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9章 三寓之宅/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其实但凡是对咱们国家的五十六个民族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苗族的文字,到现在都是一个谜题!

现在的苗族使用的文字呢,其实全都是建国以后国家用拉丁数字给苗族弄出来的文字,至于历史上苗族使用的苗文,绝大多数专家都认为苗文并不存在,苗族就像是曾经的匈奴人一样。只有口语,没有文字,他们的文化都是用口口相传的方式来传承的。

不过这种说法我觉得有些扯淡,根据我对苗族的一些了解来看,无论是他们的传说还是古歌,里面传递出的种种信息都说明这个民族曾经绝对出现过文字,只不过苗族一直都是部落制的生活,再加上中间曾经经历了好几次的迁徙,所以他们的文字遗失了而已,当然,也有可能他们的文字是只属于族里高层掌握的信息。相较之下,我还是更倾向于前者。因为苗族在历史上因为环境和气候变迁曾经进行过好几次大迁徙,这才渐渐形成了红苗黑苗白苗等无数分支,川黔那边环境恶劣,说是穷山恶水是一点都不为过,要不然在古代也不会被中原人认为是西南蛮荒了,在古代那种人力、运输力的情况下,要完成一次种族大迁徙太难了,迁徙一次也不知道得断送掉多少条性命,每一次迁徙都相当于是一次整个民族的涅槃重生,在这样的情况下,苗族的失去的自己文字也是很正常的。

真正的古苗文,早已失传,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我却是认识一些古苗文的,因为在我家里有这样一本孤本,里面全都是湖南城步发现的古苗文碑拓片,还有一些别的古苗文拓片,那本书的作者基本上已经把这些拓片破译出来了,虽然零零散散形不成系统的语言体系,但是我却是识得不少古苗文的!

如今一看这石碑,我就知道这绝逼是正儿八经的古苗文。

“大侄子,你家是世家,这字儿你认识不?”

这时候,张震麟忽然开口问我:“你快念给我听听。”

这人……

也真是没长心!

我算是服了,心里虽然对他有成见,而且成见还大了去了,但这是说正事儿呢,我也不能跟他对着干。不过一张嘴语气还是不免恶劣了些:“这是古苗文,能识得的人全世界不超过一百个你信不信?破译是需要时间的,你真当阿拉伯数字啊,张嘴就来?”

张震麟被我顶撞了一句。倒是再没有和我急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前不久我一通臭骂给他骂不好意思了,所以也不和我争,讪笑了一声。坐在一旁连连摆手:“你先看,不着急!”

我撇了撇嘴没说话,从书包里拿出本子开始破译了起来。

白羊峪的村民应该是箐苗后裔,所以他们的古苗文应该是偏向于川黔苗语方言的,我就是顺着这个方向进行破译的,还别说,事实证明我的方向确实是找对了,经过了两到三个小时的折腾。这碑文我终于是大概的解开了。

这碑文记载的内容和我想象的差不多,确实记载的白羊峪村民的来历,大体和我之前的推论差不离,这白羊峪的村民正是箐苗后裔!

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这大概要从公元元年说起了。也就是距今约2000多年前的西南,那时候的西南,在中原贵族眼中看来,是蛮荒,是穷山恶水,所以中原的皇帝一直都懒得去征服那块地方。

但是,中原皇帝看不上那地方,居住在当地的苗族可是看得上的!

当时。在西南苗疆如今临近六盘水地区,有两个苗寨部落最为强大,一个是箐苗分支里的仡芈部落,一个是黑苗分支里的仡濮部落。当时的箐苗不是现在的箐苗,可不仅仅只有4000多人,群体非常庞大,雄踞一时!而当时的黑苗也不是现在的黑苗,他们崇拜巫蛊之术,族中多是草蛊婆,甚至还有一个级别类似于九段大天师的蛊王!

正所谓这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仡芈部落和仡濮部落分不了公母,所以只能在六盘水地区展开了一场长达百年时间的血腥争霸。

根据这石碑上的记载,在双方最后角逐的时候,仡芈部落几乎是倾巢出动,拉出了将近八千人的军队。这在当时的西南蛮荒已经是非常惊人的了,而仡濮部落也不是省油的灯,蛊王率领所有草蛊泼外加三千黑苗军队西出山寨迎战。

结果,仡芈部落挡不住仡濮部落那铺天盖地的蛊虫,全军覆没。战败后的仡芈部落北逃,一路逃到了山西恒山深处躲了起来。

山西可是大汉帝国的地盘,黑苗人也不敢跑到这太岁头上动土,可是他们同样还害怕仡芈部落死灰复燃继而在影响他们在六盘水的霸权,于是呢,损招出来了!

黑苗的蛊王找了用自己的蛊术找到了一位中原的风水堪舆大师,让这个大师在仡芈部落弄个风水恶局,让这一族永不翻身!

后面就不用说了,这位风水堪舆大师用“坎方路”钉死了仡芈部落后裔的悬棺葬地,让他们这一族的所有人死后都不得安生,最好能让仡芈部落聚居地变成鬼村。

不光如此,这位风水堪舆大师还在白羊峪的四周设下了一个极其险恶的风水局!

这个风水局的名字叫“三寓之宅”!

什么是三寓之宅?就是山水不借势的阴宅!!

那位风水堪舆大师把发源于恒山的滹沱河挖开分叉引流到了白羊峪的北面,然后又背石头上山改变各个山头的高度,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让这白羊峪四周的大山前高后低,东南高西北平。一下子聚起了极恶的风水局,也就是三寓之宅。

三寓之宅的穴场根本不是活人能住的,因为这里聚的不是阳气,更不能藏风纳水,反而聚起的是村头被“坎方路”钉破的悬棺葬墓地里的阴气和煞气,人住在这种地方,必定世世代代贫贱困苦、全家大小不安、损伤人口、六畜不兴、五谷难收,灾难、凶祸、病患、宫事不断。

做完这一切,那风水堪舆大师离开了,不过当时的仡芈部落的首领却是识破了计谋,只不过他不会破三寓之宅的风水格局,想来想去,于是就在村头拉起了图腾鬼庙,让那鬼婆婆来帮他守卫族人,作为回报,仡芈部落将世代供奉鬼婆婆!

还别说。鬼婆婆确实是镇住了三寓之局!

这就是碑文上面记载的内容,留下这碑文的仡芈部落前辈也是希望族人能一直供奉着图腾鬼庙,不要忘了祖宗的传承!

看完这碑文上的前后因果以后,我不禁苦笑了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就算碑文上没记载,但是从我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已经可以推断出来了--白羊峪的村民自己开始作死了!!

本来吧,依我对三寓之宅的了解,有鬼婆婆那么个凶悍的图腾鬼镇压者,还真是翻不了身,估计如果保持原状的话,双方或许还真的能相安无事!

可惜,过去的事情没有那么多如果,六百年前白羊峪的村民因为几件破事没有得到鬼婆婆的帮助和应允,就悍然封了图腾鬼庙!

于是,鬼婆婆不管他们了,三寓之局开始发飙了,白羊峪的村民一年不如一年,这里的阴气和煞气也是一年比一年重,到了现在几乎已经走到了一个濒临爆发的地步。

结果呢?

在这种时候,白羊峪的村民怕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以至于有人对这个地方产生的巨大的怨念!

这怨气就跟一根导火索一样,彻底点着了白羊峪隐藏了600多年的隐患,这里积聚了600多年阴气煞气直接把那怨恨白羊峪的主儿养成了了不得的存在,灾难就这么降临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知道了前因后果,我对这这村子里的人就更加没好感了!

天要杀人,犹能自救!

可要是自己找死,那谁他妈能拦得住?

不过既然知道这地方最大的风水恶局是三寓之宅,那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于是我抬头说道:“我想,我可以找到正主儿的藏身之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