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7章 匣中刀,杀声疾/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次见面,或许就是刀兵相见生死相搏的时候了吧?

看着她的背影,我轻轻叹了口气,要说心情,绝对算不上好,对她,我更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了。

是怜悯?还是恐惧?

说不好……

但总之我对她的感觉不是很差,我甚至在想,假如我们能赢,我能不能对她挥刀。

不过想想她天一亮就能立即化为旱魃,我这个念头很快也就打消了,旱魃太凶,再加上这三寓之宅的风水格局里面的那些魑魅魍魉,我们能赢的可能性太小了,想自己对她挥刀的场面确实有点重度YY的嫌疑。

看了看时间。眼下已经是凌晨五点钟了,可是在这乌云垂天的老龙窝里面却看不到一点点的光明。

估计她匆匆忙忙赶回去也是想完成蜕变的吧?

我心里默默想着,又在悬崖上坐了一会儿,因为惦记着林青和周敬他们的安危,便抛去了脑海里的混乱思绪。起身准备去找他们,说来也巧,我往回返了没多远,就看见远处有手电筒的灯光在闪烁,竟然是个张震麟他们碰了个正着。

“大侄子!”

张震麟看到我以后也是很明显一愣,随即快步朝我跑了过来,两只很有力量的大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肩膀,虽然我现在修了杀气体格子健壮了不少,但还是被他抓的一阵生疼,不过瞅着他隐隐有些发红的眼睛,我还是没好意思喊疼。

想必,他也是关心我的吧?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张震麟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这人大大咧咧的,属于那种粗枝大叶的糙汉子,真让他来两句动人的话基本是做梦。那股子手劲儿捏的我脑门子上都沁出冷汗了,结果就说了八个字:“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不过这话倒是比动人的话暖心窝子。

张震麟一离开,林青和周敬就冲上来了,这俩人更直接,干脆没说一句话,直接一把抱住了,一大一小,一前一后,好悬没勒死我。

当然,相对于周敬这小不点,我还是喜欢林青的拥抱,虽然胸口有点硌……

别想多,硌人的不是胸,是刀子,这娘们身上总是藏着好几把刀,小匕首说飞出来就飞出来了,怪吓人的……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我的心里还是比较踏实的,因为我觉得自己在那旱魃面前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如果我当时真的一念出了问题放弃了张震麟他们,或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吧。

有时候,死亡其实不如那犹如梦魇一样的愧疚可怕,在经历了曹沅的事情以后我对那种滋味儿的体会真的是太深刻了。

能活着重逢的喜悦渐渐退去以后,张震麟他们终于问起了我身上发生的事情,犹豫了一下。我终究还是没有把那旱魃的怨恨告诉他们!

走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就算张震麟肯罢手,那旱魃也不会罢手,她早就把张震麟这个多管闲事的天师给恨上了。就冲着她那股子怨气也不会放过张震麟的,更何况让张震麟这个犟的跟头驴子似得叔叔放弃也是做梦。说到底,我们只能和那旱魃面对面的硬碰了,那么,如何赢。如何活下去才是我们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

在这个时候说那旱魃身上的事情,让大家动了恻隐之心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了,既然要战,就坚定的去战,活着的人才有资格同情。

我只告诉他们。我是被旱魃的灵媒吸引到了这里,然后有了花木兰的帮助才勉强挣脱控制,根据我对那灵媒的观察,似乎那旱魃已经有成!

这让众人的心情有些沉重,不过也给他们做好的心理准备,接下来我们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以后,就直接出发了。

领路的,自然是我。

我直接带着他们直奔老龙窝背面而去,一路上没做停留,直接沿着山坡下了山,然后抵达了老龙窝和另外一座山交界处形成的山坳子前。

这里,因为贴近着老龙窝的边缘,所以存在一些稀薄的阴煞迷雾,不过不是很浓郁,略微有点影响视线而已。

真正让我们心惊的是,在那稀薄的阴煞迷雾笼罩之下,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鬼东西……

有尸,也有阴魂……

这些鬼东西穿什么朝代的服饰的都有,显然是白羊峪死去的祖祖辈辈,它们眼神呆滞。我们一下来就直勾勾的盯着我们,然后同时仰起头发出了漫山遍野的鬼叫声,听得我头皮直发麻。

甚至,在这些鬼东西的最前面我看到了刚死的周兴平和王笑笑他们四个人,他们全都在对着我们狞笑。

百鬼群尸挡路,一下子,我知道那旱魃要干什么了!

她就是要消耗我们的力量,再用我们死去的同伴来刺激我们,然后再发起致命一击!

旱魃不愧是旱魃,能被人称之为魔的东西果然拥有着超乎常人的智慧!

“杀!!”

这时候,一直都走在我后面的张震麟陡然一声大吼就率先冲了上去!

他可是我们能干掉旱魃的主要希望,我可不想他耗费太大的力气,于是赶紧抽出百辟刀就跟了上去。

我没想到的是,我第一个迎上的竟然是王笑笑。

好歹共同相处过两三天的时间,说实话,走到这一步,我很不愿意,可是她已经狞笑着朝我伸出了鬼爪子,几乎是直奔我的脖子来的,我也不能束手就擒。狠了狠心,用百辟刀的刀背直接扫开她的手,然后一步踏出,直接一刀就斩下了她的头颅!

看着那颗曾经笑靥如花的头颅在我脚下滚来滚去,我心中却是没有太多的情绪。或许,在西域的时候,当我对着我父亲的尸体出手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经变硬了吧。

“尘归尘,土归土,安息吧!”

我心里默默说了一句,顷刻之间,杀气游走全身,狂野的战意点燃了西域之行后在我体内沉寂已久的血液。

长刀在手,何须畏首畏尾?

杀气若狂。我本心依在!

“吼!”

我忍不住仰头嘶吼,只有真正站在这生死不过一瞬之间的场合中,才能真正理解为什么战场上的战吼会充斥着那么浓郁的兽性气息。

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能把活人逼成野兽的地方!

杀气在刀锋上荡漾着,我挥刀四处冲杀。这些鬼东西其实没什么道行,就是数量比较多而已,我几乎每一次挥刀都能干掉一个。

别说我,就连周敬都能用相门打鬼的法子对付它们!

只不过,我发现无论是周敬还是林青。亦或者是张震麟师徒三人,它们都不肯去对付周兴平他们所化的尸首,尽量是能避则避……

死都死了,还不愿意面对他们已经死了的现实吗?

我心里轻轻的笑着,我承认我是个珍视队友的人,但我珍视的仅仅是活着的队友,而不是变成行尸走肉的队友!

既然你们不愿意做,那就由我来做吧,现在倒下,或许对周兴平它们来说是解脱!

我心里默默想着,挥刀斩倒几具在围攻我的行尸以后,直接就朝周兴平他们三个冲了过去,手起刀落,眨眼功夫就把他们全部解决了。

没想到,在这功夫张震麟竟然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里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样。

“该心硬的时候一肚子妇人之仁!”

我忍不住对着张震麟笑了起来,虽然我看不到自己的笑容,但是我知道,我笑的一定非常狰狞。没再搭理他,双脚再地上狠狠一跺,当时我就借力朝前冲了出去,整个人落在了行尸恶鬼的包围圈里面,顺着落地之势抡圆百辟刀朝四周一扫,直接将四周离我最近的几具行尸劈飞。

这一招叫扫膛刀,是花木兰教给我的招数,她说冷兵器时代将士冲锋陷阵,冲在最前面的人总是最容易被包围的,这扫膛刀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情况由军中将士总结出来的。

我这一用,果真是好用,趁着四周的行尸被我劈飞之际,昂头大喝道:“不要恋战,正主儿在最里面等着我们呢,跟我一起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