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9章 遗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电光石火之间,万千思绪掠过了我的心头,等我回过神,张显宗已经完全断了气了。

眼下前面吉凶不知,我也没时间处理他的尸首,对着他的尸体鞠了一躬就拎着百辟刀赶紧往前面跑,心里也是惦记着张震麟的情况,不详的预感在我心头弥漫,看张显宗的情况,张宪昌和张震麟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啊!

在黑黢黢的洞穴里面又往前跑了约莫二三百米远。前方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一片被掏空的山腹顿时横呈在我眼前,我整个人也愣住了。

这山腹里就跟遭遇过一场大爆炸一样,一片狼藉,乱石堆叠,看起来触目惊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造成了这么恐怖的破坏?

我拿手电筒在山腹里面照了一圈,最后一个石头堆上发现了张宪昌,他正仰躺在的那石堆上,手电筒的强光打在他身上的时候,我在他身子前面没发现什么致命伤,道袍还很整洁,很明显是伤在了背后,因为他躺着的石堆上已经被鲜血染透了。

因为隔得远,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断气,所以连忙跑了过去,等凑近的时候才发现他还是睁着眼的呢,只不过嘴角和鼻孔里都已经往外面冒血了。

看到我以后,张宪昌对着我咧了咧嘴,似乎是笑了,有些艰难的说道:“葛兄弟。你来了。”

我点了点头,弯下腰就准备把他扶起来,结果手还没碰着他,就被他艰难的抬起胳膊挡住了。

“别动。”

张宪昌痛苦的咧开了嘴,喘气声就跟破烂的风箱似得:“一动我可就没法和你说话了。”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弯腰看他背后,这才发现这碎石堆上有一截特别尖锐突起,全都顶进了张宪昌的背部,看顶到的位置分明就是后心!

难怪他跟我说别碰他,一动,心头血放了,他恐怕立马就得断气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急声问道:“那个旱魃呢?”

“跑了,但跑不远,去杀了它,这是最后的机会,它怨气很大,报了仇恐怕会为祸阳间!”

一说起这个,张宪昌的语速很明显加快了起来:“师父在知道那东西已经变成了旱魃的时候就明白自己斗不过了,小天师斗旱魃,赢了的只有青衣这一个绝世奇才,因为阴间的各方统领很看到他,也愿意帮他,总觉得交下这么一个潜力无穷的小天师对自己以后有好处,所以青衣才能一天之内从阴间请出三位鬼王轮战旱魃,最后在旱魃后力不继的时候将之干掉,成为咱们这行一个活着的传奇!但是我师父不一样,他脾性比青衣更加刚烈,脾气也暴躁,青衣和阴间的关系很复杂,有敌对。也有相互借助彼此力量的时候,怎么说呢,就像是国与国之间一样,没有永恒的友谊,也没有永恒的敌人。但是我师父没他那么睿智,只是一味的敌视阴间,认为死人就不应该出现在阳间,和阴间的关系特别特别差,所以。压根儿不会有鬼王帮他,他也知道这一点,因此在进入这里之前他就做好了誓死一搏的准备,让我和张宪昌拼死拖住旱魃,只需要片刻就行了。然后……他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就在旱魃面前兵解了,那旱魃直接被他重伤,估计现在衰弱到了极点,肯定不是葛兄弟你的对手,你去找到它,然后干掉它!”

兵解!!

原来张震麟说的法子就是这个!!

前面就已经说过,兵解就是道门弟子奔向死亡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身上灵力溃散,如果引导好这些灵力溃散的方向的话,能进行极尽升华的一击,威力直追大天师!!

我估计那旱魃也没想到张震麟会这么刚烈,就跟亡命狂徒一样,一个小天师上来就直接兵解求死,趁着她疏忽大意的功夫直接给她来了一下子狠得!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以后。我有些焦急的问张宪昌:“我叔呢,他在哪?”

我这话刚问出口,在我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特别虚弱的声音:“大侄子,我在这里,你过来,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这声音可不就是张震麟的么?我连忙转身,循着手电筒的光在乱石废碟里寻找了挺久才终于在一堆乱石下面看到他在对我招手,他半个身子几乎已经都被乱石埋住了,只是勉强抬起胳膊对着我招手。

看过了他威风八面的样子,忽然瞅到他到了这种境地我心里也是莫名一酸,大概过刚易折说的就是他了。

英雄落幕,美人迟暮……

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场面了,我当下连忙跑过去就开始扒拉压在他身上的碎石头,这石头特尖锐,扒拉了几下我受伤就被割得到处都是口子,生疼生疼的,不过我也没管这些,总不能让他就这么被埋着,一个天师应该有天师的威严,被活埋了算什么事情?

“大侄子,别扒拉了,没用的,我已经兵解了,现在不过是最后一口气了,就算是咱们道门的祖师爷来了都没用!”

张震麟一把抓住我的手。咬牙道:“现在,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你一定要记住我接下来的话!!”

我一愣,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第一,干掉这个旱魃,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你的心思一直特别复杂,叔都能看得出来,但是,旱魃这东西真的不应该出现在阳间。哪怕她生前多么可怜,多么冤屈,她也不应该出现在活人的世界,否则必将成为大祸!你明白吗!!这是咱们存在的意义!!”

张震麟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抓我手抓的特别近,捏的我都有些发疼。

然后,他沉默了,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过了很久才长长呼出一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沉声道:“至于这第二条,才是重中之重,大侄子,你记住,千万别和天道盟走的太近,这个组织……已经变味儿了!说实话,叔叔没想到你会加入他们,嘿,当初叔叔用了半辈子的时间才好不容易从那里挣脱出来,但是没想到你又一头扎了进去。”

有关于天道盟的神秘其实很多人都和我点过,李叔最起码就没少跟我嘀咕,可是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我看张震麟似乎知道一二,当下连忙问道:“叔,你能和我仔细说说不?”

“我知道的也不是特别清楚!”

张震麟沉声道:“天道盟是天师道的老祖宗张道陵创建的。最开始的意图是为了维护阴阳秩序,可是到了现在渐渐的已经变了味道了,他们……似乎没有那么伟大了!怎么说呢,这个组织在暗处似乎还有一个非常神秘的机构,这个机构不是为了阴阳之事。好像他们一直都在致力于做一件事情,很多有天赋的成员都被吸收进了这个机构,你爸爸和你爷爷都曾经受过这个机构伸出的橄榄枝,不过他们似乎发现这个机构做的事情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拒绝了。因为他们两个都很强大,而且还是父子,同气连枝,所以天道盟也不敢贸然对他们下手!为了防止和天道盟彻底撕破脸皮刀兵相见,他们在发现了那个机构的事情以后也就一直没有退出天道盟。就这样,他们和天道盟维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不过,在这种平衡之下,他们受到天道盟的排挤是肯定的,葛家一直都在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你爸爸的死,其实也和天道盟有一定的关系!!

再后来,叔叔我也受到了那个机构伸出的橄榄枝,当时因为受到了你爷爷的影响,我可不敢加入他那个机构,但我又没有你们葛家的能耐,被排挤了只能是个死,所以我才直接退出天道盟,抱上了政府的大腿,就是借着政府的大腿保自己一条命而已!”

说此一顿,张震麟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叔叔知道的也都和你说了,去追杀那旱魃吧,切记,小心天道盟!!”

我被这庞大的消息冲击的头晕目眩,过了好久都没有平静下来,最后在张震麟的强烈要求下才找到了旱魃逃走的地方,那里被旱魃撞开了一道口气,然后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追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