总不能直接告诉他们,就在刚才,就在我们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有一个同伴就会活活捏死了吧?而且头颅还被脏东西给摘走了!那样说,我估计这几个警察立马就得崩溃!

我和周兴平也不过是数面之缘而已,要说队友感情什么的有些扯淡,但他的死也确实给我造成了一些心理冲击,那血肉模糊的一幕估计谁看了也忘不了。

就在这不过片刻的功夫里。我发现在我视线所及的阴煞迷雾里似乎隐隐约约有几道黑影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虽然看不清,但我基本能猜到--这些个东西绝对是挂在悬崖上的尸体!

那悬崖上棺材不少,到底起尸了多少我也摸不准,总之。肯定是不能在原地留着的,这地方太凶了。

“叔,你往前走一点!”

我招呼了张震麟一声,等他往前走了一些的时候,我终于够到了那周兴平的尸体。然后弯腰一刀割断了绑在他腰上的绳子。

没招,眼下活人还未必能活多久呢,也顾不上管他个死人了,要不然尸体拖着绳子我们几个没好,只能弃尸了。

做完这一切以后,我深深呼出一口气,眼瞅着阴煞迷雾里的那些黑影子离我越来越近了,当下我沉声吼道:“跑!”

说完,我沿着峡谷头一个撒丫子朝前狂奔而去,有了我提前打好的招呼,张震麟他们这回没拖我后腿,我一跑,他们感觉到了腰间绳子的拉拽力,一个个全都紧紧跟了上来。

我们9个人是被绳子绑在一起的,就跟蜈蚣似得。一跑起来配合和协调就显得很重要了,刚开始的时候难免手忙脚乱的,纠缠的9个人都跑不快,这功夫撵在我们后面的行尸也追上来了,数量很多。绝不仅仅是那些失踪的警察,甚至还有一些穿着盘扣衣服的行尸,分明是悬棺里面的东西也蹦出来了,黑压压一大片,吓得我是亡魂皆冒。好在我们几个经过最开始的手忙脚乱以后很快就调整过来了,没命狂奔!

最苦的,莫过于是周敬了,他人小个子矮,跑的面红耳赤的,可惜我被绳子绑着没办法帮他,周围的人又看不见,只能靠他自己……

这一路,我是越跑越心惊,因为我发现一路向白羊峪方向延伸的这趟悬崖上的悬棺多的吓人。何止一两千,起尸现象一出现,这些悬棺里的主儿也全都不安分了起来,悬在峭壁上的棺材“哐哐”作响,分明是要蹦出来了。

现在。光靠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只能跑,想活着就不能停下。

最糟糕的是……伴随着时间上的一点点流逝,我发现我的视线也是越来越差了,可见度越来越低,估摸着是午时一过,天地阳气进入衰减期,阴煞却越来越重的原因。

再这样下去……

我心里的忧虑越来越重,带着队一口气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在这过程中我的视线也是越来越差。最多只能看十几米远了,甚至,我都有些绝望了。

谁知,就在这时候,在我们的前方挨着悬崖的左边,竟然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座建筑!

这建筑看起来相当的破败,似乎是类似于土地庙一样的地方,山西这边的山民保持着农耕民族的原始信仰,崇拜大山和大地,所以在这边的村子里还是经常有土地庙一类的地方的,我估计这破庙就是这种地方。

继续跑下去,还不知道离白羊峪多远,我们的体能也跟不上了。

那么……只能进这土地庙了,虽然不知道里面是吉是凶,但这庙只有一扇门,四周无窗,进去了防守也容易一点,最起码我一个人守门是够了,不至于被包围!

想及此处,我狠狠一咬牙,心说妈的,拼了,当下头也不会的就朝那土地庙冲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