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8章 心桥相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得出来,陈煜是真的不怕,他的眼神很坚定。

或许,亲情就是他勇气的源头吧!

正所谓这龙之逆鳞,击之必死,当自己的逆鳞被触碰的时候,哪怕是懦夫也会变成剽悍的苍狼,无所畏惧。

说实话,站在他兄弟的角度上来说,我是真的不希望他像我一样一头扎进这一行,这真的不是人干的,一生蹉跎。满世界的流浪也就算了,关键脑袋都是别在裤腰带上的,而且,有时候灾难并不仅仅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还会波及到身边的人。

如果不是有不得已的理由,我早就想退出了,没成想,陈煜却又心甘情愿的一头扎了进来。

不过换句话说,陈煜做出这样的抉择我倒是挺欣赏他的,如果他在这个时候沉默了,没准儿我和他的友谊也就到此结束了--我从来都不会对那些因为恐惧什么都能放弃的人假以颜色!

所以,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是复杂的。

“好,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本帅就帮助你完成蜕变!”

豹尾一声大喝,沉声道:“请神时间快到了,我这就要动手了。你做好准备,从个活人变成活死人……那滋味儿可不好受!”

陈煜张嘴就要说话,可惜豹尾压根儿就没给他那个机会,那条阴气凝聚的出来尾巴直接就朝着陈煜缠绕了上去,看上去力道还不小,缠上陈煜的瞬间就把陈煜的话全都给勒回肚子里面去了,不消片刻我就看见陈煜一张脸憋成了通红,明显是巨力之下已经有点呼吸不了了。

我有些着急,忍不住说道:“你倒是下手轻点啊,他就是个读书孩子,别给整废了!”

“我有数!”

豹尾低喝道:“从一个活人活生生的变成活死人,这过程可不比上刀山下油锅泡黄泉舒服,我就明白跟你说了吧,这么做也是为了他能让他的身体痛觉降到最低,否则我怕他会承受不了,到时候不得不停下来!而我在阳间驻留的时间有限,根本来不及!”

我又看了一眼陈煜,叹了口气,索性没说话。

这时候,豹尾阴气包裹着右手又探进了血水里面。然后直接就把棺材里头的陈琴直接一把提溜了出来,陈琴似乎方才是受到了豹尾的重击,现在整个人双眸紧闭,犹如陷入了沉睡一样。被豹尾直接提溜了出来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身上散发着惊人的血腥味,滴答滴答的不断往下滴血,场面看着触目惊心!

就这样。豹尾用尾巴勾着陈煜,右手捏着陈琴的脖子,将这兄妹俩高高举在半空中,剩下的左手开始不断捏着一个个的指决。

这指决可不是道门的指决。而是一些道行特别高的阴间统领运用阴气的一种手段,非常玄奥,起源什么的我也说不清,反正以我现在这点道行还体会不到人家那个级别的东西。

不光如此。豹尾的口中也在默诵一些完全听不懂的语言,那不是阳间的语系,而是阴人的语言--殄文!

前面就已经说过,这殄文蕴含着非常诡异的力量。说不清道不明,是正儿八经的鬼话,活人是听不得的,尤其是普通人。听得少了头晕目眩恶心难受,听的多了三魂七魄不稳,很有可能掉魂,变成一个白痴。

豹尾又是默诵殄文,又是手捏鬼决的,弄的我都有点懵了,隐约觉得这位爷爷好像要搞什么大阵仗,可惜我听不懂殄文,自然也就无从得知他到底在干什么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听懂殄文的也就只有道门中茅山道的道士了,而且还不一定是每个茅山道的道士都能听得懂的,因为这殄文是茅山道的不传之秘,没点能耐或者是得不到师门的信任,学都没地儿学!

不过,伴随着豹尾的行为,陈煜和陈琴的身上竟然渐渐浮现出了一系列的神秘的花纹,正是殄文!

这个过程约莫是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的过程,然后豹尾陡然睁开了双眼,直接就是一声爆喝:“架心桥!”

暴喝声方落,只见陈煜和陈琴的身上竟然同时冲起了一道白光。这道白光是从他们的天灵盖上散发出来的,然后在半空中对接,形成了一道白蒙蒙的“彩虹”。

架心桥?

这个我可是听说过的,没想到今日却是有幸得见了。这是阴间一种非常高明的吞噬手段,有阴间的统帅会和一些自己看不顺眼的阴人架起心桥,然后通过心桥一点不剩的把对方身上的阴气全吞了,让对方的阴魂在没有阴气的维持下直接魂飞魄散。

如今,豹尾在陈煜和陈琴之间架起心桥,明显就是要将陈琴身上的那些隐晦之气全都传输给陈煜!

只不过,据说这种心桥嫁接起来以后,嫁接心桥的两个人之间在内心就能进行对话,因为他们嫁接的是天灵盖的慧光,所以在心桥嫁接起来的同时,他们彼此之间是相连的。

我隐隐明白了豹尾的意思了--它其实也并非是如表面那么冷漠,最起码在陈煜和妹妹完成嫁接的时候。给了这对兄妹相互谈话的机会,因为嫁接完成,那就是阴阳两相隔,兄妹再无对话的机会!

事实果然如我所料一样,这慧光相连形成的心桥其实就是陈煜和陈琴之间传导的桥梁,刚刚连上没一会儿,我就看见一股股的血雾从陈琴那里冒了出来,不多时就将两人相连的慧光都染成了诡异妖冶的红色。

“吼!!”

原本已经闭上双眼犹如陷入沉睡一样的陈煜这个时候就跟诈尸了一样,忽然扯着喉咙就大声嘶吼了起来。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盯着他就细细瞅了起来,这一瞅不要紧,我发现他的额头竟然隐隐泛起了青气。很快这些青气就转成了黑色,不断朝面部其他地方蔓延,然后又想脖子扩张,陈煜这个时候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整个人的额头、面部,青筋暴起,可能因为过分疼痛,他双眼大睁。竟然活生生的瞪裂了眼眶,两道黑血直接滚落了下来。

这眼角可没有动脉,不至于流黑血,如果却出了黑血。分明是已经中毒的现象,而且看他的种种表现,似乎--是尸毒!!

尸毒灌体?

中了尸毒的滋味儿我可是体会过的,相当的不好受。如今活生生的把一股股的尸毒往一个活人身体里灌,这也太吓人了!

不光如此,甚至还有阴气!

当阴气、煞气等恶气进入陈煜的尸体时,他的皮肤上竟然泛起了薄薄的一层阴霜,于是陈煜就嘶吼的愈发的厉害了。

兄弟,保重吧!

我心里默默说了一句,也终于明白豹尾为什么说一般人承受不了这个过程了,血姑鬼尸保存着活人的体征,但是属于脏东西的成分体内是一样不差,要完成嫁接,这些尸毒啊、阴气啊、煞气啊什么的全都得一股脑儿的灌进活人的身体里面,谁受的了?

整个嫁接过程,约莫持续了有两分钟左右,但是这两分钟的时间对我来说却跟两年差不多,真的是太漫长了,陈煜的一声声惨叫听在我的耳朵里面真的是太刺耳了,搞得我坐立难安。

好在,从陈琴那边传输过来的东西是越来越少了,等几乎已经稀薄的看不见的时候,陈煜的嘴唇已经完全成了黑色,就连眼圈都已经成了黑色,犹如染了浓墨,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时候,豹尾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似乎为他们完成嫁接也废了不少的力气,语气有些疲惫,轻声说道:“已经完成了,归位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