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9章 无皮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我的话,陈煜的眼里都泛起了泪光。

一看他这样子,我心里更是突突的厉害,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出事儿的人你认识?”

“陈家沟就这么大点个地方,男女老少合起来也就百十来口人,哪个我不认识?”

陈煜狠狠抹了抹眼角,说道:“出事儿的是我叔叔,打小就看着我长大的叔叔!他家闺女和我妹妹同岁,我那表妹和我妹妹是一起失踪的,失踪以后我叔叔和婶婶就进山找人去了,因为我叔叔和婶婶是这片十里八乡最好的猎人,早年沙场还没开的时候两口子凭着打猎的手艺一年都能挣不少钱,他们熟悉山里的环境,只不过后来沙场开了才消停了,我表妹和妹妹出事儿以后。他们和我爸合计了一下就进山找人去了,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万一找到了呢?毕竟出事儿以后村民们都说是山魅子在搞鬼,所以他们就去山里碰运气了,谁知他这一进山。就再没出来!我爸左等右等等不着,眼瞅着他们一晚上没回来就坐不住了,招呼了两个关系好的邻居拿了猎枪就进山找人去了,最后在西边的山坳子里找到了我叔叔和婶婶的尸体,他们的皮都让扒了。就那么血肉模糊的光身子被丢在山里,如果不是衣服和身上带的物件儿的话,我爸都认不出他们了!!”

山魅子?

我摇了摇头,谣言害人啊!

山魅子其实就是山鬼,迷失在山里被困死的人死后就变成了俗话说的山魅子。专门勾人进山索命吸阳气,只不过这山魅子勾的都是男人,因为它们精通的幻术对于女人来说作用很小。

陈家沟丢的都是十八九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会是山魅子勾走的?这帮村民也真是的,啥都不懂净瞎整。又是在墓地做请神祭祀,又是乱说怪力乱神之事,这下好了,忽悠的俩寻女心切的夫妻找女儿的时候被脏东西索了命了开心了!

我心里也有些抱怨,然后问陈煜:“那么另外的人呢?怎么个死法儿?”

“也是一样被扒了皮,而且是灭门,一家五口一个没跑,连个九十岁的老奶奶都被扒了皮了,血肉模糊的,不久前警察到了的时候看见尸体都吐了!”

陈煜说道:“而且死的是无声无息,谁都没发现!是我爸早上找回我叔叔和婶婶的尸体时候惊动了村长,村长召集村民开会的时候大家才发现是少了人了,去那家人的家里了才发现人都已经死了!也真不知道那家人是造了什么孽了,前脚女儿刚丢了,后脚就被灭了满门,还死的那么惨!”

听着陈煜的述说,我总结出了两点。

第一,这死法一致,都是全身的皮让扒了,说明下手的鬼东西是同一个!

第二,死的全都是丢了女儿的人家!!

那么就很显然了,那鬼东西是先挑丢了女儿的人家下手,至于为什么,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在不了解那鬼东西之前也不好推论。当然。并不是说只有丢了女儿的人家有麻烦,陈家沟被鬼剃头的恐怕到最后一个没跑,只是分个先后顺序而已。

看陈煜这个时候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于是我就问他:“村子里丢了女儿的一共有几家?”

“六家啊!”

陈煜说道:“全都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儿!”

我陷入了沉思,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也就不瞎想了。犹豫了一下,我问陈煜:“能不能安排我和老村长在不惊动警察的前提下见上一面?我想看看那些尸体,看看能不能看出个所以然。”

“应该没问题!”

陈煜想了想,说道:“老村长是个老学究,他们那个时代的人都相信鬼神之说。我要说你是仙儿来帮我们,他肯定乐意配合你,不会暴露你的。”

说到这里,陈煜又说道:“要不这样,咱先开车进村子到我家。然后你们在我家等着,我偷摸给你把老村长叫过来见一面,让他配合你,成不?”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我点了点头,让林青开车进村。

陈家沟是个小村子,忽然开进个车来顿时引起不少村民的围观,堵在村口上的警察也是一个劲儿的盯着我们这边瞄,那种审视的目光让我心里直犯突突,好在是陈煜和村民打招呼了,说我是送他回村儿的同学。这才蒙混过关。这情形让我也是苦笑不已,进了这行,鬼神是不怕了,但他娘的怕警察了开始……

陈煜的家在村子往里面三四百米的地方,就是北方最常见的那种四合院。车子开进了他家院子里也没见着一个人,估计他爸妈是出去处理他叔叔的事情了。

陈煜安排我们在他家客厅里坐着,然后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了约莫四十来分钟的功夫就拽着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穿着马褂,一副老学究模样的老头子回来了。

简单的介绍完以后,这老头子一脸怀疑的看着我,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我是个大师,其实也难怪,我还是太稚嫩了,一身迷彩作战服,脚上还套着厚重的军靴,分明就是一“娃娃兵”,也没人家大师那穿着道袍拿着桃木剑的“风采”,人家信不过我也是正常的。

得不到信任,我想看尸体绝对是没门,没办法之下,我只能拔出百辟刀运起了杀气,破入四段以后我这杀气可是比以前强悍了太多,刚刚运气,百辟刀刀锋上就喷吐出将近半米长的实质化杀气,看的老村长眼都直了,连连和我说“失敬失敬”。

他敬不敬我倒是不在乎,要不是有陈煜,我都懒得管这些事儿,于是我也没多扯犊子,直入主题说我想看看尸体,但是不能惊动警察!

老村长早就被我“征服”了,哪里会拒绝?连忙说行,一会儿他和那些警察去做笔录,然后让陈煜带我去停尸的地方去看看。

简单的交流了一下。老村长就离开了,估计是去拖那些警察去了,然后陈煜就带着我往村子深处走,一直走到村子的另一头才终于带着我一头扎进了他们的祖宗祠堂里面。

这祠堂里因为太阳光照不进来的原因,总是带着一股子阴郁的味道,正堂里面停放着一排棺材,数了数,一共七口,和死的人人数相同,里面停的尸应该就是受害者的了。

“陈煜。你还是别看了。”

我和陈煜说了一句,然后拉着周敬走了过去。

规矩,不用我说,周敬懂,看尸体之前我们全都带上了口罩。毕竟这是横死之人,而且是刚刚死,对着尸体呼气保不准儿会起尸。

做好了准备,然后我“轰隆”一下推开了一具棺材的棺盖,等看清里面的情况时。饶是我和阴人行尸打交道打的时间够久、心理承受能力够强也差点没忍住吐了。

棺材里面血肉模糊的一大团,除了有个人形以外,几乎都已经看不出个人样了!

这尸体很明显是尸检过,割得七零八落的,然后又缝在了一起。看着相当惨烈,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一块皮肤了,比我当初在定陶村解决那白粉婆事件的时候看到的尸体狰狞的多,白粉婆取人脸皮有技巧,用阴霜冻死人的皮肤组织,然后只割皮层,别的不取!

可是眼下这被取了皮肤的尸体可没有那么完整,更像是被暴力撕扯下去的!

尸体的头顶有很明显的抓痕,分明就是被鬼东西抓烂头皮,然后朝两边活生生的把皮肤给扯走的,皮下脂肪层被彻底破坏,连着皮层被直接带走了,露出了脂肪层下面的肌肉和白骨,肌肉的纤维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就跟剥了皮的兔子似得。非常吓人!

我又看了其他几具尸体,无一例外,全都是这种死法!!

说实话,看完以后我也傻逼了,像这样杀人的鬼物我还真没见过。看了尸体以后我仍旧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害人,竟然如此凶残!

我也问周敬有没有从这些尸体的死相上看出什么,结果周敬也是一个劲儿的摇头,说皮被扒了,相门十二宫早就没了,根本看不到身后之相。

一时间,我也陷入沉默。

等警察录完口供走了下墓?

说实话,了解了这许多以后,这墓我反倒不太乐意下去了,这里虽然闹得凶,但是最起码还是活人的世界,可要是一进墓,那就是亡灵的地盘,比在外面难招惹的多!

在陈家沟的祖宗祠堂里想了很久,渐渐的,一个非常大胆、近乎于赌博的念头从我心里冒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