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7章 人性/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小屋距离我大概也就百来步的距离,是一间看起来有些年头的老屋子了,窗户还不是玻璃的,还是那种浆纸窗户,这种老房子现在估计也就只有一些山区不发达的地区还保留着了,看建成时间至少都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甚至更早。

我刚走过去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时候里面的惨叫声很低了。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呜呜”的哭泣声,听起来似乎是女人,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男人在说话。

老村长不是说白羊峪的人都在前面么,怎么这里有人在哭泣?

我脑子里的疑惑全都缩了回去,在食指上濡了点吐沫,然后用沾着吐沫的手指在窗户的浆纸上轻轻搓捻着,窗户上浆的纸只要是见过的人就都知道,这其实是一种粗纤维纸,如果硬撕的话,会爆出非常刺耳的撕裂声,我这是偷看,当然我不能直接拿指头上去戳窟窿了。要不然这一指头下去里面的人准得发现,先用吐沫濡一濡这窗户纸就不一样了,这种纸一湿,韧性立即大减,我几乎是没发出一点声响就在上面戳了个窟窿,然后我眼睛就朝那戳开的窟窿凑了上去。

就像是一记重锤狠狠锤击在了心脏上一样,当我看清里面的情况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窒息了,心脏都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完全是下意识的张嘴要惊呼,好在我反应的够快,及时捂住了嘴,这才没有弄出动静。

这老屋子里黑黢黢的,只点着几盏煤油灯,那煤油灯昏黄的烛火摇曳,让这屋子泛着一股子诡异阴森的味道。

在老屋子的地上……

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尸骨!

看那尸骨的形状,分明就是人骨!

除此之外,在老屋的一个角落里还丢着两三个五花大绑的女人,这三个五花大绑的女人全都是属于那种非常瘦弱的类型,面色在昏黄的油灯下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就算是我这个不懂相面之术的人都能看得出--这三个女人应该是体弱多病的那种类型,现在恐怕身上就得了重病了!

在老屋子的最中间,一台巨大的案板跟前,两个身上系着围裙,手里拿着杀猪刀的人正在肢解一具被扒的光溜溜的女尸的,那女尸显然是刚刚断气,流出的血都在冒白气,热气腾腾的……

很显然。刚才惨叫的就是这女尸了,看她身上的刀口,估计在前不久是被直接割断脖子杀死的,眼下那两个男人正在往下卸四肢。看他们的手法非常熟练,刀子一落下就是在骨关节上,明显不是头一次干这事情,估计地上那些骨头全都是他们肢解下来的。就跟古代的刽子手一样,听说古代的刽子手就是“活儿”干的多了,所以刀子落下去就在人的颈椎骨往上一点的骨头缝里,非常干净利落的就能直接削掉罪犯的脑袋,不费力,也不别刀刃,一刀下去,头直接就飞。皮都不带连着的!

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屠宰房啊!

只不过屠宰的不是牲口,而是……人!

这……就是人间炼狱啊!

那两个男人一边面色麻木的在那里收拾那具尸体,皮拔下来,骨头丢掉,肉留下,动作很利索,一边在那窃窃私语着。我默默将耳朵凑在窗户上,才终于听清了他们的话。

“唉,死人吃光了,病人也越来越少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个脸堂黑漆漆的汉子看了旁边那几个女人一眼,愁眉苦脸的说道:“一百多张嘴呢,就这几个,够吃几天还说不好呢!”

“怎么不好说?”

另外一个长着一张长脸的抬头看了黑脸汉子一眼。淡淡道:“就咱俩这份手艺,到最后饿着所有人都饿不着咱俩!没死人和病人了,外面不还有很多活人呢么?”

“你是说……”

黑脸汉子有些惊讶的说道:“这不太好吧,乡里乡亲的……”

“乡亲?”

长脸汉子冷笑道:“那些乡亲都是怎么活下来的?还不是他妈的靠吃乡亲活下来的!?死人和病人都吃了。你还介意再整死俩活人?总得咱们先活下来再说!当初事儿出了的时候,我妈是头一批身体吃不消没了的人,要不是那帮乡亲饿急眼了偷偷把我妈煮了的话,咱们白羊峪会不会走上这条路还是两说呢!”

说到这里,长脸汉子一扭头恶狠狠的在地上吐了口吐沫,然后说道:“都是那贱女人整出来的幺蛾子!”

“唉……”

那黑脸汉子叹了口气,说道:“谁知道这贱女人咋就怨气这么大呢?以前咱们也没少干这种事儿啊,没想到这回碰到了狠茬子!”

“我说王老三。你他妈在这嘀嘀咕咕的,是不是你怕了?”

黑脸汉子抬头不耐烦的看了长脸汉子一眼,冷笑道:“当初办事的时候可就数你最积极,也就数你下手狠。你现在嘀咕还有什么用?那贱女人要是回头进了村儿,她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你,你可想好了,想活下去咱俩就不能亏着咱俩!我跟你说。要是没东西吃了,我对外面那些人下手的时候你可得跟着,要不饿没劲儿那贱人一进来咱们跑都跑不动,你自个儿寻思!”

“……”

听着这两个人的话,我的一颗心已经冷透了。

难怪白羊峪的村民断粮这么久还能活下来,原来……他们是在吃人啊!!!

阴煞迷雾一起,村子里面身体不好的人最先倒霉,有很多人受不了阴煞迷雾的侵蚀,先后死去,也有一部分人病倒了,这些最先趴下的人就是饿急眼的村民最先盯上的目标……

吃人这种事,前面就已经说过。历史上真不少,我读史学,但逢读到乱世,几乎读的都是血淋淋的吃人史。从夏朝开始,一直到几十年前的大饥荒,哪次战火纷飞或者是闹饥荒的时候没有这种现象?就说明末战乱的时候四川那边的情况,那时候那边都已经是人竞相食了,再加上后来清兵入川时候的屠杀,几乎灭绝了蜀民,只不过这顶黑锅最后清廷特不要脸的仍在了张献忠的身上,还说人家是个吃人魔王,立下七杀碑,上面写着“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回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这才把蜀民杀了个干净,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大的黑锅了,至于现在的川人,其实全都是康熙那时候才从内地迁徙过去的。

总而言之,这种事情不少,人饿急眼了不忌口。

但是听说是一回事,真正见到了那又是一回事了,看着屋子里面的两个人。我怎么看他们的嘴脸都觉得丑恶,人性的卑劣在白羊峪这个屁大的村子里面简直就是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且,听这俩人说,很明显就是白羊峪的人没干好事,所以才搞出了村子里的怪事,受害者估计就是那阴煞围村的正主儿!

若非有六月飞雪的大冤,怎么会出现阴煞这种东西?

难怪这帮村民一个个看起来面色煞白双眼血红,不像人,像鬼!敢情是吃人吃的!我说怎么一见到他们佛骨舍利就有了反应,敢情煞气和死气在这帮人身上,吃了一肚子的死人,大慈大悲的释迦牟尼佛都厌恶他们,简直就是遭天弃,被世遗,要不然他们公分的图腾能不管他们?

我早就听说过吃过死人的人和正常人不一样,一身死气,状如恶鬼,身上体温常年要比正常人低上许多!

也难怪在图腾古庙里面,那正主儿说做引魂灯的材料是捡的了,估计就是这帮村民吃了肉把人皮扔了,这才被那正主儿捡走做了引魂灯整死了王笑笑他们三个!

一瞬间我对这里的村民简直是厌恶到了骨子里,恨不得拔刀进去把他们杀了,也没上厕所的心思了,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了更加重要的一点--我走的时候那老村长招呼张震麟他们一起吃饭,张震麟他们该不是……

想到这里,我也不敢多犹豫了,掉头就往回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