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8章 结束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旱魃?

这个我肯定是对付不了的,哪怕是从阴间请出鬼王都没用,鬼王在我这个肉身凡胎身上能驻留的时间太短了,而且就算我是先天阳弱之体也会多多少少限制他们的实力发挥,被这么多条条框框限制着的鬼王遇到旱魃只能挨收拾!!

除非,像上次请大诤鬼王一样,直接把它真身从阴间请出来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不过也仅仅是或许!

别忘了,当初青衣斩旱魃的时候可是一日三请神,请出了三个鬼王外加一个小天师才收拾掉旱魃的,也就是说,我就算请出了鬼王。鬼王都未必能对付得了旱魃,搞不好还得被虐,我估计这回我就算是贡献了精血去阴曹地府请神都没有哪位阴间的主宰愿意接我这个悬赏!

斗旱魃,我是卯足了劲儿都未必有用啊!

张震麟。是唯一的希望,所以他是无论如何不能在这些行尸小鬼身上浪费太多精力的。

那么,我就只能尽可能的把担子挑在自己的肩膀上了,所以我几乎是一往无前的冲在了头一个,虽然我不是很强吧,但收拾这些行尸小鬼还是不在话下的。

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已经冲进了山坳子里面,山坳子里面的行尸恶鬼虽说不如堵在入口的朵。但也不少,冲进来以后就跟陷在了沼泽地一样,每前进一步全得靠手里的刀往出杀,一路挺进。我都不知道自己砍倒了多少行尸小鬼,约莫是真的日翻了白羊峪村民的祖宗十八代了,我的耳旁几乎是只剩下了那些鬼东西的尖叫了,甚至都已经听不到张震麟他们的吼声了。

但愿,他们能跟着我冲杀出来的路跟上来吧!

没工夫细想太多,入目之处,一片血色,只能前进。

进,或许能活下去,退,只能死。

我修的是杀气,最擅长久战,可在这样的高强度拼杀下也有些受不了了,杀气虽然是越来越强盛,甚至我都隐隐感觉自己似乎又走到了突破的边缘,但是体能却是有些跟不上了,喘息越来越沉重,每一次挥刀都要比以前吃力太多。

就在我几乎已经要挺不住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冲到了这山沟子深处,前方枯萎发黑的杂草一下子变高了许多。再杂草绰约中间,隐隐能看见一个巨大的山洞横陈在那里。

这山洞不小,四周有野兽的抓痕,很明显就是野兽开辟出来的兽穴!

那旱魃就在这里面!

她曾和我说过。她栖身于虎穴,将在那里等我们上门。

就是这里了。

我精神一振,原本已经疲惫到极点的身体一下子又来了精神劲儿,砍翻几个身边的行尸以后卯足劲儿朝那边冲去。然后直接转身挡在了洞口。

这是我进入山沟子以后头一次回头观望,一看顿时松了口气,张震麟他们没有跟丢,就跟在我身后三四米远的地方。看他们的样子和体能还算充沛,想来我在前面付出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

这眨眼的功夫,他们几个人已经冲了上来!

“小天,你和你姐、还有周敬守住洞口,别让这些鬼东西进来影响我,至于对付那东西,我自有法子!!”

张震麟匆匆嘱咐了我一句,然后对着他的两个徒弟一挥手:“你们两个,跟我来!”

说完,他再没看我,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山洞!

我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

他有法子对付旱魃?

我觉得有点悬乎,不过他既然这么安排,我只能这么做了,守好门,给他提供正面和旱魃一战的机会。

就在我发愣的这功夫,那些鬼东西已经围上来了。好在林青和周敬及时挡在了我前面,要不然我他娘的非得和那些鬼东西跳个“贴面舞”不可。

“小天,把身体交给我吧!”

这时候,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间响起:“你太疲惫了,应该先休息一会儿,这里交给我吧!”

退?

说实话,我不想退!

每一次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有人帮我扛住强梁,这样一直下去,什么时候我才能自己直起腰扛这根强梁?什么时候我才能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对着多伦王子拔刀?

人,总得是在狂风暴雨中成长的。

我轻轻叹了口气,在心里低声和花木兰说道:“媳妇。你……太溺爱我了。”

一下子,花木兰沉默了,过了足足三四秒钟的功夫,她才幽幽说道:“你又成长了。最起码现在的你,已经是个合格的战士了。”

她的语气仍旧如从前一般平静,但是我却能听得出她话中的欣慰。

合格的战士么?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剑客的守则!

可是我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我算他娘的个什么战士?

我苦笑一声,不多想,一举百辟刀,又一次跻身林青和周敬身边与他们并肩作战。

眼下,我们三人呈掎角之势战斗,不用顾忌左右和身后,所以压力大减,哪怕我体能透支的厉害也是游刃有余,一边和这些鬼东西纠缠,一双耳朵却是时刻听着那虎穴里的动静儿。

结果挺失望,那虎穴里面出奇的安静,也不知道到底是多深的虎穴,张震麟他们几个冲进去以后竟然跟泥牛入海一样,完全没了动静儿了。

“小天!”

这时候,一直挨着我的林青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于是就和我说道:“既然心里惦记着里面的情况,那你就去看看,这里我和小敬顶着!”

我看了他们两个,感觉他们的体力还算充沛,再加上经过我前面的一番冲杀,这些鬼东西已经七零八落了,对他们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于是我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对他们说了句“小心”后,掉头脱离了厮杀,直接冲进了虎穴里面!

这里面阴冷阴冷的,但是却没有正常兽穴的那种腥骚味道。估计虽然是虎穴,但恐怕老早以前就被老虎给遗弃了,所以那种味道早就散去了。

不出我所料,这兽穴果然深的很,我一口气朝里面跑了足足将近十多分钟的功夫都不见头,就在我心里愈发的着急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隐隐约约的似乎传来了呻吟声!

我被吓了一大跳,因为这里黑黢黢的也看不清个究竟。连忙打开手电筒朝前照去,顿时心下一沉--只见在我前方约莫十来米左右的地方,正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看体型和发型分明就是张显宗。

我连忙冲上去就把张显宗扶了起来。凑近了才发现,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道袍破破烂烂的,血流了一地,最致命的地方就在胸口,那里似乎是被什么猛兽用爪子抓了,肋骨都给拽出一根来,黑血咕咚咕咚往出冒。

是那灵媒干的,这伤口分明就是鹰爪抓出来的!

我眼角都在抽搐,人这身上的要害里要是冒出黑血,十有八九这条命是交代了,我都能感觉到张显宗进气多出气少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扶起了他,张显宗竟然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然后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眼睛瞪得老大,咬牙道:“结束了,只有我还能动,师父让我通知你去结果掉那旱魃,结果……结果我被那东西养的灵媒伤了,你……快去!!”

说话的功夫,他嘴里就黑血狂涌,然后脑袋一歪就直接断气了,显然说那几句话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力量。

我听后也愣住了--这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张显宗会跟我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让我去结果掉那旱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