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3章 再下幽冥/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么,她到底是贺兰越石家族中的哪个成员呢?

略一思索,我的目光就直接锁定在了那位拥有皇室血统的公主身上了!

贺兰越石的家族在武后之后,因为和武氏一族有关系,所以被复辟的李唐皇室忌惮,虽说因为和武后的关系不算完全破裂,没有遭到李唐皇室的直接迫害,但是也被钉在了李唐皇室的黑名单上。官场选拔的时候直接将之排挤在外,后代再无人封官拜爵,沦为了寻常人家,寻常人家虽然生活清贫,但总归清贫自有清贫的乐趣,不至于一生都没有一件快乐的事情,最终化成枯骨女!

至于武顺和贺兰越石那一代人,在武顺没有和高宗皇帝发生不该发生的关系之前。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顺当的……

这些人,全都没有变成枯骨女的条件,唯一一个有可能变成骨女的人--只有那位拥有李唐皇室血脉的公主了!

这位可悲的公主生错了时代,恰好生在了皇室动荡不堪的时候,因为权柄宫廷斗争不休,她作为武氏家族和李唐皇室见不得光的融合物,一生的悲苦是可想而知的,在权利的斗争中。哪里能容得下她一个小女子?

而且,处理这位公主的可是武三思!!

武三思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凡是对历史有一点点了解就应该心中有数,这个人城府极深。手段格外的狠辣,甚至可以说是到了一个卑劣的程度,绝对是武则天手底下的头号鹰犬,落入这个人手里面能有个好下场才怪了!根据野史里面记载的点点滴滴,这位公主似乎是被武三思给丢进了官窑里面,身上打着皇室的烙印沦为了妓女,在那个武后当朝,想上位就得疯狂践踏李唐皇室的变态年代,她几乎是每天在接连不休的接客,被那些想趋炎附势的达官贵人们亵玩,以至于后来中宗复辟后,羞愤不堪,怒骂皇帝,然后一头撞死在了皇宫中!!

这位公主,化作枯骨女的几率绝对是爆表的!

为了确定我的想法,我犹豫了一下,就看着那骨女试探性的问道:“贺兰茵茵?”

果然!

我这句话一出口,那骨女身上陡然飘起了浓烈的黑雾,黑洞洞的眼眶里都开始冒红光了,然后。骷髅的下巴竟然微微朝右边挑起,似乎是笑了:“果然是有意思,竟然能推测出我到底是谁!”

看来我是猜对了,贺兰茵茵就是那位高宗的私生女。只不过武顺生下来以后,怕事情败露,于是就让她改性贺兰,将之寄养在贺兰越石一位兄长的家里。毕竟那时候贺兰越石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她一个寡妇凭空有了孩子,在那个时代不得被人戳脊梁骨啊?尤其还是事关皇室的颜面,传出绯言绯语了估计皇室就得灭口了!没成想。最后还是被武后知道了。

说实话,这枯骨女的道行不低,若是我全盛它确实得忌惮几分,但是现在经过了和那尸煞一战以后。我也有些体力跟不上了,所以,我犹豫了要不要和花木兰一起上,先拿下这东西再说。

结果。还不等我有下一步的动作,这骨女倒是缓缓抬起了手掌,然后沉声说道:“既然现在你们已经识破我了,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享受百鬼噬心的下场吧!”

说完,骨女一昂头,口中直接发出了非常凄厉的尖啸声!

这尖啸声的来的异常的凶猛,绝对达到噪音级别的了,震得我耳鼓膜都开始发麻了。

哐!

哐哐哐!

四周的几间墓室里面毫无征兆的就传出了几声巨响,听声音……似乎是棺材板落地发出的响动!

不好,这东西正在召唤这墓室里面的其他脏东西!

骨女有魅惑阴魂的力量,有时候甚至连行尸都能控制,到底能控制什么级别的行尸和阴魂,完全取决于它的道行!

估计,这墓里面也就只有那具尸煞比她道行高,所以它控制不了,这才披上人皮来骗我进入死局!

“哐!”

当下,我直接抽抽出了百辟刀,喝道:“青姐,你保护的陈煜。小敬,跟我上!”

周敬现在好歹也相气三段了,跟着我走南闯北进步特别大,相门一到三段,打鬼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套路,也算是个小帮手了,眼下这墓室里面不知道有多少脏东西,周敬也不能闲着了。

百辟刀出鞘。我刚刚平息的战意又渐渐沸腾起来了……

结果,我刚刚朝那骨女冲过去没几步,这四周的许多墓室门当时就“哐哐”的打开了,等我稍微看清了一些里面的状况以后,吓得我顿时拉着周敬又退回来了!

只见,四周黑黢黢的墓室里正有一个个的大粽子一蹦一跳的往出蹦……

跳尸?

我日他个娘!

白煞黑凶之上,便是跳尸!

这跳尸尸身坚硬无比,犹如铁板,基本上是介于我杀气三段到四段只见的级别,看这里……怕是出来不下上白具啊!

而且,那墓室之中隐隐还有鬼叫声……

这骨女的一嗓子,基本上是唤醒了墓室里的所有脏东西啊。有行尸,有恶鬼,直接来个大杂烩!

我不敢想象,如果这些东西扑上来。我们应该怎么应对?

而且,这跳尸要想起尸,需要的可是一口活人阳气,怎么说起尸就起尸了?

我有些疑惑。

那骨女拥有很高的灵智。似乎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当时便凄厉的笑了起来:“如果没有做好十分准备,我怎敢请君入瓮?”

我隐隐明白了,这骨女抓走了陈家沟的几个女孩儿。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到那几个女孩儿干什么,唯一确定的就是,那几个女孩儿应该是被活着带进来的,而且,陈婷已经遇害,这骨女可能就是利用那几个女孩儿的阳气唤醒了跳尸,只不过那具尸煞她也惹不起,只能用阴谋诡计。

说到底,这些跳尸怕是早就已经苏醒了,埋伏在这里就等着我傻呵呵的上门呢!!

我轻轻叹了口气,这么多的恶鬼跳尸,如果我处于全盛状态。再加上花木兰、林青、周敬,未尝不能一战,可惜现在我体力损耗过大,和尸煞交手的时候接连受创,再加上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陈煜拖住了我们这边的一个战力,整体而言……现在我们碰上这么多的跳尸和恶鬼处境很艰难。

犹豫了一下,我在心里问花木兰:“媳妇,你能帮我拖住多久?”

“一刻钟!”

花木兰根本没问我要做什么,或者说,她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

一刻钟。

足够了!

“青姐,小敬,呈犄角之势,给我拖延一些时间!”

我当时就大喝一声,林青拖着陈煜就过来了,把昏迷中的陈煜往我身边一丢,然后就靠在了我身后。

一团黑气从我胸前飘出,花木兰现身,很直接,接过百辟刀就和周敬、林青相互配合着把我和陈煜包围在了最中间!

这时候,那些跳尸和恶鬼终于从墓室里面扑出来了,看着那一张张狰狞的脸,我强行按捺下心里的担忧和躁动,一下子盘坐在了冷冰冰的积水中,然后将背包平放在水中,从背包里取出了三根请神香,然后摘下发丘印放在了一旁,从裤兜里掏出了的打火机将那三根请神香点上,一时间,整个人都平静了很多很多。

没错,我要再下幽冥请神!!

眼下这情况,我是不得不这么做了,即便连续请神几次后,我对着请神术的霸道有了一个极深的体会也仍旧没得选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