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1章 不要相信她的话/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木兰和百辟刀之间,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联系,就像她和我之间一样。

甚至,有时候我都有一种错觉--百辟刀和她更加亲近!

如今她这么一伸手,我手中的百辟刀几乎是直接崩断了缠绕着我手的布条,然后笔直朝她那边激射了过去,转眼就已经落在花木兰手中。

下刻,她双脚狠狠在地上一踏。只听“啪嚓”一声,这墓室里的青石地板都被她一脚她的四分五裂,积水四溅,这动静可是着实吓了我一跳,我倒是知道她现在恢复的越来越强横了,但是没想到已经强横到了这种地步,又有了当初那种有我无敌的风采。

站得越高,越对那个时候的她恐惧!

我甚至不禁在想,有朝一日她如果能恢复巅峰状态的话,那带这么一个媳妇出去得何等拉分!

就在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功夫,花木兰已经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飚射了出去,在那绿毛大粽子未曾落地的功夫就已经直接贴了上去。手里的百辟刀的直接就朝对方的脖子上抹了过去。

这一瞬间,我看见百辟刀上迸射出了寒芒,那是一种比我的杀气更加朦胧的光辉。

是阴气?

我一愣,看来这有了手段有了道行的灵鬼就是不一样,在运用阴气上面都和一般的魑魅魍魉不一样,或许,这种运用阴气的法子也有可能是花木兰参考了我们葛家的杀气以后自己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修正,属于一种借鉴吧,因为二者在运用上面真的是太相似了,只不过花木兰也仅仅是进行了借鉴,没有完全复制,我能感觉得出,她披在百辟刀上的阴气少了几分锐气,也没有我的杀气那么霸道,约莫是不会直接把阴煞之气转化成杀气的。

至于花木兰为什么不肯完全复制我的杀气,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以前问起过,不过她不肯细说,只说杀气有干天和,是我们发丘门的东西,别人拿了也未必能习得了!

不过,花木兰借鉴杀气的运用法子来运用阴气,爆发出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的,第一刀朝那绿毛大粽子的脖子上抹过去的时候,那绿毛大粽子完全是本能的抬起手臂抵抗,可惜,花木兰比我现在级别要高,强横程度相当于五段杀气。我伤不了这尸煞,但是花木兰可是能伤的了它的,一刀下去,这尸煞的两条胳膊就被直接从肘关节位置斩断了。那尸煞当时候发出了非常刺耳的咆哮和怒吼。

然后……花木兰毫不留情的收回刀又一次朝它脖子上抹了过去!!

这回,那尸煞拿什么阻挡?直接被一刀子抹了脖子!

这一切说起来长,其实就是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的,最多最多只有一个呼吸的功夫。眼神不好的人恐怕最多就能看见花木兰冲上对着那尸煞就是两刀,然后那尸煞就胳膊、头颅横飞,等落地的时候彻彻底底的没了动静了!

然后,花木兰扭头看了我一眼。一下子把百辟刀给我丢了过来,等我接住以后,才一步步的朝我走了过来,一直走到距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地方时候。才陡然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犹豫了一下,忽然对着我笑了,唇红齿白,明艳万分,忽然轻声说道:“我感觉,你离实现自己的理想不远了呢。”

理想?

我一愣。

“保护我啊!”

花木兰笑的愈发的灿烂了,目如寒星。璀璨夺目,轻声道:“忘记在当初在武王村的时候你立下的誓言了吗?只要我站在你的身后,你就死战不退,说实话。那个时候你真的很单薄呢,站在你身后没有一点安全感,可现在,我忽然感觉到了踏实,你已经是个真正的武士了,刚才打的不错,没有你提供的机会,我还真不好下手,这东西比我强。”

说完,花木兰忽然化作一阵黑雾,钻进了我胸口的守节砂里。

那么,这算是……认可?

我站在原地忍不住乐了。

誓言。我从未敢忘。

她只要在我身后,我就死战不退,这是我永恒不变的想法。

只是如今她忽然这么夸了我一句,我还是忍不住想嘚瑟嘚瑟,我这位媳妇可是很少夸人的啊!

经过这么一场恶战,我体能也消耗的厉害,缓了口气儿把百辟刀塞回鞘中,扭头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林青他们几个居然干脆躲到了外面的墓室,然后在那间格局类似于客厅的墓室里找了个石头椅子坐着,一副围观群众的模样。

妈的,让你们闪一边。可没让你们当看客啊!

我心里嘀咕了几句,走到那碎裂的金丝楠木棺材附近,然后直接将那面玉如意捡了起来,入手温润。我是越看越喜欢,这大概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吧?倒是完成了我的一些初衷,看来最近的经济问题算是解决了,把这玩意往余老二那一扔。估计我又是吃喝半年不愁喽!

美滋滋的把这玉如意塞进了背包里,我这才转身朝外面走了出去,陈煜这货当时就咧着大嘴凑上来了,狠狠一拍我肩膀,笑道:“行啊,小天,啥时候成武林高手了?回头教哥们两手?等我回学校了我他娘的找周大个报仇去!”

我没搭理这货,他那点意志和恒心我明白,根本不适合做个武人,所以我也没搭理他,直接奔着陈婷就过去了,然后问她:“除了这间墓室,你觉得那女鬼还有可能把人藏在了哪里?”

“这个……”

陈婷在看到我出来以后,脸上很明显闪过一丝不自然,我还以为她是因为先前把我推进棺材那事儿不好意思呢,也就没多在意,看她似乎在沉思,就没有打扰她,差不多等了十多秒钟的功夫吧,陈婷才忽然一抬手指了一下旁边的一座墓室,说道:“有可能是这间墓室,那天那个女鬼带我进来以后,老是有意无意的看向这间墓室,我觉得她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

我下意识的朝那边看去。谁知,这时候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间响起:“小天,不要相信她,这个人有问题,怕是不是个活人!!”

不是活人?我试了啊,明明有心跳、有体温,完全有活人的体征啊!

不过花木兰的话我绝对是百分之百相信的,于是有些疑惑的在心里问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你顺着她的领口看!”

花木兰沉声道:“然后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一愣,好吧,虽然顺着人家女孩儿的领口看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有那么点猥琐男的意思,但花木兰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门道的,于是我就低头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陈婷是坐着的,我是站着的,再加上旁边的周敬一直开着手电筒,所以我这一眼看过去目光是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陈婷的领口。

入目之处,白花花的一片!

好吧,这种场面确实有点刺激我的神经,不过等看仔细了,我顿时愣住了。

陈婷穿的是那种乡村女孩儿常穿的那种斜襟的中国传统服饰,类似于马褂,这种衣服在现在山西这边的一些贫困山村还是比较常见的,比较宽松,领口开的也不小,所以我这一眼看过去看的也比较“深入”,然后我就发现,她的心口位置,似乎有一道疤痕?

不,或许不应该说是疤痕!

而是,就跟蜈蚣一样的一条黑线,足足有一指宽,看上去说不出的狰狞,而且看起来相当的长,一直朝着小腹延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