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2章 惊蛰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屋子里面黑黢黢的,似乎有两层。

第一层是类似于杂货店一样的陈设,一个两米多高,三四米长的货架子,上面摆满了些瓶瓶罐罐的东西,然后一个旧事掌柜的算账用的那种柜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只不过这屋子里面乱糟糟的,有些忒埋汰,我一进去顿时就闻到一股沉闷的腐朽味,就像是木头在水里面泡的时间久了,然后一捞上来的那股味道一样,分明就是馊了!

可是,当我认认真真的看了一边这老屋子里面摆放的东西以后,顿时轻轻吸了一口凉气--真是名不虚传啊。难怪李叔说进了这里不被放黑血别想出去,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是那种特别罕见的东西!

比如那货架上面放的一株装在罐子里面的草,看上去灰不溜秋的,毫不起眼,就跟一截儿枯树枝似得。但是我却发现那个罐子的玻璃上却凝结着一层薄薄的寒霜,而且那枯皮包裹下的,是犹如鲜血一样红的非常凄艳的木心,这种种特征让我想到了一种非常罕见的东西--鬼阴草!

这是一种只会生长在正常风化的骨灰里面的植物,在咱们国家的南面几乎是见不到的。因为那边土壤湿润,而且酸性较大一些,埋在地里头的骨头都是先酥后风化,这样一来精气就散光了,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东西。即便是在北方,也只有西北一带才会出现这种东西,在东北过于肥沃的黑土地上都不行,所以,这种东西生长的地域要求高,再加上只是在正常风化的骨灰上才能出现,非常罕见!

那么它有什么用处呢?

这东西会吸收尸体上的尸气和怨气,颜色越红,品质越好,苗人用它来养蛊,是养成蛊王并不可少的东西,同时……也可以做药,成为增加阴气的好东西!

看眼前这一根,怕是万人坑里面才能长出来的,要不然不至于红到那样的程度!

鬼阴草,对于花木兰来说,也是良药啊!

我几乎是不可遏制的就看上了这东西。

麻五这人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似得,虽然在前面走,但却对我的行为观察的很仔细,忽然扭过头就问我:“难道小兄弟你也对这鬼阴草感兴趣?”

我当然感兴趣了!

能让花木兰恢复的东西,我都感兴趣!

可惜,我未必能买得起啊,鬼阴草现在都被炒到了天价,但却是有价无市!

苗疆那头草蛊婆、养蛊人,其实全都是特有钱的主儿,多少人在求这东西呢,据说最近出现的一颗还是在七八年前陕西那边的开出的一个万人坑里找到的,被炒到了九千多万的价格,狠不狠?这麻五做生意黑,早听李叔说过了。他这鬼阴草我看上是看上了,就怕买不起!

看我没说话,麻五嘿嘿笑了起来:“葛家人不都不碰蛊道和养鬼道么?你们葛家的老爷子当年可是撂下话了,他九段杀气一出,能连斩百名蛊王。斗法谁都不怵,所谓蛊道、养鬼道,都不过是雕虫小技!啧啧,没想到你们葛家人居然也开始破例了?”

我爷爷放过这话?

我有些犯嘀咕,在外人的嘴里说出来的我爷爷。一直都是个特霸道,属于唯我独尊那茬儿的存在,和我印象里那个坐在老院里带着老花镜看发黄的线装书的垂暮老人完全不同。

不过,这麻五说话夹枪带棒的,我也不和他客气。当时就皱眉说道:“关你屁事儿?”

“那倒是不关我的事,你们葛家人的事儿谁敢管?当年我就因为多说了你爸爸几句,可不就差点让你们葛家的人把我这间破庙都给砸了么?”

麻五一脸揶揄,然后摆了摆手,道:“不过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我也不和你多说。买卖就是买卖,你看上这鬼阴草是真事儿吧?其实,如果你看上了,我完全可以送给你!”

“送我?”

我不禁冷笑了起来:“可别,虽说头一回打交道。但是你麻五爷的买卖经我可听说过,我不出血你能送我?”

“你还真就别说,我麻五犯不上和个后背吹牛逼,这回我确实送,只要你有能耐拿到咱们预先说好的那物件儿。我这鬼阴草,白给你!”

麻五背着手转过了身,直接就朝楼上走了去:“跟我来吧,我带你去看看那物件儿,有能耐把那东西拿到手,什么都好说,拿不到,我这小破庙还真不欢迎你们葛家人!”

说完,麻五转眼就消失在了楼梯上。

我也有些郁闷,难怪李叔说一般别来这儿。敢情这麻五其实和我们葛家不对付啊?还说什么我爸的老朋友,眼下这一看,我爸当年似乎揍过麻五啊!!

我摸了摸鼻子,也就再没细看这店里的东西,直接跟着麻五上了二楼。

二楼是一大排的隔间,麻五直接带了我去了最前面的一间隔间里,然后颤巍巍的从隔间里的一个保险箱里拿出了一个黑沉沉的盒子,打开盒子以后说道:“小子,考你眼力的时候到了,我看看你能不能瞅出这物件儿的门道!”

盒子里面是一柄大概有一米长短的剑。黑黢黢的,看上去就跟烧焦的木头似得,乍一看我还真没看出什么,不过看麻五的眼神我知道他应该不能是玩我,于是我就问:“我能上手不?”

麻五点了点头。

然后我一把将那黑木剑取出。还别说,我这一摸,一下子感觉到了不同--这剑摸上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触电一样!!

我又仔细的看了看那木剑的材质,从纹理来看。似乎是……桃木!?

一下子,一宗超级神器跃入我的脑海--惊蛰剑!!!

并不是所有的桃木剑都能被称之为惊蛰剑,只有树林在千年以上,孕育出了木精的桃树,恰好被初春惊蛰时候的第一道春雷击中。树干经过好几天的煅烧,然后桃木的木精就会变成坚硬无比的神性物质,然后,在七天之内,需要有道行至少在大天师级别的高手取了这神性物质。以无上的手段重塑这种神性物质,制作出来的剑,就叫惊蛰剑!!

桃木破煞,桃木木精更是破煞神物,而初春惊蛰的春雷又是至阳之刚的雷电,被这种雷电集中的桃木木精,将会蕴含有至阳之刚的力量,如果再加上高手的重塑的话,所形成的剑坚硬无比,几乎是所有脏东西的天然克星,十分霸道!!!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如果林青能得到这东西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如虎添翼!

我甚至都忍不住咽吐沫了,这何止是神器啊?简直价值无可估量嘛。能得到这种逆天的东西,那得靠机缘和运气!

就在我想的出神之际,手里的惊蛰剑却被那麻五劈手直接夺了过去,就他娘的跟我要抢他的似得,连忙塞进了盒子里。又锁进了保险箱,这才嘿嘿笑道:“小子,别看了,再看他娘的钻里面出不来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这才好不容易压下了心里面的激动,沉声道:“这物件儿我看上了,开个价吧!”

“开价?”

麻五咧嘴就笑,露出一嘴发黑的烂牙,挠了挠头发,头皮就跟下雨似得,说话忒损:“小子,做梦没醒呢吧?这是啥东西知道不?惊蛰剑!!你拿钱能买的着?”

确实,惊蛰剑很珍贵。

但这麻五说话阴阳怪气的也弄得我有点发毛,于是就摆了摆手:“是是非非划出个道来,你既然是打开门做买卖的,那来来往往不外乎就是个图财呗?不图财你图啥明说,别在这逗我玩,要不你一大把岁数了真让我摁在这抽你大嘴巴子你脸上好看?”

“好!还真是老葛家的人,跟你老子一个样!”

麻五撇了撇嘴,淡淡道:“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这惊蛰剑其实也不是我的,是有客人拿过来的,寄放在我这儿是想求个人才!这么说吧,你要是想要就说一声儿,然后你要是入了人家法眼了,就去给人家办件事儿,事儿办好了,这惊蛰剑归你,那鬼阴草也一并送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