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6章 诡异村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小村子实在是破败的太厉害了,入村的村口堆的全是垃圾,隔着老远我们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就跟一座荒村似得!

“还不知道剩下几个活人呢!”

张宪昌盯着村口嘀咕道:“一个几百人的村子也算是大村子了,结果破落成这样,真是灾祸!”

他说的话也有道理,我估摸着这村子里面现在早就已经是尸横遍野了,断粮这么久,能活下来的都算是侥幸而已!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

张震麟摆了摆手,说道:“先进村再说吧!”

这里已经没有阴煞迷雾了,所有人的视线也就都恢复了。不需要我在前面带路,大家并肩子一起就进了村。

出乎我意料的是……村子里面竟然挺干净的,没在进村的路上看见什么尸体,不像我当初在落马山那头做任务的时候见到的那白骨满街的惨淡模样,看来这地方的人倒是不傻,竟然还知道处理尸体防止出现瘟疫!

我们几个一连敲了好几家的门,结果都没有动静,竟然没有一家有人的!

活人没有。死人看不见,这白羊峪的村民到底哪里去了?

我们几个不死心,沿途一路敲门敲了下去,不知不觉都来到了村子深处,这才终于碰见了一个活人,这人穿着倒是干净,想来白羊峪应该是没断水,只不过他脸色太白了,就跟脸上敷了一层白粉一样,第一眼瞅上去还有点渗人,刚开始我看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什么脏东西呢,上去三拳两脚打趴下才发现这还是个带气儿的活人,这才把他拉了起来。

这男人脸色真的是太白了,看我不打他了,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问道:“你们……是从外面来的?”

看着这人的那张脸,我是越瞅越不对劲,要不是他确确实实是个活人的话,我都想拿百辟刀冲上去把他先削了再说,反正那张脸我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就他妈的跟个死人似得!

更加诡异的是,看到这人我胸口的佛祖舍利竟然散发出丝丝清气!

这佛祖舍利我佩戴了有一段时间了,除非是在煞气特别重的环境里才会产生这种反应,散发出的那种清亮能让人凝神静气。可是眼下这白羊峪里我也没感觉到什么煞气啊,这点我还是能吃的准的,我修的是杀气,吸得就是煞气、阴气等等天地间一切暴戾之气,对煞气自然是十分敏感了,也不知道这佛骨舍利是怎么回事。

不过张震麟倒是对这家伙态度很好。把这男人从地上扶起来以后,温和的问道:“我们是政府派来的人,你们这里的村民都哪里去了?”

“政府派来的!?你们竟然能进来!?”

这男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我这才发现他的一睁大眼睛的时候眼圈红的分外的厉害。再配合着那张惨白的脸,越瞅越像鬼。

“我们当然能进来了。”

张震麟笑着说道:“因为我们就是专门解决这种事情的!”

“真的?!”

这男人眼里涌现出了浓浓的惊喜:“您能进来,那是不是说您就能带我们出去?”

“自然!”

张震麟似乎也被这人弄的有些烦了,蹙眉沉声说道:“村民到底在哪里。我得见一见你们主事的!”

“哎哎哎!我这就带您去!”

这男子忙不颠的点头,起身一溜烟就超前面跑了,张震麟和他的两个徒弟连忙跟了上去。

“这人好怪!”

林青蹙眉跟我嘀咕道:“他手上好像有人命!可又不像是杀人,杀过人的人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但却不是他这种的,真是太怪了!”

我眼睛一亮,其实我也觉得这个人有问题!

“是死气!”

周敬忽然说道:“他的面相十二宫扭曲,似人非人。似鬼非鬼,就是个活物而已,我方才开了相气仔细看过,发现他喉间有黑气,那是死气,也就是他肚子里憋了一肚子的死气!”

我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这人给我的感觉那么奇怪,这肚子里面憋了死气。那还不是活人死人难断?让人不舒服也是正常的,不过想想我也就想通了,阴煞围山,在这鸟地方待得时间久了。身体出问题也是正常的!

“算了,先去看看再说!”

我摆了摆手,没多探讨这问题,主要是多探讨也探讨不出个什么,招呼了林青和周敬就跟了上去。

到地方了我才知道,原来白羊峪的村民是集中到了祖宗祠堂里面,因为这地方大,村民在这里便于管理一些。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村民们正在吃午饭,所有人都在院子里面,跟那男子一样,无论男女。所有人都是眼眶血红,脸色煞白,看起来说不出的渗人!

一来这里,也不知道咋搞的,我脖子上的佛骨舍利更凉了,不过我也没多想,仔细观察起了这祖宗祠堂里的环境。

眼下,在院子里面已经架起了好几口大铁锅,村民们都在围着铁锅等大锅饭,铁锅里面咕咚咕咚的正煮着肉,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子肉香。

还有肉吃?

我一愣,不是说事情刚出的时候,村子里的家畜几乎在一夜之间全死光了么?而且还是身上一滴血都没有了!再加上村子里的存粮也毁了,所以才断了粮,饿的有人都不要命的想跑了,这才把这里的事情捅出去了。

这是哪里来的肉?

我一琢磨,紧接着也想通了,搞不好村民是饿急眼了把那些死掉的牲畜给吃了吧,毕竟眼下是十二月,北方天冷。尤其是山里面更冷,肉放在室外坏不了,所以那些死掉的家畜倒是保存了下来,结果被饿急眼的村民给吃了。那些牲畜死的蹊跷,没准身上有死气,再加上这地方阴煞围山,村民的肚子里积了死气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

这祖宗祠堂里面看样子只有一百来号人,我听周兴平来之前和我说,白羊峪可是好几百号人呢,难不成剩下的都死了。就剩下这百十号人了么?

就在我满脑子瞎琢磨的时候,祠堂里面出来了一个小老头,这老头似乎就是白羊峪的村长,上来就和张震麟热情的打招呼。

打完招呼以后,张震麟直接就问:“村长,咱们村子就剩这点人了?”

显然,张震麟也意识到人数不对劲的问题了。

“是啊。”

那村长叹了口气,说道:“出了事儿以后身体不好的村民都挺不住……”

说到这里,老村长抹了抹眼角。

“尸体可处理妥善了?”

张震麟一脸关心的问道:“这地方邪门,尸体可不能留在村子里啊!”

我知道,张震麟是担心那些尸体起尸,所以才问起了这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那老村长在听到张震麟的问题以后脸色似乎有些怪,就连眼角都狠狠抽搐了一下,然后才笑着说道:“放心吧您呐。尸体不能堆积这事儿老头子还是知道的,所以早火化了!”

说着,老村长拉着张震麟就往旁边一口铁锅那边走去,说边吃饭边谈。

还别说,我也有点饿,闻着着肉香也有点受不了,准备上去搀和一腿,结果走了没几步肚子就咕噜噜的叫唤了起来--不是饿了,是想来一发大号的了!

这一波来的有点猛,我肚子也疼的厉害,一转眼脑门子上就沁出了冷汗,于是也顾不上口腹之欲了,连忙跑上去问老村长厕所在哪,老村长正和张震麟聊得热络着呢,没仔细和我说,就说在祠堂后面呢,当下我撇下所有人只带了百辟刀就超祠堂后面跑了过去。

结果,这白羊峪的祖宗祠堂大的很,我七拐八弯的也没找到个厕所,最后反而钻到祠堂最里面一个不知名的角落,走到这里基本上都能看到院墙了,明显已经到头了。

我心想自己应该是找错路了,掉头就准备到别地儿找找,谁知,这时候忽然一阵若有似无的惨叫声传进了我的耳朵,我一愣,侧耳仔细听了一会儿,终于确定那惨叫声是从南面一个小屋子里面穿出来的。

鬼使神差的,我凑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