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1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仍旧是那一身洁白的长裙,只不过上面沾染了点点滴滴的血迹,哪怕是在黑暗的环境下,那些血迹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抢眼,甚至有些触目惊心的味道!

她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蜷缩在角落里,然后看着我,眼睛的意味说不出的复杂!

这一瞬间的见面,我从不曾期待,甚至有些逃避,但终究还是躲不过。

“你说。我是不是很蠢?”

她开口了,脸上带着面纱,但是眼睛里却酝酿着嘲弄,轻声说道:“如果,昨天晚上我杀死你的话,或许也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了。”

“你确实应该杀死我。”

我垂下了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哈哈哈哈哈……”

她忽然昂头大笑了起来:“有点意思!!我为魃,是魔,如今却被一个活人教育,教育我不该有妇人之仁!”

说到这里。她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歪着头看我,有些嘲弄的说道:“小哥儿,你说,到底是活人可怕呢?还是我这个魔更加狠辣?”

我垂头。不知道说些什么。

其实,主要我也是不敢看她的眼睛。

沉默着,犹豫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子冲动忽然在我心头冒了出来,这股子冲动一出现,就像是洪水猛兽一样瞬间侵吞掉了我的心理防线,完全是不由自主的,我一步踏出凑到了她身边。

可能是我这一系列的行为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惊到了那诡异灵媒,那玩意差点蹦上来就要抓我,不过被她挡下了,她一动不动,平静到了极点,从始至终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

“小……梦琪!”

我凑到她身旁,半蹲着,有些艰难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她浑身如遭雷击,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片刻之后,她似乎才终于平静了一些,然后眉眼微微挑起,似乎是笑了:“很久没有人喊我这个名字了,我每天等啊等,盼啊盼,就希望那两个曾经喊我名字的人能再喊我一次,真的,一次就好,如果他们能回来,我可以放下一切的仇恨。可惜,我知道他们回不来了,我从死亡中醒来以后,每天每夜我都在想,如果没了我,我的妈妈会怎么办?我特别特别希望有个好心人能帮帮他,只是我见过了灯红酒绿下掩藏的野兽的凶狠以后。我知道这不太可能,没有医疗费用,她一定会被医院赶出来的吧?她又刚刚做完手术,身体还很虚弱,身无分文。她应该去哪里啊?天气这么冷,她会不会冻死啊,会不会饿到啊,会不会在露宿街头的时候被别人欺负啊……

还有我的爸爸,他就那么走了。连个合适的葬礼都没有,去黄泉路的途中他会不会被野鬼欺负啊,他的下一世,又会去哪里呢……”

她轻轻说着,我静静听着。心里在滴血。

她的爸爸是已死之人,我不知道,但她的妈妈……想必现在也不在了吧!

看病贵,看病难,救死扶伤的医院从来不是善良的收容所,只是商业社会里诞生的赚钱机器,没了医疗费用,医院怎么可能会收留她!!

这样的事情在这个社会太常见了,我就算不用去看也能猜得到。

“不过……”

她的话锋这时候忽然一转,然后看着我轻轻呢喃着:“你能这么叫我我也很高兴啦,虽然不是那两个我希望的人,但也很满足呀……”

我想说些什么,但喉咙上就像是被什么堵着,一个字说不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可以让我看看你的伤口么?”

她愣了,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拉起了长裙的裙角,露出了白皙的小腿,轻声道:“变僵了,也变冷了,那里的血全都被他的灵气打出来了……”

旱魃,最珍贵的就是身体里面血,那是类似于活人的活血,就是有了这些血。所以才死而不僵,相当于另类重生,如今她的腿被张震麟誓死一击爆发出的灵气侵蚀,又一次变僵,很明显就是让她再一次变回死人的前奏!

我几乎是颤抖着手摸上了她的小腿,很冷,皮肤都没有弹性了,这样的症状一直延续到了小腿弯的位置,小腿弯以后她的皮肤仍旧有弹性,甚至隐隐有温度,但是小腿一下和冷冻的尸体没区别。

“我现在在用全身的力气遏制和解决尸话,完全没有力气对付你的,现在是你杀死我的最好机会。”

她静静看着我:“虽然好不甘心,我连仇都没来得及报呢,但是……能死在你手里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了。”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挣扎着……

理智告诉我,干掉她,是最好的选择。

可我的心里揣的不是一块石头,我也有感情。我真的拔不出这个刀。

犹豫了很久很久,我终于做出了我觉得无愧无心的决定,长长呼出一口气后站了起来,缓缓让开了路,沉声道:“你走吧,去报仇去吧!”

“小天!!”

花木兰又惊又怒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蠢事吗?”

“我知道。”

我垂头苦笑了起来,有些艰涩的说道:“可是,媳妇,我真的下不了手,最起码。在她心愿未了的时候,我下不了手!”

花木兰沉默了,过了很久才轻轻叹息道:“算了,如果就这么一刀杀死他,你反而不是你了,好了,我也不过问这件事情了,你好自为之。”

我满心苦涩,抬头看着她,她这个时候眼中也满是震惊。

“你……真的愿意放我走?”

她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轻声问道:“你就不怕步入我的后尘?放虎归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不是放过你!”

我沉声道:“放你,是为了一个公道,杀人者,人恒杀之。白羊峪的那些‘活死人’没资格继续活下去!但是,在你报仇以后,我还是会去杀你,是为了我的叔叔报仇。”

这一句话,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个决定绝对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决定,但是,有时候人确实会不可抑制的去做蠢事。

世间安得双全法?我只求无愧于心而已。

“你果然是个不一样的人,想法惊世骇俗,做事也是不拘一格。”

她耸了耸肩。轻声道:“可是,我现在没能力去报仇了,需要借你一样东西,然后才有力量去报仇。”

我一愣:“什么东西?”

她眉眼挑起,似在笑,然后轻轻摘下了挂在脸上的白纱,一张清丽脱俗的俏脸登时跃入我的眼帘,白皙的皮肤,挺巧的琼鼻,淡红色的嘴唇。当真是犹如从画中走出的美人一样,美得超凡脱俗,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凶威满天下的旱魃。

她对我勾了勾手指:“你过来,靠的近一些我和你说。”

搞什么鬼?

我一愣,不过还是依言凑了上去,一直贴到距离她那张清丽脱俗的脸不足十公分的距离时才终于停下了,她身上犹如百合花一样淡淡的香气微醺,让我有些恍惚。

诡异的是,这时候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了,然后说道:“我问你借的这一样东西就是--活!人!阳!气!”

说完,她整个人一下子朝我贴了上来,我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她的两条手臂缠绕在了脖子上,顷刻之间一股大力传来,拉的我不可抑制的朝前倾去,然后直接撞在了她脸上,嘴更是好死不死的正对着贴上了她的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