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0章 对与错/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寓之宅,在其四位大凶的中间,必是穴眼!

而且,根据《发丘秘术》上对三寓之宅的记载,这个穴场的穴眼不聚阴气和杀气,恶气不入,但却是整个风水格局的重中之重,就像是打开整个三寓之宅的钥匙一样!

根据我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应该就是在这里闹得很凶的正主儿生前含着极大怨气死在了那穴眼的位置上,这才一下子将原本就到了爆发边缘的三寓之宅的格局引爆了。最后三寓之宅的格局里的风水恶气彻底成全了那正主儿,让她一跃成为能和小天师比肩的存在。

它到底是尸,还是旱鬼,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找到穴眼,就能找到它的真正藏身之处,那里应该是没有阴煞之气的,到时候张震麟就有了和正主儿公平一战的机会!

这些都是我分析出来的情报和信息,我几乎是一丝不差的全都说给了张震麟他们。

“真的?”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张震麟显得非常高兴。一脸惊喜的说道:“那还等什么啊,快走啊大侄子,咱们这就去找那穴眼去!他娘的,可算是有机会正面和那东西较量一下了,这一路给我憋屈的,空有一身本事偏偏发挥不出来!”

我看了看时间,眼下差不多是四点钟左右,北方这边天黑的早,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天黑了,在这鸟地方肯定不宜夜间出行。不过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出去走一走,因为和这些吃人魔鬼多待一分钟我都浑身别扭,他们的嘴脸更是让我恶心的想吐,我从来都没见过有人能像他们一样把人性的丑恶演绎到这种地步的,为了活下去简直是什么都能干!

说是脏东西在害他们,要我说,他们比脏东西都可恶!

人心,人性,猛于虎,凶如狼!

趁着这功夫出去走走也是好的,正好我也有些话想对张震麟他们几个说,离开这鬼地方了没准儿呼吸还能自由一些。

于是,我干脆就答应了下来,从书包里取出罗盘就和张震麟他们几个直接出了村!

一出村子,受到阴煞的影响瞬间就就变大了,罗盘上的指针疯狂的摆动着,明显这阴煞连磁场都影响了,不过好在我们现在还没有彻底钻进阴煞里面,虽然磁场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还能给出一个大概的指向,通过这种指向我基本确定了乾、兑、离、震、巽、坎、艮、坤等八个位置,然后我就在村子外面找了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仔细观察起了这地方的山水走向!

说是看,其实不如说是观察这地方四周阴煞之气流动的方向,因为每一山都自成一个阴煞之气缭绕的格局,所以通过观察这些阴煞之气的流动,我大概可以确定白羊峪四周的山水格局!

这是我们发丘一门的手艺,说到底,我们观水点穴、分金寻龙靠的全是看这山河走向!

观山河,定穴场,这是我们这一行通常会选择的手法。

用我们这行常常念叨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分金定穴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在此间。关门若有虎狼气,阎王老爷莫敢问!

所谓缠山,就是相互缠绕、合抱的山脉!

在我们发丘一门看来,这吉凶之地多出缠山之中。所以无论是山水龙盘的好地方还是风水恶局,首先得看缠山!如果有地方群山起伏,看起来就跟一把连环大锁似得,那这地方就是适合下葬王侯的好地方。如果缠山之间有虎狼气,也就是黑气缭绕或者是灰雾氤氲的景象。那么就算是阎王老爷都不敢过问这地方的事情,因为人要是在这种地方死了,肯定得被养成了不得的东西!

白羊峪这鸟地方虽然在恒山里,但风水格局绝对算不上好,也没有王侯愿意在这地方下葬,所以我观阴煞流动、测山河走向,找的,其实就是阴煞汇聚的虎狼穴!

这是很考校眼力功夫的事儿,所以我看的也是格外的仔细,足足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的眼睛才终于落在了离兑位上。那里阴煞之气外翻不入,非常奇怪,又观察了一会儿,我一咬牙指着那个地方说道:“就是那里!”

“找到了?”

张震麟当时就乐了起来:“大侄子啊,这件事办了你可是居首功啊!走。咱回村儿,去问问村长那个方位是个什么地方,他们世代在这里居住,对这地方的山山水水肯定比咱们了解,咱先问问情况再说!”

说完。张震麟转身就要走。

“哎!等下!”

我张嘴叫住了张震麟,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咬牙说道:“叔,你真的觉得这个地方的人值得咱们拼死拼活的去救他们吗?”

“说什么呢!”

张震麟一下子瞪起了眼,不过大概是想到了我中午骂他的,所以紧接着面部表情就放缓了,走过来坐在了我身边,轻声跟我说道:“咱们一生修道,图的是个啥?难不成还真能成仙啊,那都是骗人的,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这阴阳两界的秩序,能多救几条人命?叔没读过书,就是个孤儿,连自己的爹妈是谁都不知道,就是河南那边一个小村子里吃百家饭长大的,河南穷弱啊,山里面的老百姓更是连肚子都填不饱,可还是这家一口那家一口把我养活到了十岁,然后我才被一个云游的老道士看重带走,拜入了天师道门下!从我学道那天起,我就在三清道像前许下愿望。我修道不为追求虚无缥缈的大道,只为匡扶人间正义!

小天,这个信念不光只有我有,也是你爸的信念!

你们老葛家虽说是发丘后裔,是官盗出身。但是在大是大非上面一点都不含糊,你怎么能忘记祖辈的理想呢?这一村子的大活人咱们怎么就能不管他们把他们丢在这里等死?”

听着张震麟和我说的,我看着他那张粗犷的面孔沉默了。

难怪这个人有这么重的英雄情节,老是想着匡扶天下,维护阴阳秩序,原来是和他的出身和经历有关系,他对这人间始终都怀着一份感恩之心!

可问题是,真的活人就是好人,而阴魂就代表的是罪恶吗?

这个世界很可怕,它之所以老是让人迷茫。就是因为很多时候对错难以分辨。

比如这白羊峪的村民,他们……该不该杀?

杀,那是人命,不杀,天理难容!

我看着张震麟,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缓缓把我在白羊峪祖宗祠堂看到的一切说的了出来。

一下子,张震麟如遭雷击!

不光他这样,就连他的两个弟子和林青、周敬都是面色煞白。

我想,他们这一刻心里一定掀起了莫大的波澜。

张震麟沉默着。过了良久,大概一直等天色已经晦暗的时候才红着眼睛嘶哑着喉咙说道:“不管怎样,阳间的事情就应该由阳间的法律来裁决,不应该由已死之人来插手,这是规矩!规矩坏了,阴阳大乱,这人间也就不再是人间了!好了,小天,不用多想了,明天咱们进山!”

说完,张震麟起身离开了,在夕阳的残辉里,他的背影有些萧索。

我垂头苦笑了起来。

法律?

法律说不让人吃死人肉了吗?

要根据法律来判的话,恐怕也就那两个杀过病人的刽子手有罪吧,其他那些吃了死人肉的村民到最后送上法庭了恐怕法官都会傻眼。怎么判?人身攻击罪吗?

到最后,还不是逃脱法网!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不再想这事儿了,拉着林青和周敬跟了上去。

不过,我说的话虽然没能改变张震麟的决定,但绝对也是影响到了他的情绪,最起码回到村子以后他对那些村民的那股子亲热劲儿没有了,显然也是生出了芥蒂,其实想想也正常,换了你。你能在面对一群把同类当做食物的“怪物”面前泰然自若吗?

当然,该做的准备我们也不会落下,找了老村长大概询问了一下离兑位置的情况,老村长说那边是一座山,他们这边的管那座山叫做老龙窝,说是山里面猛兽很多,经常有土豹子从哪里钻出来进村子吃牲口,村民就算进山里面打猎也很少会去那座山,因为据说有村民曾经在那边见过老虎,体格子老大的那种华北虎。吓得那村民撒丫子就跑,从那以后村民就很少进去了。

诡异的是,说起那里的时候老村长的眼神有些闪躲,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这个老龙窝绝对有问题,那位对他们恨之入骨的正主儿保不准就在那座山上被害的!

不过我也没有揭穿他,要不然谁知道这些村民狗急跳墙会干出什么?当夜,我们是在村子里随便找了个没人的民房住的,只不过睡觉的时候我们都会轮流放哨,和这么一群“怪物”待在一起不得不小心!

这一夜倒是没发生什么,一直等第二天天亮了,我们几个人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匆匆进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