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2章 鬼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魃……

魃……

张震麟的这一个字在脑海中盘旋不去,我整个人就像是魔怔了一样,完全愣住了,一直等一股阴风加身的时候我才陡然一个哆嗦清醒了过来。

旱魃!?

不得不说,我现在整个人都是崩溃的,说实话,我完全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竟然真的会和这种怪物面对面的单挑一次!

什么是旱魃?那是尸类怪物里面最牛逼的存在,飞天遁地。吞吐日精月华,近乎魔!

难怪鬼婆婆说只要是尸就得听那位正主儿的,原来这根本就是一具旱魃!!

要想成就一具旱魃,少说得几千年的时间,所以我们最开始根本没有敢往这方面想,现在看来是三寓之宅的阴气和煞气无限度的缩短了养成旱魃的时间……

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青衣成名一战便是用却邪剑斩杀了一具旱魃,不过那一战也给青衣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当初在秦岭大山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恶斗旱魃的时候他一日三请神,从阴间拉出了三个鬼王恶战,对他身体造成的负荷太大了。以至于留下了后遗症,多年不曾有寸进,只不过经历了秦岭大山的凶险以后,他才终于略有所悟。有了一些进步。

青衣能用出七神印,绝对是潜力很惊人的那种天师了,结果却差点被一具旱魃给打废了……

张震麟,虽然是老牌天师。但是……未必能扛得住啊!

他这一路上也没有展露出什么特别强悍的手段,我心里能不犯嘀咕么,而且最重要的是,白羊峪逝去的祖祖辈辈可全听那位正主儿的号令,也就是说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具旱魃,还有铺天盖地的行尸恶鬼,这么一叠加,生机渺茫。

说实在的,从始至终张震麟这位不靠谱的叔叔就说了一句有营养的话--我们有大麻烦了,而且还是要命的麻烦。

但都走到这一步了,掉头跑,我估计也是跑不掉了,只能硬着头皮拼一把了,当下我对着林青他们招了招手,直接朝张震麟追了上去,等撵上以后我就问他:“接下来咱们怎么做?”

“找!”

张震麟轻轻叹了口气,淡淡道:“这东西现在应该还没有彻底成了气候,要不然她早就找上门来了,咱们要做的非常简单,就是在她完成蜕变之前找到她。然后……干掉她!就这么简单,这也是咱们唯一的机会,要不然等她成了气候,咱们可就得做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准备了!你们都注意着点。只要发现野兽打出来的洞咱们就得进去查看一下!”

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苦笑了起来,张震麟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说白了就是如果那东西成了气候的话,我们几个得做好死的准备啊!

死了,是命;活着。是运气!

我懂……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我们几个都在漫山遍野的寻找的那旱魃的踪迹,几乎快翻遍大半个老龙窝了,光是野兽的洞穴刨了十几个,里面大大小小没少发现野兽的尸体,甚至还有一头华北虎,可惜愣是没见着那旱魃的半点鬼影子。

不过我却有预感,她一直在注视着我们。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完成蜕变,所以不想和我们硬碰硬,仅此而已。

一转眼,已经是下午六七点钟了。当然,在这不见天日的老龙窝山林里面是看不到什么日薄西山的景象的,出了旱魃,这里只剩下了黑暗。完全没有光,全靠表我们才能知道时间。

走了整整一天,我们几个也是疲了,在这样下去找不到旱魃我们反而把自己给累死了,于是略一合计,我们就决定现在原地休息五个小时再赶路。

这一次出来我们没有带帐篷,就是带了睡袋,这倒是也方便的很,都省却了搭建帐篷浪费时间了,我们几个围着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清水后就留下了守夜的其他全去睡觉了。

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我钻进睡袋以后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只不过睡得不是很踏实而已。这林子里面阴风呼啦啦的,人在阴风里面能好么?不被吹的嘴歪眼斜鼻子抽就不错了,想睡踏实的那是扯淡,反正我是迷迷糊糊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在秦岭大山和西域鬼城的经历就跟放幻灯片儿一样在我脑子里徘徊不散,那滋味儿别提多难受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我差不多睡到了晚上三点钟左右的时候,就被刚刚守完夜的张宪昌推醒了:“天哥,该你了,我先去眯一会儿。”

我点了点头应了下来,睡眼惺忪的从睡袋里面爬了出来。

这老龙窝里的树木早就已经腐蚀的完全点不着了,所以林子里面也没生火,我刚刚钻出来就冷的浑身直哆嗦,一边搓着手一边找了个地方坐下下来,不远处的林青他们早就已经睡熟了,就连张宪昌也是刚刚钻进我的睡袋就直接睡着了,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实在是冷的不行,而且还无聊,于是我就从背包里面摸出了一盒烟。

自从经历了西域的事情以后,我就喜欢上了这种东西,只不过不多抽,只有在烦心的时候才会抽上一两根,平时也不碰,主要是影响肺活量,干我这行的。没了体能没了肺活量,不等于找死?

啪!

凑着打火机点上了一根,然后我就靠着巨石默默想起了心事,结果没过多久就听到我靠着的巨石上面似乎传来了非同寻常的动静。

咕……

咕咕……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鸣叫一样。一下子我就浑身炸毛了,这老龙窝里的动植物早就已经伴随着旱魃的出现全都挂掉了,这时候忽然有东西在我脑袋上弄出了响动,怕是……

我丢掉了烟屁股,不动声色的就握住了百辟刀的刀柄,然后缓缓抬头向上看去,等看清是什么东西以后,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一只立着都快能够着一米七的成年人腰部的大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立在了我头顶的巨石上,那一双爪子就他娘的跟铁似得,在黑夜里闪烁着寒光!

这他娘的好像是……老雕啊!

老雕是山西这边的土话,其实指的就是一种叫做黑鸢的老鹰,非常凶猛。有时候饿急眼了都敢攻击人,当年修川藏线的时候,有不少工人都死在了这种猛禽的爪子下面,这玩意那双爪子只要抓住人的脑袋就直接能给人把天灵盖都掀了!!

在这儿一下子碰上这么个狠角儿我也有点傻眼,直愣愣的看着这只老鹰,渐渐的我才发现它的眼睛很特别,血红血红的,就跟红宝石似得。都快发光了,跟一般的老鹰也不太一样!

我没敢动,怕惊动了这东西直接给我来上一下子狠得,只是凝神静气盯着它。谁知就在这时候一道女声忽然飘进了我的耳朵里:“不要害怕,它不会攻击你的,跟着它,它会带你来找我的。”

这道女声很悦耳,可是听起来也很熟悉,我想了半天才终于想起来了--这声音可不就是那旱魃的么!!

一下子我炸毛了,也顾不上的头顶上那只老鹰了,“嗖”一下子坐了起来,四处观察,想看看那旱魃到底在哪儿。

“不用找了,我不在你身边。”

那道女声又一次响起:“而且别人也听不到我说话,你过来吧……”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站了起来。

扑棱棱……

那只老鹰一挥翅膀,直接消失了。

而我,这个时候仿佛着魔了,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竟然循着那老鹰飞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