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1章 混沌世界/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白羊峪到老龙窝大概是四五里地左右的脚程,这中间全都是阴煞迷雾,所以在走到迷雾边缘的时候我们几个人不得不又用登山绳绑在了一起。

这回仍旧是我带路,开了杀气直接一头就钻了进去。

虽说可见度仍旧和最初进入阴煞迷雾的时候差不多,但我还是有一种感觉……这迷雾似乎又浓郁了不少!

是了,听图腾鬼庙的鬼婆婆说,这正主儿现在似乎还差一些火候,哪怕就算是有三寓之宅的阴气和煞气滋养。那也得有个时间和过程,那正主儿好像就是欠缺了点时间和过程,所以火候还不到!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它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每过一天,它就比以前强大一分!

我们这一来一回虽然发生的事情听过,但仔细算算不过也就是两三天的功夫,没想到它又强悍了这么多,这要是再过个一年半载,怕是小天师都招架不了了吧?

好在。我们几个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没有在昨天晚上就连夜进山,而是选择在上午进山,这个时候天地阳气重,所以这一路上倒是也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只不过一进迷雾里磁场干扰的厉害,罗盘指针来回摆幅很大,一直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指向。只有一个大概的区间,我只能循着这个区间估摸着往离兑位上走,中间兜兜转转没少浪费时间,大概在中午12点多的时候才终于走出了迷雾,终于抵达老龙窝山脚下。

事实如我所猜测的一模一样,三寓之宅的穴眼确实没有阴煞迷雾。

不过,当我们真正见到这穴眼的景象以后,还是着着实实的被惊吓到了。

此刻,明明是正午时分,但是这老龙窝的上空却被厚重的垂天铅云挡的严严实实的,没有一丝半点的光线落下来,整个山林之中黑黢黢的,犹如夜半三更一样,阴郁的够可以!

最可怕的是地面上,全都是一条条龟裂的裂缝,那裂缝分明就是干旱裂开的,这样的痕迹本不应该出现在冬天的,可它就是很不合乎情理的出现了。

还有山林中的树木,早就已经全部枯死了,树干、树叶全都呈现出一种特别诡异的黑色,林间零零落落都是动物的尸体,大概因为是冬天的原因吧,这些尸体倒是没有腐烂,因此也闻不到什么不同寻常的臭味。

呼啦啦……

阴风。在林间平地席卷,吹拂的林中枯败的树木叶子哗啦啦的作响,除此之外,整个老龙窝大山一片死寂。完全没有任何的生命的痕迹。

这里,仿佛就像是还没有开辟的天地一样,根本就是一片混沌世界!

“我去,这到底是遭了什么灾啊!”

张显宗轻轻倒吸着凉气嘀咕道:“真的是旱鬼在作怪吗?旱鬼出现。不过就是天地大旱而已,怎么可能破坏力这么惊人,这简直就是要把这座山都变成生命禁区了啊!”

“怕是咱们弄错了,不是旱鬼啊!”

张震麟叹了口气,将道袍的衣襟撩起别在腰上,然后解开腰上的绳索以后就直接大步朝山上走去,一直走到第一颗完全已经变成黑色的松树前才停下了,拿出腰间的软剑一抖手就朝树干刺去。只听“喀拉”一声脆响,这一剑竟然直接将一颗数十米高的松树的树干给洞穿了,然后他一拧手,又是一声脆响。一条裂痕很快就在树干上蔓延开来,然后这颗松树的竟然就这么断裂了,直接朝我这个方向倒了过来。

这他娘的可是吓了我一跳,这树不小。落在我脑袋上不得当场砸死我啊?吓得我慌忙跳开了,诡异的是,这松树在倒下的过程里速度非常慢,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质地很轻,在飘一样!

等这株树到底的时候,在地上发出的响动也不对劲,动静很小!

这不对劲啊!

我也察觉出这树上似乎有蹊跷了,犹豫了一下,狠狠一脚踩在了树干上,这一踩不要紧,只听“啪嚓”一声,松树顶部跟成年男子大腿粗细的树干竟然直接被我踩断了,落脚点的地方树干更是被踩成粉末。

这粉末很怪,完全是黑色的,就像是……咱们烧完纸以后的那种碳化残留物一样!

难怪的张震麟能轻轻松松一剑砍到一株大树,原来这树的精华早就流失了。现在留下的就跟木炭似得一截枯干了。

不,比木炭要疏松的多!

“该不会是那东西吧?”

张震麟在一边嘀咕着,看到这树干的情况以后一张脸当时就难看了起来,紧接着快步朝着一丛枯萎的草丛走了过去。从里面拽出了一条野兔的尸体,我好奇他要干什么,于是就连忙跟了上去,等我过去的时候,张震麟正好拿软剑在切那兔子的脖子。

可惜,这个季节的死兔子早就冻得硬邦邦的了,要不然也保存不下来,他那软剑哪行?

软剑玩的是寸劲。要说劈砍,那是胡闹!

“叔,你先一边去!”

我对着张震麟摆了摆手,等他把死兔子撂在地上的时候抽出百辟刀直接一刀砍在了这兔子的脖子上。

手起刀落,兔子脑袋分家。

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尸体冻得硬邦邦的兔子在砍掉脑袋以后脖子里竟然流出了黑色的脓血,霎时一股恶臭开始在山林里面弥漫开来。

我捂住鼻子躲开了,但是心里已经震撼到了极点!

这脓血的颜色、气味我真的是太熟悉了--尸毒!!!

以前在秦岭大山的时候,我中了尸毒。然后弄出来的毒血就是这味道,准没错儿!

“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张震麟在一旁轻轻叹了口气:“无论是最开始时候咱们看到的景象,还是那正主儿的种种行为,都让咱们以为是鬼物在作祟!毕竟,那正主儿完全保存着生前的记忆和怨恨,怎么看都像是鬼物在作祟,因为尸是没有生前意识的!!可现在看来,咱们其实都走入误区了,这作怪的东西,是尸,不是鬼!”

尸?

我轻轻蹙起了眉,有点想不明白。绝大多数的尸类怪物其实都是体内无魂,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哪里有什么生前意识?能记住生前之事的是三魂七魄!行尸不过就是因为胸口憋了一口阳气,所以不肯归于尘土!

像不老尸、血眼妖尸那种终究是少数,那是人为手段制造出的尸魂一体的怪物,尸魂一体太难了,排除鬼老太那种纯属巧合出现的蜡尸外,基本上尸魂一体的尸类怪物都是有人在出幺蛾子!

于是我不禁问张震麟:“你是说。有人在正主儿的身上做文章,把它的魂扣留在了尸体内?”

“不是……”

张震麟缓缓摇了摇头,沉声道:“这正主儿的魂恐怕早就离开了,她是横死,阴间会对她多有照拂,恐怕她早就已经进了轮回了,现在在作怪的只有她的尸!”

说此一顿,张震麟微微眯起了眼睛。淡淡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尸,不需要魂魄在体内也能凭着道行忆起前生,变成一种近乎的魔的怪物,相当于变相重生!”

还能这样?

我也有些好奇了,就问张震麟:“叔,你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震麟紧紧抿着嘴,过了半响,才缓缓从口中吐出一个字:“魃!”

说完,张震麟沉沉叹了口气,起身缓缓从山上走去:“走吧,咱们这一次怕是有麻烦了,而且还是很大的麻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