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3章 是非在心/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青可能是从我的神情中看出了什么,于是就问起了我在说什么。

这事儿我没瞒她们,就原原本本把一切都告诉他们了,让林青他们无奈到了极点,我知道其实他们是对我有些失望了,不光他们恨,我也觉得自个儿挺烦,涉及到点和我有感情纠葛的就总是不能快刀斩乱麻。不过走到这一步,我认,也不后悔。

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先解决了张震麟他们师徒三人的身后事再说,等我们返回老龙窝的时候,张震麟他们三个尸体都已经凉了,在这鬼地方也没法给他们准备个完整点的葬礼,所以只能收拾了点柴火把他们一把火火化了,然后将骨灰扬在了老龙窝的上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道家人的尸体是阴邪之物最喜欢的东西,绝对是借尸还魂的好去处,要不然天师道的祖师张道陵当年也不可能弄出镇魂钉来钉道门弟子的棺材,为了他们的尸体不被折腾,只能一把火烧掉。

做完了这一切,我们几个就踏上了返程。

从老龙窝往回走的时候我们经过了白羊峪,这时候正是黑夜。白羊峪里面到处都是火光,隔着老远我们都能听到村子里不断有凄厉的惨叫声传出。

不用说,想来这个时候她正在那村子里肆虐吧?

我看见村子外面的树林影影绰绰有些模糊,应该又是她在使手段了。从外面看模糊,估计走进去立马就得迷了路,她应该就是用这法子封了出村儿的路,要来个瓮中捉鳖,把白羊峪的村民赶尽杀绝。

“哥,咱真不管?”

周敬站在村子外面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了那惨叫声以后动了恻隐之心,在一旁和我说道:“那位主儿肯定会把事情做绝的,不光杀身,还要杀魂灭轮回,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这可不是一笔小账啊,哥你这个纵容之人身上怕是也得背上因果!”

我咬了咬牙,看了那村子一眼,沉声道:“不管,咱们走!这些吃了死人肉的人早就不能跟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出了这事儿国家肯定得安排他们,这些人一放到社会上那是毒瘤,到时候造成的危害比现在大的多,那才是罪孽!”

说完。我头也不回就走,那么说与其说是在给周敬解释,倒不如说是我在给自己找个借口。

兜着白羊峪村子的外围走了大半圈以后,约莫在十一点钟左右。我们到达了村口的,这条路是进村子唯一的路,然后我们三个就在这里扎营了,周敬和林青去睡觉了。我抱着百辟刀在村口坐了一夜。

这一夜,天空中飘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我也在雪中静静听身后村子里传来的惨叫声听了一夜,那种人在濒死的时候发出的惨叫真的特别的凄厉。神经脆弱的听多了非得疯掉。

就这样,品尝着那些村民的绝望,一直在雪中坐到了天亮,整个人的心都已经麻木了。

这时候,村子里面的惨叫声才终于停止了。

我知道,白羊峪这个村子被彻底除名了,轻轻叹了口气,我睁开了双眼--那么,我和她之间也该有个了结了。

呼啦啦!

我头顶上空忽然传来了一阵阵激烈的破空声,一道白影在电光石火之间从我头顶飞过后落地,然后,她就那么俏生生的站在了我面前。

仍旧是白衣白裙。站在雪中犹如谪落的仙子,一头青丝在寒风中乱舞。

那只灵媒就站在她的肩膀上,一夜杀戮之后,这只鹰身上的煞气更加的重了。眼睛红的就跟要滴血一样,特别吓人。

我仅仅是瞅了这只灵媒一眼就被吓了一大跳--这架势,分明就是饱食人肉以后才有的状态啊!

我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把人喂鹰了?”

“没有全喂。”

她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只是把当初欺辱我最凶的那几个畜生喂鹰了而已,他们喜欢吃肉,饿了连同类都要吃,那么死了自然应该把自己的一身肉回馈给大自然,这才叫因果。这才叫公道。”

我默然,犹豫了一下,抬头问她:“把人活活喂了鹰,你的怨气应该散了吧!”

“散了。”

她看了我一眼,问我:“那么,该到了我们了解的时候了?”

我没说话,“哐”的一声抽出百辟刀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的积雪簌簌落下。一如我此刻已经沉入腹中的心。

这功夫,还在睡觉的林青和周敬也被惊动了,匆匆忙忙从睡袋里面爬了出来,一看到她来了两人顿时面色大变。连忙就要冲过来帮忙。

她没看他们。

我也一伸手拦住了他们:“我自己因为一念之仁干出来的蠢事,我自己扛。”

说此一顿,我扭头看向了她:“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波及外人,如何?我死,你走,别动他们!”

“好。”

她低声一喝,看着我手中的百辟刀在飞雪中闪烁出的寒光。忽然笑了:“这一次拔刀,你拔得很果决。”

“你要的公道我给你了,现在动手,我心中无愧!”

我一抬手中百辟刀,大吼一声“杀”,然后淌着漫天的飞雪朝她冲了上去,厚重的军靴踩在雪上发出一连串“嘎吱嘎吱”的声音,让人牙酸!

“那就来!”

她笑的愈发的灿烂了。一振双臂,霎时狂猛的阴气、煞气就爆发了出来,冲击的漫天雪花逆流倒飞,然后,她直挺挺的就迎了上来。

她的速度真的很快,我只看到一道白色的幻影刺破飞雪就冲着我本来,席卷起的劲风抽打的我脸颊生疼。

眼睛,在和她的战斗中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用武之地了。因为视线已经跟不上她的速度了,索性我干脆闭上了眼睛,在抽打在我脸上的劲风愈来愈烈的时候,浑身杀气爆涌向百辟刀。凭着直觉狠狠刺出一刀,我能感觉得到,在我刺出这一刀的时候她已经距离我无限近了,这几乎是我抱着必死之心刺出的一刀!

噗!

一声闷响从百辟刀刀尖儿上传来,预料之中那狂猛的冲击力并没有抽打在我身上,反而是一具带着淡淡温度娇软无力的身躯扑进了我怀里,紧接着,一双手臂环住了我的腰。

我一愣,连忙睁开了眼睛,当看到眼前的一切后,整个人如遭雷击,我手里的百辟刀已经彻底没入她的胸膛。而她,脸上带着的是一种近乎解脱的无悔笑容。

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她是旱魃,是魔,经过一夜的时间,我能看得出她已经恢复了至少八成了,我完全不可能是她的对手,那一刀我完全是抱着必死的准备刺出的,不过就是为了图个心安,毕竟张震麟他们以死给我换来了机会,我却因为妇人之仁错失了,我想做点什么,要不然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

她能被我刺到,只有一个可能--心甘情愿的张开怀抱来迎接我的快刀!

啪嗒……

一低温热泪落在了我脸上,是她的。

“谢谢你给我的公道,终于解脱了。”

她轻轻笑了笑,然后身子软趴趴的贴在了我身上,脑袋也搁在了我肩膀上,扭头忽然对着我的耳朵喷吐了一口热气,轻声说道:“记住,我比很多活人强,君投我以桃,我报君以李,我观察过你,对你的手段也有了了解,你现在正卡在瓶颈上,需要大量的阴气来冲关吧?那么,我成全你,我来做你的垫脚石,让你站在我的肩膀上走的更高!”

说完,她双臂一用力,就跟钢筋一样死死箍住了我的腰,她体内的阴气更是犹如决堤的洪水一样顺着刺在她胸膛里的百辟刀爆涌而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