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0章 守株待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完全是以一种不可遏制的姿态在我心里疯狂肆虐着。

想了很久,前前后后又梳理了一遍,我觉得应该是没什么漏洞了,便狠狠一咬牙下了决定--就这么干了!

我把陈煜喊到了身边,沉声问他:“你们村子里有没有黄鳝?!”

“黄鳝?!”

陈煜当时就瞪大了眼睛:“活的?”

我点头道:“活的!”

“大哥哎,这个季节我到哪给你找黄鳝啊!”

陈煜哭丧着一张脸说道:“黄鳝这玩意咱这边倒是确实有!顺着沙场那边的河道一直往前边走,大概走个三四里地左右,那地方土肥,到处都是黄鳝,可黄鳝这东西也就只有夏天它才出来啊,冬天早他娘的不知道钻到哪儿去了。你现在要找活着的黄鳝,要我看啊,就一个字儿--难!”

“难也找!发动全村的人给老子把整个河岸全扒开也必须找到一条活着的黄鳝!”

我瞪了他一眼:“不想救你妹妹了?”

“想啊!”

陈煜挠了挠头,想了想。就说道:“小天,你先回我家休息,等会我就招呼人去掏黄鳝洞,不过能不能掏出来我可说不好啊!”

说完。陈煜一溜烟跑了。

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和林青、周敬先回了陈煜的家里。

陈煜这一跑,就是整整一个下午的功夫。

这期间那些警察已经取证完了,口供也录了。大概是下午四点钟左右的时候离开的,那些警察一走老村长就带着陈煜的父母过来了,可能是老村长事先知会过陈煜的父母,所以陈煜的父母见了我以后特别的客气。弄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是我兄弟的爸妈,我于情于理都应该尊敬,所以被他爸妈弄的反而有点束手束脚了。

好在,他爸妈也就是简单和我打完招呼就去收拾晚饭去了,只留下我们仨和老村长有一波没一波的聊着,眼瞅着太阳都要落山了,我心里也有些嘀咕--陈煜这孙子该不会是遇到啥事儿了吧?

一想我还真忐忑了起来,决定去找找他,毕竟我不知道那鬼东西道行的深浅,不知道那玩意能不能在白天出没,可别让那东西在我眼皮子底下给我兄弟干了,那我可真就疯了,没成想,我这前脚刚站起来,陈煜这孙子就回来了,拎着一个大塑料桶,隔着老远就咧着一张嘴跟我笑道:“逮着了逮着了,他娘的,今年这黄鳝肥啊。个老大了!”

我凑过去一瞅,可不,这黄鳝得有俩金锣王火腿肠粗细了,绝对算是大个的了!

个越大。对我越有用!

看样子,陈煜这家伙足足掏了十几条,想来也是够用了。

于是我就让陈煜去把这些黄鳝都给我宰了,把血放出来。盛在一个瓶子里!

周敬见过我斗鬼,对我的话是深信不疑,一听我这么吩咐就立马去了,不大一会儿就取了足足四五百毫升的黄鳝血给我带回来了!

东西准备好了。接下来也就再没什么事儿了需要用到陈煜帮忙了,就回屋和老村长他们一起吃了个饭。

饭后,略作休息后,我就问陈煜的父母:“叔叔阿姨,现在我这儿有个法子没准儿能抓到那祸害陈家沟的东西,但这法子挺冒险的,可能会让你们处于危险中,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

陈父和陈母对视一眼。然后陈父问我:“抓到那东西就能救我女儿?”

“只要能抓到,我就有法子让它开口说出你们女儿的下落!”

这话我不是吹牛,阴间折磨阴魂那一套我是懂得,只要那东西落入我手里。我有的是法子折磨的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刀山火海淌黄泉的走上一趟,我就不信哪个阴魂能扛得住,但是我的话也有保留,没有说一定能救下,毕竟见识了那东西的手段以后,我对那东西的凶性算是有了一个了解,好好一个大活人落入那东西手里能有好?往白了说我的意思就是,只要抓到那东西,我就能帮他们找到女儿,但找到的是活人还是死人,这我就不知道了。

可能是陈煜的父母没听出我话里的意思吧,所以一听我说完陈父立马就说道:“行!只要能救我女儿,让我现在去死都行!”

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轻轻叹了口气,但也没再强调我话里的意思,怕他们受不了情绪失控,那晚上可就热闹了。

他们这一答应,我就点了点头,然后嘱咐老村长:“今天晚上让所有村民都闭户不出,不管听到什么动静儿,都别开门出来看,要不然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不管!”

老村长也是个明白人,一听我话就知道今天晚上会出事儿,哪里敢不答应?直接说道:“放心吧。俺们陈家沟的相亲还是明理的,既然小法师您这么安排,他们准会按照您的安排来做!”

我想了想,还是有点放心不下,于是就从兜里抓出一大把鬼见愁,跟老村长说道:“把这些东西发给村民,让他们用公鸡血泡过的红绳绑起来吊在门头和窗户上,半夜天王老子敲门也别开!”

“明白明白!”

老村长连忙接过鬼见愁离开了。

然后我让陈煜和他的父母去卧室。从现在起谁也不准出来,然后我才拿了个锅刷拎着盛着黄鳝血的玻璃瓶子去了大门口,直接拿锅刷沾了黄鳝血就开始在他家的大门上刷血!

黄鳝喜阴,尤其是这黄鳝血。又叫阴血,特别招鬼物喜欢,只要在门头上刷了黄鳝血,那半夜十有八九会遇到鬼敲门!

这其实是茅山道的法子。只不过不是什么正经法子,是一些修了茅山道法的黑心弟子用来害人的法子,他们看谁不顺眼就拿黄鳝血泼人家门头,黄鳝血不及时被洗掉的话。路过这家人的孤魂野鬼就得到里面去做客了,这家人也甭想安宁!

以前张金牙曾经和我提过一嘴,我俩斗嘴的时候他动不动就说要在我家门头泼黄鳝血,没成想今天我倒是用上了!

没错,我就是要招鬼!

从我现在掌握的种种迹象来看,那祸害陈家沟的东西非常凶,害人害的特别急,头天掳走了这村子里所有十八九岁的少女,给村民们把头发都剃了,宣布这个村子成为它的猎食地,结果第二天就开始上门索命了,先挑它掳走少女的家人开始祸害!

陈煜家里也丢了闺女。是在那鬼东西的首要猎杀目标范围内,如今我在陈煜家的门头上刷了黄鳝血,就是让他家在剩下的几家丢了闺女的人家里一下子凸现出来,这样的话。那鬼东西要再来,绝对第一个找上陈煜家!!

我看那鬼东西那么着急要杀人害命,所以我就赌它今天晚上一定会来!

那么很好,我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它敢来,我就敢和它拼,不在墓底下的话我最起码不至于吃亏,拼不过这里空间足够大,老子逃命总行吧?捱过天亮明天我他娘的就拉帮结伙招呼青衣他们这一帮子兄弟过来日它!

这就是我的全部计划了,想来想去这个计划最为稳妥!

刷完黄鳝血,我又把走脚赶尸的人用的阴风铃挂在了门头上,希望它能在关键的时候给我打了个醒儿!

做完这一切,就算是万事俱备了,然后我拉着林青和周敬直接回了陈煜家的客厅,让周敬给我们封了相门以后,就抱着百辟刀坐在客厅里候着了,我猜测,等午夜子时阴气一重,那东西八成得有动静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