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4章 古墓秦镜/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林青他们三个身上遮着塑料布也凑了上来,站在盗洞外面林青就问我:“小天,情况怎么样?”

我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就说了一个字:“险!”

说完,我不再搭理他们,继续研究起了这墓顶。

四隅券进墓是合葬墓,可以重复打开的那种,这打开的地方,就是我最先挖出来的那快儿覆顶石了。我也仔细看过了,在那块儿覆顶石的四角分别有四个铜环,以前要打开覆顶石肯定就是勾住那四个铜环往上吊覆顶石的,不过如今看这座墓怕是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打开过了,那四个铜环在土底下早就已经腐蚀的不行了,估摸着稍微一拉就断,想吊起这看厚实程度少说也得有两三千斤的覆顶石那基本上就是在做梦。

眼下我们四个人赤手空全的,不通过那铜环就想把覆顶石撬起来不太可能,那么……想进墓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拆!拆掉墓顶的那些空心砖!

只不过这同样危险。

这座墓的具体年代、葬的是哪个大家族现在还没办法确定,不过看覆顶石上面的龙凤呈祥图的形态,恐怕这应该是一座唐墓!

因为这龙凤呈祥图的造型很特别--在咱们国家古时候,重男轻女这几乎是各个朝代都有的情况。是绝对的男权社会,这种社会形态也反应到了艺术创作上,一般来讲,龙。代表的就是真龙天子,是代表男权的,而凤呢,代表的是女权,所以一般的龙凤呈祥图都是龙飞舞在凤凰头上,意思就是男权至上!

可是,并不是每个时期的龙凤呈祥图都是龙飞舞在凤凰头上的,至少据我所知,有两个时期是凤凰飞舞在龙的头上!

这两个时期分别就是武则天称帝君临天下的时候,还有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时候!!

在这两个时期的壁画浮雕创作中,但凡是出现了龙凤呈现图的,一般都是凤凰飞舞在龙头上!!

我眼前的这覆顶石上面的雕刻就是这样一幅凤舞于龙之上的龙凤呈祥图!

那么,这座墓不是武则天统治时期建成的,就是慈禧太后垂帘听政时期建成的!!

只不过呢,清朝时期的龙凤图案相对来说要瘦削一些,并不是特别丰满,与我眼前的这幅龙凤呈祥图上的形象不太符合,所以我推断这应该是武则天统治时期建成的一座大墓,是唐墓!

既是唐墓,那距今至少也有一千多年的时间了。一千多年啊,再好的砖头埋在地底下也腐蚀的差不多了,这些空心砖也是一样的,我都担心在拆砖的时候会一不小心把砖头给捏碎。那样封在里面的浓硫酸不得直接把我的手给烧掉啊?

这伙计,绝对不是什么好活儿!

但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认了,叹了口气。抽出百辟刀小心翼翼的插进了挨着覆顶石的一块空心砖的缝隙里。

一下手,我就知道深浅了,这墓确实是腐坏的不行了,刀子往进去插的时候就跟切豆腐似得。只听“咔嚓”一声,一下子就切到头了,然后稍微一挑就把空心砖挑了出来,用手提着这空心砖放在一边的过程里。我脑门子上冷汗都出来了,明明是一块砖头,但现在估计比豆腐坚韧不了多少,我是真怕一不小心给捏碎了!

这墓既然是四隅券进式的墓,一圈一圈盘上来收拢建造的,拆口子的时候自然也得一层一层的拆,这是慢工,也是细活儿,所以我做的格外的细致,用了足足三个小时才把上面的一层拆开了能容一人通过的口子,然后就是墓顶的第二层砖了。

没成想,拆第二层的时候,我用百辟刀刚刚撬进一块空心砖的缝隙,这第二层砖因为少了第一层的牵制竟然直接塌了,伴随着一连串“轰隆隆”的声音,第二层砖一股脑儿的全掉进了墓室里,顿时我听到了落水声!

墓里有水?

我一愣,随后一想也释然了,这墓是建在汾河水系支脉的河床地下的,每年汛期都有水流经这块土地。这地方的地下水肯定是非常丰富的,地下水倒灌进墓里也是正常的。

眼下,这第二层空心砖一落下去,墓顶上顿时开了一个黑黢黢的口子。我也能看到墓室里的情况了,顿时凑上去拿着强光手电朝下面一照,也大概看清了下面的情况。

这底下应该是墓室,只不过具体是哪个位置的墓室也就看不清楚了。这种合葬墓里面的墓室特别多,不一定只有主墓室、耳室、配室、甬道这些结构,有时候光主墓室就有十几个,没有看过这座墓的建造图不太好确定到底是哪个墓室。

不过诡异的是。我盯着墓室里瞅了半天都没瞅到个棺材,心里估摸着这墓室怕是挺大,除了墓室里蓄满了积水以外,几乎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怕是还得下了墓才能搞明白一二。

“下墓!”

略一犹豫,我就对着身后的林青他们说了一句,然后开始放缠裹在腰上的登山绳,绳子一截截的往长放,我自己也是一点点往下降,不消片刻,我整个人就踩在了水里。然后我解开了缠在腰上的登山绳,在上面的林青他们立马把绳子车上去了,我没管他们,自顾自的观察起了这墓室。

这里的积水不算很多。刚刚能埋掉我脚上穿的军靴的鞋底,只不过我这一脚站在水里,鞋底子上顿时就“滋滋啦啦”开始冒气泡了,估计是刚才掉下来的那些空心砖里流出来的浓硫酸和积水混合了,眼下正在腐蚀我的鞋底呢。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没什么大概,估计那些浓硫酸被稀释的很淡了,暂时对我造不成什么影响,索性我也就不管了,撑开手电筒朝四周望去,然后我的眼睛就被悬挂在墓室正南面的一面铜镜子给吸引了。

这镜子上面花纹特别古朴,大概有脸盆大小。上面已经满是铜绿了,看那花纹,应该是先秦时代最流行的那种铜镜!

墓穴秦镜?!

我轻轻倒吸一口凉气,根据《发丘秘术》上记载--“镜以秦为较古。然而秦镜大都是出土之物,传世的非常罕见。因为古代,死人用镜赠于殓者,即用镜殉葬。取其炤幽冥的意思,世代沿袭成为风气。一般来说,墓穴中的铜镜,可以将墓穴主人的鬼魂困住。主人被困住。时间越久怨气越大,最后会变成凶杀厉鬼。古巫可以用它为介质,直接将诅咒施放到他人身上。”

反正大概的意思就是,古墓里面如果出现秦镜的话,那都是用来镇封亡灵的!!!

所以,我的那位老祖宗在《发丘秘术》里是三番五次的强调,只要在古墓里发现了秦镜,最好立即退避三舍,因为这样的古墓里十有八九是人做过手脚的,用秦镜镇住古墓,不让脏东西离开!!

就在我看的出神这功夫,林青他们三个人也下来了,和我背靠背观察着这墓室,尤其是陈煜,离我特别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是感觉这小子似乎在哆嗦。

“你怎么回事?”

我有些不满,一边仔细观察着那秦镜,一边忍不住说道:“说了让你别跟着我们下来,你丫不听,愣是要跟着,行,现在知道害怕了?”

我这话刚说话,陈煜他娘的跟抽风了似了,扯着破锣嗓子就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