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7章 鬼剃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我说这一次的事情是陈家沟的村民自找的呢?

这其实也是我的猜测,听完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呢,我个人分析感觉陈家沟撞上这件事情是三分天意,七分人为!

这三分天意在哪?应在了他们的那个沙场!

挖沙子挖出了古董,这中情况只能有两种--第一,在流经他们村子的汾河支脉上游有一座古墓!古墓被河水冲刷可能有古物被冲了出来,然后一路冲到了下游埋在了陈家沟的沙场,结果被他们走了狗屎运一般的挖了出来。

第二,那就是他们的沙场底下就有一座古墓!!

根据我的猜测,我感觉第二条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陈煜给我详细描述了那金凤的样子,出土的时候外面都是深绿色的包浆,如果不是弄出来的人狠狠搓了几下的话。谁都会以为那是个破烂!

金子没包浆,不会腐朽,这其实是扯淡说法。

纯金确实不会氧化,但是在古代的冶金技术条件下。金子的纯度可能达到百分之百吗?别说古代,就算是现在的冶炼条件也不可能让金子达到百分之百的纯度!!在古代的时候,金子纯度能达到18K就已经了不得了,18K的黄金里可是含着不少铜或者是其他金属的!!

金子不会氧化。但是它含的别的金属会氧化啊!

所以啊,这金子做的物件儿在地底下埋得时间久了,那些夹杂在金子里的金属会有氧化现象,也会形成现包浆。只不过它的包浆特别脆,一冲刷就没了。

陈家沟出土的那个金凤刚出来的时候全是包浆,根本就不像是被河水冲刷过的,所以相对来说我认为沙场下面有古墓可能性更大!

也就是说。他们搞出来的那物件儿是个贼新鲜的“鬼货”!

弄鬼货,那就是从死人手里面抢东西的买卖啊,很容易出事儿的!

老天把那金凤送到了陈家沟村民手里,也算是天意!

不过根据我的了解,似乎他们刚挖出那金凤的时候可没有出事儿呢,要我说啊,问题全出在了他们拜祭沙场的行为上了--你说你抢了人家的东西也就抢了,人家没吱声找你的麻烦就算了呗,闷声发财不是更好?你跑回去拜祭人家表示谢意干嘛!又是点火笼,又是放烟花的,欠不欠!!!这摆明了就是挑衅啊!!

想想吧,有人二话不说抽了你一个嘴巴子,你忍了忍没吭声,结果他抽了你还不算,又跑回来跟你说“真谢谢你啊,我心情正不爽呢,结果你把脸递过来让我发些来了”,换了你你不生气?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别说是死人了!!

而且,他们这拜祭的手法也有问题!

山西是产煤大省。所以这边一些边远地区春节的时候都有这么一个习俗--在除夕夜那天用煤炭堆一个篝火堆,里面塞上柴火,点火口要朝着大门口,当地人把这个篝火堆叫做火笼。然后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点燃火笼,在火笼前放上祭品,放烟花,以此来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这个习俗流传了很多很多年了。绝大多数人都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习俗了,只是祖祖辈辈都这么干,所以后代也就都跟着这么干了。

只不过,绝大多数人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详细研究过山西人文地理的我却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种迎接新一年的仪式其实是一种古老的祭祀仪式!

山西在古代的时候属于中原的边缘地带,一直都处在和北方游牧民族交锋的最前线,所以这边古代战乱频繁,死者无数,哪怕是在天下承平的年代这边也仍旧在抵御北方游牧民族,仍旧在流血!

这种的独特的历史环境造就了三晋人民的特点--古时的三晋人民比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要期盼和平,都要期盼健康长寿,因为真的是流血流怕了!!

可惜。在那种时代那些帝王将相哪里会管老百姓的死活啊?于是老百姓就把希望寄托在了鬼神身上,希望在每年开始的时候能够请到一位神灵来庇佑全家!

这点火笼的仪式就是一种请神祭祀,古代的晋西北、晋北乃至吕梁山这边的人民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请神灵进自己的家里,庇护全家人来年平安健康,免受战火荼毒之苦!

这每一个习俗之所以能流传那么久可都是有因由的,马虎不得,这陈家沟的村民可倒好,都不知道点火笼其实是一种古老的祭祀请神的手法,他娘的直接在一座古墓上请神,这不是诚心给自己找不自在?恐怕神没请到,鬼反而给请出来了,而且还是一个早就被他们惹得怒火中烧的鬼。这人家要是不跟着他们回村儿祸害他们,恐怕他们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

这边是我说的七分人祸了!

天意人祸凑在一块儿,不出事儿才怪!

“你过来,我看看你的头!”

一直等陈煜说完了,李叔忽然对着陈煜招了招手,陈煜没怠慢,连忙把脑袋伸了过去。

李叔看了他的脑袋一眼,然后就对着周敬招了招手:“去取一把蓬藁来!”

蓬藁,其实就是艾草,能驱掉煞气,这种东西是干我们这一行必不可少的东西,我家里当然是常年备着的。

我看李叔竟然出手了,也有点好奇,于是就双手抱肩靠在沙发上看起了热闹。

李叔好歹以前也是个天师级别的高手,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道行消失了。但是他的眼力绝对还是在的,如今看他要艾草我也被提起了兴趣,寻思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不大一会儿功夫,周敬就取了艾草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李叔接过艾草没说话,直接拿茶几上的打火机就把艾草给点着了,霎时,艾草特有的气味就冒了出来。

李叔没做别的。就是拿这艾草在陈煜的头上左三圈、右三圈一共转了六圈,然后陈煜的脑袋上“滋滋啦啦”的就开始往外面冒油了,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这气儿我熟悉,分明就是尸臭哇!

我也坐不住了。连忙起身从茶几上拿了一块儿卫生纸,在陈煜的脑门子上一擦,当时就擦下一层淡黄色的油,凑上去一闻。一股激烈的尸臭直接扑鼻而来,我当时就傻眼了,忍不住问李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陈煜身上会冒出尸油?”

“因为他的这颗脑袋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

李叔看了陈煜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真是胡闹。啥都不知道瞎整,现在好了,惹出麻烦了,看着吧,这个村子还要死人!”

陈煜满脑门子臭油,早就被吓傻了,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嘴唇一个劲儿的哆嗦:“叔。你……你可别吓我,还要死人?”

“何止是死人!”

李叔冷笑一声,道:“我且问你,你们村子的人是不是一夜之间全都被剃了头了?”

“是啊。”

陈煜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女人都没放过。”

“这就对了!也幸亏你来找小天找的及时,再过一段时间何止是死人那么简单?是要被灭满门的!!凡是被剃了头的,一个活不了!!”

李叔给自己点上了一颗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悠悠说道:“你这情况叫鬼剃头,鬼剃头鬼剃头,这被鬼替了的头那就是鬼看上的,你还能留得住?你头皮下头的尸油就是那给你剃头的鬼留下的记号。宣布你这颗头已经归它所有了,只要有时间它就会来取!!”

陈煜都快吓哭了,一把拉起我的手就说道:“小天,你可得救救我和我的乡亲啊!”

看他顶着颗散发这恶臭的光头露出的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好歹是我兄弟,出事儿我总不能不管他吧?看来得去这陈家沟走一趟了,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