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9章 地狱遥望人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一说完,豹尾直接就撒开了被他捏着脖子的陈琴,当时陈琴就被撂在了地上。

然后,尾巴一甩,被吊着的陈煜竟然直接被丢进了棺材里面,直接就被棺材里面的血水给淹了。

“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了,那就彻底一些吧,还没有波及心脉,需要继续在这棺材里面泡一天一夜才行,所以,一天一夜后再带他离开吧!”

豹尾沉声说道:“好了,小兄弟,我在阳间驻留的时间到了,借你弱阳之躯一用后获益良多,但是我也帮你把该做的事情全部都做了。咱们两不相欠,不过以后有什么事情还是可以找我!”

说完,我感觉一股黑气轻飘飘的从我的身体里钻了出去,下一刻,我就感觉自己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不过四肢很无力,刚一能控制我的身体就直接一屁股坐倒在了古墓的积水里,这墓里的积水泡过尸体,散发着一股子恶臭,我这一屁股坐在水里面整个人都不好了,心说果然还是道行低,这阴帅级别的东西一上身以后后劲儿特别大,几乎能一下子把我的体力抽空,而且这回上身的是凶神豹尾,也不知道会遭什么样的罪,不过只要不是上次那种八世厄运加身,我觉得我应该还是能挺过去的。

林青眼疾手快,看我倒下了,连忙就过来扶我,拉起我的时候她手上绵软无力。整个人的皮肤都是冰凉的,吓了我一大跳,抬头一看,她的印堂上已经隐隐有些发黑了,分明是刚才被那些跳尸抓伤以后,身上的尸毒已经开始扩散了!

这一次,她完全就是受害在了自己对那些跳尸无法造成伤害这一点上,如果她能击杀那些跳尸的话,以她的身手不至于这么狼狈,看来这回回去了我得给她求购一把“神器”了。

不过,眼下还是得赶紧处理了这尸毒才好,周敬我也看了,也是尸毒开始扩散的现象,现在要是再不搞定,尸毒攻入心脉,恐怕就算是天师来了也没招了。当下我强撑着无力的身体离开了这间墓室,到外面把发丘印和背包取了回来,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雪糯”,招呼过林青和周敬就把雪糯摁在了他们的伤口上,当时他们的伤口就“滋滋”开始冒青烟了,眨眼功夫那些雪糯就全黑了,可见他们中毒确实是深!

帮他们两个把尸毒处理好,差不多我带的雪糯也就用完了,这时候,一直处于昏迷中的陈琴竟然“嘤咛”一声醒了。

女孩儿一醒来的时候眼神很迷茫。她的眼睛也很干净,就像是清澈的湖水一样,难怪会那么讨陈煜喜欢,换了我有这样一个妹妹,怕是也会喜欢到骨子里面吧?

她就那么痴痴的坐在水里面。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总之连我们这几个大活人都没有注意到,过了足足将近十多分钟的功夫,毫无征兆的她眼里就开始一滴滴往下掉泪珠儿了,就跟失了魂似得呼唤呢喃着:“哥……哥……哥……”

我知道。在心桥嫁接起来的时候,陈煜肯定和她进行过最直接的交流,只不过她刚刚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茫然,所以才在竭力的回忆心桥嫁接时候陈煜和她说的话。

这一声声轻轻地呢喃,犹如杜鹃泣血。听的我整个人都心里难受的紧,尤其是看着她孤独茫然的样子,我更是堵。

终于,陈琴缓缓扭过了头,在视线经过我们的时候。也就是稍稍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就朝那具水晶棺材看了过去,看到躺在棺材里的陈煜后,当时就嘶声力竭的喊了起来:“哥……”

她就像是一个失语症患者,除了喊哥哥。再没有任何语言了,然后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朝着陈煜爬了过去!

不好!

我眼神一变,陈琴眼下可是个普通人,真要是爬到那棺材跟前怕是会出事,那里煞气太重了。根本不是她个小姑娘能承受的,陈煜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作为他的兄弟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妹妹跳进火坑,身上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一股子力气,连忙冲上去就拉她,结果这丫头看起来瘦弱,可是身上却有那么一股子挺邪乎的力气,就算是我一个习武的老爷们都拉不住,甚至都没有回头看我,从始至终眼睛都在盯着棺材里面的陈煜,仿佛陈煜那里就是她此生谁也无法改变的归宿一样,拖着我就往那面爬!

我如今也不是个菜鸟了,对这人体也算是了解,哪里能看不出她这根本就是潜力被激发出来了?她一个瘦弱的小姑娘,可是会留下后遗症的,于是我也不敢硬拉了,犹豫了一下,抬起手狠狠就打在了陈琴的脖子上,力道十足,她脆弱的地方遭了暴击,就算是这个时候因为悲哀处于一种非常特别的状态都扛不住,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小天,送她离开吧!”

这时候,已经回到守节砂里的花木兰忽然说道:“这最后一面,也不用让她和陈煜见了。他们是普通人,既然生死已分,那就是阴阳两相隔,活人和死人见了面,对谁都没有好处。说不好你朋友会疯掉的!”

我想了想,虽然这样做很残酷,但似乎也是最好的路了。

略一犹豫,我就招呼了林青和周敬他们扛着陈琴踏上了回归的路。

这墓里面的鬼东西除了那镀金小鬼,基本上都被清扫干净了,那小鬼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没成气候,回去的时候花木兰出手将之镇压了,然后我给它送进了轮回,要不然那玩意留在这里,以后怕是还是个祸害!

进来的时候我们打下的盗洞还在,所以没废什么力气我们就回到了地表,没成想,这个时候陈琴竟然又醒了,忽然就问我:“大哥哥。是不是我这辈子也再不能见我哥了?”

我一愣,下意识的扭过头看了她一眼。

陈琴略微挣扎了一下,然后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把她放下来了。

她就那么颤巍巍的站在北国的天寒地冻里哆嗦了很久,足足过了十多分钟的功夫才哽咽着说道:“是我哥哥和我说的,他说从今以后和我再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让我不要找他,也不要回头看他,没事以后就立马回村,从此在爹妈膝下孝敬,帮他尽了孝道,他会在地狱里一直仰望人间,默默注视我们的。”

地狱里仰望人间……

这一句话却是触动了我,干我们这行的,哪个不是站在地狱里仰望人间?

我瑟瑟笑着。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脸庞非常的僵硬,几乎是咬着牙和陈琴说道:“你哥哥说的对,你回去吧,不要再想着见他了,你们……真的不能相见!”

陈煜。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驻身神,算是脏东西里面最最不详的一种,对活人的危害极大,和他离得太近是会付出代价的,很沉重的代价!

除非……像我和周敬一样。属于修炼者,亦或者是像林青一样,因为杀人见血所以身上煞气极重。

可惜,林青这样的人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完全是因缘际遇所造。而陈琴和她的父母又没有修道的慧根,所以,他们只能此生不相见,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我知道了。”

陈琴这回没有纠缠,转身离开了。只不过月下的她步伐踉跄,背影悲怆……

说实话,这发生在眼前的悲剧真的是刺激到了我,忽然又有些明白为什么青衣、张震麟他们坚决要捍卫阴阳两界的规矩了,或许,他们也是看了太多这样的惨剧吧!

只是,这大千世界、阴阳两界,个中对错,真的不能一概而论,谁又能把一切分的清清楚楚呢?

这时候,可能是因为古墓里面的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的原因,徘徊在这里的食尸鸦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了厚厚的一层鸟粪,没了那些东西的滋扰,我们几个就在离盗洞不远的地方扎了帐篷就地休整了起来,顺便……等陈煜破茧而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