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3章 引魂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命吗?

我不禁苦笑了起来,难道在冥冥之中真有力量在驾驭着芸芸众生?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张博文是如此?

曹沅也是如此?!

如果这就是命,人力不可扭转的话……

那我不会选择屈服!!!

隐约之间,我的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咆哮--反抗!反抗!反抗!直到绵羊变成雄狮的那天!

我扭头看了眼死死拽着我衣袖不肯撒手的周敬,轻声和他说道:“小敬,哥直到你能算,也会算。从来都没有算错过!如果当初我在西域的时候听了你的话离得曹沅远远的,或许我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卡在自己心里头那道坎上过不去。可是,小敬啊,你知道不,哥从来在认识曹沅这件事情上后悔过,哪怕时光从来一次,我仍旧会一往无前和她去闯那龙潭虎穴、刀山火海,因为她是我认可的朋友。就这么简单!所以,哥也没后悔不听你的话。这一回,哥还是不会听,不是因为这三个人有多重要,而是我受够了任人摆布而我却只能在一边看着的生活!!”

周敬一愣,犹豫了一下,憋着嘴缓缓撒开了手。

看着他含着眼泪的眼睛,我心里就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然后我头也不回的又一次朝着王笑笑冲了过去。

王笑笑他们三个人如今已经走到庙门口了,张震麟和张显宗、张宪昌三个人正在奋力组织王笑笑他们。

这道庙门就是生死界线,一步踏出去,可就回不来了。外面阴煞遮眼,就算是张震麟这个小天师都不敢轻易踏足!

我过去一把拉住正和张震麟纠缠的王笑笑,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了,招呼了林青一下子就把王笑笑摁在了地上,方才我是猝不及防才被她推开的,这回我可是有了心理准备了,一个大老爷们再加上林青这么条硬邦邦的女汉子,还能搞不定她?哪怕她是被鬼话迷惑了浑身的力气全冒了出来都不行!

而张显宗和张宪昌那边也制住了孙文和段腾,毕竟孙文和段腾生前对周兴平的情义没有王笑笑这么深,仅仅是下属与上级的那种尊敬而已,不涉及其他个人情愫或者是英雄崇拜,所以受周兴平的鬼话迷惑没那么深,处于那种浑浑噩噩的半清醒的状态,挣扎不是很激烈,张显宗和张宪昌两兄弟还能制得住。

眼瞅着我们这边暂时是搞定了大局,所以我掉头对腾出手来的张震麟说道:“光这样不行,这边交给我,你先想想别的法子!”

张震麟也着急,急的在小庙门口不停的走来走去,拳头攥的紧紧的。手臂上的青筋都凸起来了,显然心里也是特窝火,看着站在门口一个劲儿的对王笑笑招手的周兴平的尸体,好几次都差点一拎软剑冲出去。费了好大劲才忍住。

能不窝火吗?

好端端一个天师,愣是被这阴煞折腾的束手无策,空有一身力气却来个睁眼瞎,只能在一边干瞪眼。就跟硬邦邦的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面一样,换别人估计都憋屈死在这了!

足足在我们眼皮子地下兜了十来个圈子,张震麟才狠狠一拍大腿,然后抬头恶狠狠的瞪着外面的阴煞迷糊,冷笑道:“既然你要把事情做绝,那本道便和你斗上一斗!”

说完,抬起软件狠狠切破了中指,霎时。他中指血流如注!

我登时倒吸一口凉气,道门之人,一身的灵气和精血可是都集中在几个地方的,一是心头,一是中指,三是眉心!

寻常人咬破中指血虽然伤元气,但不至于太重,可道门之人就不一样了。中指血一破,不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很难调整过来。

如今张震麟自伤中指放血,分明也是急眼了,大步走到庙门口,挥动手指就在庙门口挥毫了起来,动作幅度非常大,转眼就在庙门右侧的墙壁上留下了一连串猩红的符文,看起来触目惊心!

写完这道符文。张震麟又走到了庙左侧,犹豫了一下,又挥手在庙门左侧写下了一道血符!

这时候,张震麟的脸已经一片惨白!

然后他陡然高高举起手中的软剑,怒喝道:“即!”

霎时,他写在庙门两侧的血符竟然隐隐绽放出了血光!

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根本不是光,而是雾!

这血雾渐渐朝庙门聚拢了过去,到最后干脆直接把庙门都给封了!

一直等那血雾完全合拢的时候,张震麟才大口喘着粗气说道:“好了,大侄子。放他们他们吧!”

张震麟这么一说,我才终于是松了口气,和林青对视一眼,同时撒开了摁着的王笑笑。当时王笑笑就直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那爬起来的动作就他娘的跟大粽子起尸一样,完全不合乎活人的身体构造,关节都不带打弯的!

这妞被鬼话迷惑的不轻啊!

我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这回没拦她,看着她浑身僵硬直挺挺的朝着庙门口走了过去,结果刚刚触及那血雾的时候。王笑笑就跟触电了一样,整个人浑身剧烈哆嗦了,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得直接倒飞了起来,几乎是直接落在了图腾跟前。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不光王笑笑是这样,段腾和陈文也是这种情况,过去直接被击了回来。一落地人就晕!

“好手段!”

鬼婆婆的声音忽然响起,话中的赞誉完全不加掩饰:“把道家的手段和奇门遁甲之术结合,血符封门,画地为牢,无论阳人阴鬼,皆不能通行!看来那丫头今天是有麻烦了,碰到个舍得下本钱的天师,这可是硬茬子啊。今夜,怕是那丫头讨不了便宜了!”

说此一顿,鬼婆婆话锋一转,喝道:“那小子。过来,给婆婆上香!你们难道想让婆婆撵你们出去?”

我脑门子上冷汗当时就下来了,方才顾着保王笑笑他们三个人,居然把这茬给忘了。现在正主儿就够我们头疼的了,要是这位再和我们作对的话,可真是没活路了。好在周敬这小子够机灵,连忙屁颠屁颠的朝图腾跑了过去,及时给鬼婆婆点上了请神香,对方这才消停了。

谁知,就在我们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功夫,那道飘渺的女声竟然又一次响起了:“婆婆。你真觉得这天师精血封门就能挡住我吗?那三个人是警察,他们来这里还不是来帮那群畜生的?今晚,他们三个人我要定了!”

呼啦啦……

外面阴风忽然狂暴了起来,刚刚才稍微后退了一些的阴煞迷雾一下子又顶到了庙门前,紧接着,在周兴平的尸体身后,隐隐约约出现了一道身影!

白衣白裙,在阴风中裙裾飞扬,甚至都不像是一个脏东西了,反而犹如从九天谪落凡间的仙女一样!

可惜,她一直都站在庙门外五米左右的地方,始终不肯再往前走了,眼下已经是晚上了,阴气重,阴煞迷雾也烈,我的视线最多最多就能看到迷雾里三四米远的地方,所以从始至终都只能看到那东西的一道影子而已,具体的面容却是看不真切的,她是鬼是尸也无法断定,我唯一能断定的就是--这位,绝对是正主儿,因为当她出现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周兴平捧着自己的脑袋就往旁边缩,对她十分畏惧!

“天师血雾而已,不过尔尔!”

那女子冷笑一声:“看我横穿了这阴阳!”

言罢,她登时狠狠一挥袖子,霎时,三盏红灯笼刺破迷雾就朝我们这里飘了过来。

而这时候,那鬼婆婆也惊呼了起来:“引魂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