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3章 灵媒/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召唤我一路前行一样!

眼瞅着自己距离队友越来越远,我也一下子有些慌了--那旱魃找我做什么?虽说她说不会害我,但那都是保不准的事情啊!

我尝试着默默运起了杀气,看看能不能解除这种魔咒,可惜,仍旧没用,我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那只老鹰已经飞走了。只有我自己蹒跚走在黑黢黢的老龙窝丛林里面,说来也怪,虽然我看不到它的踪影了,但我心里却有这么一种感觉--我不会跟丢,我现在走的方向就是它飞走的方向!

就这么一步步的走着,仿佛在一点点的奔赴未知的死亡,阴风在四周呼啸,那种彻骨的孤独不断侵蚀着我的思绪。让我整个人都近乎抓狂了!

这种滋味儿,没有亲身体会,永远都不知道是多么的恐怖!

就在我几乎已经完全无法抵御这种恐慌的时候,花木兰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起了:“小天,不要慌!”

她的声音就像是强心剂一样,一出现,我整个人连灵魂都安静了下来,仿佛一艘飘荡在茫茫大海上的小船一下子在深夜里面看到了灯塔一样!

事实上,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花木兰了--准确的说,应该是十七天!

自从从西域回来,她就彻底陷入沉寂,只有在深夜和我说过几句话。说她现在正在消化当初在猎骄靡墓里胖子给她的阴菌,那些阴菌里面蕴含的阴气特别特别庞大,那天她只不过是消化了一小部分而已,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消化剩下的,一边休养一边恢复自己的道行,就跟武侠小说里面的高手闭关了似得,一个月以来几乎没露面过,除了每天早、午、晚会按时接我给她的香火供奉以外,基本上没有动静儿了,甚至就连我吃饭的时候给她摆下的伙食供奉也不再现身吃了,钻在守节砂里面直接把伙食里的精气吸了就没动静了。

这个时候她忽然一冒出来,倒是着着实实的让我惊喜了一下子,忍不住在心里问道:“你恢复了?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嗯。”

花木兰轻轻说道:“差不多相当于你杀气四段的程度了,应该是无限临近你杀气五段的程度,只比小天师弱一个台阶。”

说此一顿,花木兰飞快和我说道:“好了,小天,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先不要慌,走一步看一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碰上传说中的灵媒了!”

灵媒?

我一愣:“这是什么东西?”

“一种和亡者伴生的东西!”

花木兰沉声道:“这种东西有可能是某一种动物,也有可能是一种植物,都是说不好的。打个比方。如果一具尸体起尸的话,在这个过程中它有一个阳气入体,阴气扩散奔走的现象,尸体里会释放出很多浊气。那些被尸体的浊气侵蚀的东西就是这具尸体的灵媒,通过灵媒,可以直接和这具尸体交流,这具尸体也能通过灵媒施展一部分自己的手段!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曾经有西方的黑巫师沿着丝绸古路来到大魏国,展示过这种神奇的方法,西方的黑巫师就是通过灵媒来和一些邪物做交易的,再通过灵媒来让邪物帮他们去做一些事情!”

听了花木兰说的。我渐渐明白过来了:“你是说,那只鹰就是在这旱魃形成的时候被释放出来的浊气感染的灵媒?”

“不错!”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旱魃就是通过眼睛来传导力量的,你刚才看了那只鹰的眼睛。所以才直接和那旱魃建立起了练习,被它控制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它才能和你交流的时候不被别人听到……”

原来如此!

我轻轻倒吸一口凉气:“那么,有办法化解吗?”

“有!”

花木兰沉声道:“杀死那灵媒!”

我……

这完全是屁话好吗?那只老鹰早就已经飞的没影儿了。我到哪里去找去啊,恐怕就算是花木兰上去也追不上了吧!

就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浮上了心头。

犹豫了一下,我就飞快和花木兰说道:“这或许也是一个机会,那旱魃不是要指引我去见她么?正好,你回头去叫张震麟他们,让他们尾随我,这样我们不就有机会和那旱魃正面对抗了吗?”

“这个你还是别想了。”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旱魃近乎魔。不光完整保存着前世的记忆,甚至比前世更加聪明,你能想到的它怎么能想不到?在带走你的时候,你的队友其实已经发现了,尤其是那个天师,在灵媒一出现的时候就直接从睡袋里面出来了,可惜他们全都被旱魃提前埋伏的恶鬼用鬼打墙给困住了,几乎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把你带走的!!”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绝对是个晴天霹雳,如果说之前我还有一点点的念想的话,那么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丝毫侥幸心思了!

“不要慌,我倒是觉得,那个旱魃真的不会害你!”

花木兰跟我说道:“它……可能就是想和你说点什么。这只是我的感觉,害你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旱魃不是普通的冤魂小鬼,冤魂小鬼没脸没皮。为了一口活人阳气爬上床和活人翻云覆雨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可是旱魃不会,作为尸类的终端存在,它们有自己的骄傲。完全没必要骗你!它要是想取你的性命的,恐怕在那灵媒降落在你头上连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取了!”

我仔细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没见过老鹰的人可能会觉得一只天空中的小鸟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山里的老猎人都明白,老鹰才是各种猛兽中的最要命的杀手!

山里的孤猪,天上的老雕!

只有山民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孤猪就是单独出没的野猪。这种野猪被群体遗落,就跟个孤独的亡命狂徒似得,比黑熊瞎子都凶悍,惹急眼了不吃人肉就要人命,东北虎见了都得退避三舍,毕竟横的还怕不要命的不是?而这天上的老雕说的就是鹰了,这玩意贵在速度快、灵活,神出鬼没的。有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咋回事儿呢就被山里的鹰直接取了脑壳子!

这是深山老林里面最凶悍的两种杀手,想想方才的情况,我也是一阵后怕,确实。那老鹰要是想干掉我,只需要爪子动一下就可以了……

这么一下,我这心里面倒是一下子坦然了起来,任由自己的身体被灵媒控制着一路朝老龙窝山顶上蜿蜒前行。

老龙窝不是太高的山,山路不长,在这样黑黢黢的环境里我走了约莫四五十分钟的功夫,才终于在一处悬崖边上停下了,然后,一幅说不上是唯美还是诡异的画面跃入了我的眼帘!

一个背影窈窕的女子正背对着我坐在悬崖边上,在夜风之中裙裾飞扬,满头青丝在夜风中乱舞,仅仅是这一道背影。足以倾城!

只是,在她的上空,却盘旋飞舞着好几只展翅足足有一米五长的老鹰,在明月之下。这些老鹰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就像是红宝石,熠熠生辉,很明显全部都是灵媒!

这一切糅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妖冶的美丽!

我轻轻倒吸着凉气,我知道,那裙裾飞扬背影恍如谪仙子的存在就是正主儿了--一具旱魃!

因为,这个时候明月倾泻下来的光辉落在她身上以后,竟然化成一层亮晶晶的光点全都融入了她体内,那悬崖里也升腾起浓郁的阴气融入她体内,这分明就是她在吞吐月华、吸收阴煞之气。

在这老龙窝,除了那具旱魃,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