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0章 绝命卦/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臭气冲天的荒原上将就着睡了一夜,等第二天的时候,我和周敬还有林青三个人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甚至让我都觉得我们这仨是不是打不死的小强,只要稍稍环境不是那么恶劣,就能非常坚挺的生存下去。

大概是因为我们这一次下墓的时候又是碰到食尸鸦,再加上我请神还请出了凶神的原因,所以周敬非常担心我的情况,于是在第二天清晨抵临的时候,就迎着晨光拿出他们周家的宝贝白鼍龟甲给我卜了一卦。

这一卦。看得出来,周敬真的很用心,甚至封了自己的相门!

他们这一门,如果用相气封住相门再卜,起的肯定是很大的卦局,或许会遭到反噬,为了清心明目,所以才会封住相门,更甚者,起的卦泄露天机,有可能直接遭到天谴,封相门也是为了将自己的气息掩藏起来,躲避天谴。

不过,周敬现在毕竟在相门一法上走的不是很高,所能窥见到的东西也少。引动天谴的卦局根本不是他现在所能驾驭的!

他封相门开卦,我估计是这一次卦局可能有反噬,卦局反噬不是闹着玩的,泄露天机的买卖,惹来的反噬是要命的。周敬的爷爷周神算可不就是因为给我开了一卦不该开的卦局,最后愣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么?

我也是但担心周敬的安全,所以建议他还是不要开这一卦了,结果拗不过这小子,他说上一次我八世厄运加身如果不是有天师护法、灵鬼保命外加还有一些运气的成分的话,那一次根本就是必死之局,我早就没命了,这一次开门见食尸鸦,下墓又凶神上身,谁也不知道又是什么可怕的命运恶局,周敬怕我被玩死了,执意要给我看未来,这小子犟的很,我拗不过,最后只能随他去了。

结果,他这一卦,足足占卜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一直等中午的时候,周敬才满头大汗的停下了手里的事情,然后一脸忧愁的问我:“哥,你真的打算将你朋友带在身边么?”

我的朋友?

我刚开始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陈煜,我不知道周敬为什么会忽然这么问我,不过还是如实说道:“当然啊,他现在阳人不敢接纳他,修炼者不容他存在,阴人还嫌弃他,他已经走投无路了,纵观整个阳间也就剩下了我这么一个朋友,我要是再不管他,怕是他真的会一条道走到黑!”

“可是……哥。你忘记了,你也是修炼者!!你所接触的人都是修炼者!!”

周敬小脸上满是认真的说道:“别的不说,就说青衣,他维护阴阳两界的秩序,把这个看的比什么都重。几乎是人生的第一信条,当初能让你和木兰嫂子在一起全是因为花木兰嫂子成了你的本命鬼,而且是不伤人命的灵鬼,所以他才献上了属于朋友的祝福!可是,陈煜能一样吗?那是血姑鬼尸。是最凶恶的邪物啊,出世的时候就是天下漂血的浩劫,你觉得青衣真的能容得了吗?就算能容,也只是暂且容忍!!除此之外,像青衣那样的卫道士少吗?”

听完周敬说的。我愣了。

林青在一旁急声问道:“小敬,你到底算出了什么?”

“绝命卦啊!”

周敬垂头低声说道:“我哥眼下的大凶之位在脚下,恰恰就是陈煜蜕变的地方,那里血光浸染了我哥,甚至波及了我们所有人。也就是说,大祸将从下面而来!我哥这一次开门遇到食尸鸦,下墓又被凶神附身,怕是一切因果都要应在陈煜身上了,陈煜将成为我哥哥最大的拖累。甚至……会让他走在整个修炼者的对立面,最终惹来杀身之祸!”

“这……”

林青面色一变,蹙眉道:“你确定卦象没错?”

周敬没有过多解释,抬了抬眼皮子就说了一句:“我损了三年阳寿。”

“嘶!”

当时林青就倒吸凉气。

相门如果把阳寿压在卦局之上,那就相当于已经为泄露天机付出了代价。那么卦象的准确率将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所以相门有“开局先付三分钱,卦局能值五十两”的说法!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要推测非常重要的事情的话,那么在卜卦之前就要先付出阳寿的为代价!

周敬开卦就自损阳寿,明显是将我的安危放在了头一位,让我心里很是感动,三年阳寿,有多少人可以为了另外一个人少活三年呢?

可是,卦再准。我能放弃陈煜吗?

我真的不想再失去朋友了。

所以,我略一思索,便拍了拍周敬的肩膀轻声说道:“你担心哥,哥知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命数一说,那都是有定数,老天爷敢让你们相门的人看到结果,就是有信心让你无力扭转命途,很显然,你哥就是败在了这性格上,如果哥今天真放弃了陈煜,你还敢跟着哥刀山火海的闯吗?”

周敬是个聪明的孩子,我说的他明白,当时也不说话了,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哥,反正我就是给你提这个醒儿,陈煜如果在你身边,你可能就走上修炼者的敌对面了,而却招惹的还都是一群不管利益,只求阴阳平衡的疯狂卫道者,这种最难搞,你以后得多注意一下这方面的关系的处理。”

我点了点头。

可能是被周敬的卦局影响,接下来的一下午我们几个之间的话很少,每个人都沉默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就这样眼睁睁的坐到了日落西山,最后又到星光点点,算算时间,这时候也差不多快到一天了,于是我就和周敬、林青合计了一下,决定先下墓去看看。

没成想,还不等我钻进盗洞,下面的墓室里就忽然发出一连串“轰隆隆”的巨响。骇人至极,紧接着一股浓郁到极点的血腥味就从墓室里面飘荡了出来,着实是吓了我一跳,出了这种情况我也有些摸不准了,就没敢继续往墓室里钻,拽着绳子就准备往上爬,结果爬了没几步,一道排山倒海的气浪就从墓室里面席卷了上来,直接就给我拍飞了,从墓室里冲上来以后足足落出去两三米的距离才一头撞在了干硬的地面上。黏了满身被冻得硬邦邦的乌鸦屎,老他妈恶心了。

就在我浑身生疼,挣扎着往起爬的功夫,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直接从墓室里面冲了出来!

他……赫然是在飞的!!

没错,这个人影足尖距离地面得有一米左右,就跟一只大鸟一样直接越过我就从墓室里面冲了出来,身上阴气、煞气澎湃,估计最少都有我四段杀气的水平了,看样子,可不正是陈煜么?

看来,他终究还是完成蜕变了,如今已经变成了血姑鬼尸,拥有人的体征、尸的坚硬身板、鬼的能力,总之就是一种逆乱阴阳的东西!

陈煜出来以后,直接落在了距离我不远的地方,没和我们说话,就是背对着我隔着老远凝望着陈家沟的方向。

他明明浑身是血,可是站在月下,背影却写满了萧条的感觉。

“终于,还是回不去了。”

我能听见。他在喃喃自语,也让我放心了很多,看来,他应该还是没有失去理智的。

就这样,陈煜负手对着陈家沟的方向看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看着看着,他的眼眶湿润了,可惜落下来的不是泪,是血。

然后,他朝着陈家沟的方向跪倒了下去,发出了犹如受伤的狼一样的长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