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2章 不祥之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绢帛上的所有内容了,只有寥寥一句话,可是看完后我却陷入了沉默。

“好狡猾的脏东西!”

林青沉声说道:“小弟,这墓咱们下不得!这东西明知道你在这里却不敢上门,可能性只有一个--在活人的世界里它对付不了你,或者是她根本没信心能拿住你,所以才逼你进那座古墓,要我说。那座古墓一定了不得,要是进去了可就由不得咱们了!”

林青说的道理我怎么能不明白?

陈家沟沙场河床下面的八成是一座王族大墓,但凡是这种墓,没一座简单的,奇门遁甲机关陷阱这些撇开不说,里面特容易出现很凶的东西。

为什么?

因为王族权大,采取活人殉葬的几率几乎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就算没有活人殉葬,那在古代那种条件下修建一座大墓也不知道得动工多少人,高强度的劳作之下累死的、病死的可不是一个两个,这些劳工一般全都被丢进大墓的从葬坑里头了,别的不说,就说汉文帝刘恒,这位皇帝在历史上的仁义总是出了名的吧?“文景之治”多少代人在给他传唱呢,结果就这么一位仁君在给自己修建阳陵的时候还动工无数,修建了整整二十八年的时间。阳陵开始发掘的时候在从葬坑里面找出了不下一千具工匠的尸骨!换了别的皇帝,恐怕整死的劳工会更多!!所以,但凡是涉及到这种王族的墓,那全都是怨气缭绕,因为这些大墓全都是建在当时百姓的血和泪的基础上的。

怨气横生的地方,墓里头八成不太平。

从去年我踏入这一行开始,哪座大墓里不是鬼物行尸横行,完全是死者的天堂?

陈家沟这座墓也是一样的,我估计那座墓里怕是不仅仅只有祸害陈家沟的东西,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那个鬼东西似乎还是挺忌惮我的,但是那墓里可未必每个东西都忌惮我啊!

“哥,要不咱还是别去了?”

周敬在一旁看着我说道:“那东西既然这么信誓旦旦的让咱们去,摆明了就是很有信心拿下咱们啊!”

不去?

不去行么……

且不说那是一条条人命,光是陈煜这关我也过不了啊,同窗好兄弟本来就应该两肋插刀的,结果现在人家好不容易跟我张一回嘴,我反而被吓得拍拍屁股跑了,那我成啥人了?

思前想后捋了一遍,我咬了咬牙说道:“明天下墓!陈家沟的人和白羊峪的村民不一样,就是没啥收成贪点小便宜而已,没到了活该等死的地步,不能不管!”

说完,我没有再和林青他们多扯犊子。起身去了洗手间,拿了水桶打了水去外面打了水就把刷在门上的黄鳝血洗掉了,守株待兔的法子已经被识破了,这血不刷掉对陈煜的家人也不好。

刷完血。当夜我就在陈煜家的客厅睡下了,林青他们看我主意已定,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们三个人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天亮。等睁开眼的时候,陈煜和他爸妈已经坐在我身边了,一脸希冀的看着我。

可惜,他们想要的答案我给不了。我只能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当然我没说我要下墓,只说进山找那鬼东西,没成想陈煜这孙子竟然死活要跟着我一起行动,还说山里他熟,能当个领路的,陈煜的爸妈也是这么个意思,后来我拗不过。一琢磨觉得陈煜应该不能给我卖了,也就答应了下来,在上午9点钟左右的时候,就带着这个拖油瓶上路了。

路上我就直接和陈煜摊牌了。直接告诉他我其实是要下墓找人,结果这孙子一听下墓非但不害怕,反而一脸兴奋的跟我说他看小说里面那摸金倒斗的老酷了,老早就想体验一把。可算是有机会了,弄的我都无语了,心说你个傻逼,等你真见着大粽子蹦起来咬人了,老子看你还兴奋不兴奋!

不过摊牌了以后做事我也就方便了,让陈煜领着几乎直奔那沙场去了,等到地方一看,我当时就傻眼了。

这个季节的沙场是荒凉的。四周都是枯黄的树木,中间的沙坑特别深,显然是陈家沟的村民挖出来了,比缓冲地段的河床足足要低三到四米。看上去是满目疮痍。

这些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这里竟然到处都是乌鸦,天空里成片的乌鸦乱舞,黑压压的。就跟草原上席卷起的黑风暴一样,四周的树枝上也落满了乌鸦,这些乌鸦长得颇为奇怪,它的嘴巴竟然是红色的。血红血红的那种颜色,看着非常显眼,非常刺眼,而且眼睛也是红的就跟要滴血一样!!!

一看到这种乌鸦我就顿时倒吸凉气,这种乌鸦在这地方围而不散,摆明了就是说陈家沟的问题都应在这地方了!!

“好多乌鸦啊!”

这时候,陈煜瞪着眼睛在一边惊叹:“以前也没见着我们这边有这么多乌鸦啊,而且这些乌鸦怎么长得怎么这么渗人!?”

“傻狍子!”

周敬在一边忍不住骂了一句。说道:“这种乌鸦叫做血喙食尸鸦,就是吃尸体的乌鸦,遇到了准没好!听没听说过乌鸦报忧不报喜啊?这种食尸的红嘴乌鸦尤为厉害,只要它们一张嘴。那就是谁见着谁倒霉!”

说到这里,周敬瞪了陈煜一眼,警告道:“我可提醒你啊,一会儿咱们过去了这种乌鸦就是立在你头上拉屎你都别赶,知道不?尤其不能打,万一打死了就更凶了,咱们得倒血霉,这次下墓必有血光之灾,明白了没?!”

陈煜被周敬说的满脑门子的冷汗,跟小鸡吃米似得在一边儿忙不迭的点头。

我也是叹了口气,看着那漫天飞舞的血喙食尸鸦,心里面直呼晦气。碰到这种东西也算是不详的征兆了,看来我们这一次下墓真的是挺危险的,可是都走到这地步了也不能打道回府吧?于是我就对着他们几个人招了招手:“行了,周敬把该说的都说了,大家注意着点,别招惹这些祖宗,更别伤着,走吧,咱们开始干活吧!”

说完,从背包里面取出洛阳铲就跳进了河道里,这一进去不要紧,天上那群乌鸦直接噼里啪啦就朝我们这边飞,鸟毛鸟粪什么的就跟下雨似得往我们头上浇,那叫一个恶心。

好在,这些血喙食尸鸦只吃腐尸,倒是没有进攻我们。就是有这么一些东西在头顶上飞来飞去也确实是够烦的。

陈煜这货也是头一回经历这种阵仗,都不知道缩着脑袋,还傻呵呵的抬头瞅,结果不出片刻脸上就落了好几坨稀屎,恶心的丫当时就嚷嚷:“我草,这和我想的不是一个套路啊,我看小说里摸金校尉都特别酷啊,咋的抡到我这就是被屎浇了?”

“还不闭嘴?再不闭嘴小心落你丫嘴里!”

我低头低喝了一声,对这个菜鸟也是彻底服气了,心说这才刚刚开始呢,等你丫断水断粮的困在墓里的时候你就知道摸金校尉有多酷了!不过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我也不想和他磨叽,现在也不是墨迹的时候,于是就问他:“你们村里挖出金凤的地方是哪儿?”

听了我说的陈煜这货也老实了,不再傻呵呵的对着天空一个劲儿的大呼小叫了,估计也是怕乌鸦屎落嘴里,屁颠屁颠跑到了我身边,然后抬手指了指沙坑最中间一个分外深的坑,学着我的样子低头说道:“就是在那。”

我点了点头,深深呼出一口气,拎着洛阳铲就往那边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