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4章 黑命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我脑子里面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陈煜对苏蕾蕾的感情我是知道的,这家伙以前也跟我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不对,应该比我还屌丝,最起码我不抠脚,他每天晚上回去都得抠脚搓泥,完事还得闻一闻,所以几乎没个姑娘能瞧上他的,对女性的抵抗力很弱。结果遇上了苏蕾蕾这么个又有个性又漂亮的女孩儿,哪里能逃得出这情网?离得了这此间迷惘?几乎是一头就扎了进去,从上一次苏蕾蕾的被抽了魂时候他那焦急的模样上就能看出来了。

他来看苏蕾蕾,怎么会被激的暴走掉呢?

我有些纳闷,就在我迟疑这功夫,陈煜的嘴里竟然发出了犹如野兽一样的低沉咆哮声,然后整个人就跟离弦之箭一样“蹭”的一下子就从草丛里面钻了出去!

不好,要伤人命!

我当时就被吓了一大跳,陈煜这个时候身上阴气翻滚,气息暴虐,摆明了就是要杀人的架势,我哪里敢放任啊?当下也就不多想了,连忙追了上去。

也是亏了我这腿脚上的下盘功夫还算不错,速度也不慢,一个箭步上去就撵上了陈煜。然后直接朝着他的背部扑了过去,在贴上去的同时双臂直接就勒住了他的脖子,然后陡然发力,一下子钳死了他的喉咙,借着冲势把陈煜干脆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吼!

陈煜的嘴里当时就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显然已经丧失理智了,阴气暴走,竟然要将我直接炸开!

没办法,我只能运气杀气,我如今杀气已经接近五段。而陈煜不过才是相当于我四段初期的模样,他终究还是略差了一筹,我这边一发力,直接就将他镇压了下去,他身上的阴气在触及我的杀气时,顿时犹如潮水般退回其体内!

就这样,我虽然制服了陈煜,但是心里却多了一些阴影--血姑鬼尸果然是可怕的,一旦暴走,六亲不认,现在还好,我能镇压住他,假如哪天我镇压不住了,岂不是他还得对我下手?

这时候,被我压住的陈煜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然后颤声说道:“小天,你真的别管我了,你就放我去杀了那女人吧,杀了她我就自尽,不会变成荼毒天下的邪物的,真的,你让我走吧,反正我也是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了,干嘛还要背着这耻辱?”

“放你妈的屁!”

我沉声低吼道:“遭天弃,被世遗。这就是你当初选择的命运,你早就应该想到今天的孤独的,你不是早就和你妹妹说在地狱里祝福人间的吗?怎么一转头就变卦,还让老子放弃你,说的他妈轻巧!老子哪天也变成你这样了。你会放弃老子吗?”

陈煜不说话了,就是呜呜的哭泣着,不过身上的戾气倒是降低了很多。

我看他似乎平静一些了,最起码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思考了,这才松开了扼死他咽喉的胳膊。经过这么一折腾,我也有些累,发疯的陈煜就跟头暴怒中的公牛一样,要制服还真不是很容易,我几乎是卯足了劲儿才给他摁在了那儿。体力消耗的不小,躺在他身边休息了几分钟,等缓过了气儿我才终于问起了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答应了我在能控制自己之前不轻易出去吗?

“对不起……”

陈煜眼中闪过一丝愧疚,犹豫了一下。忽然从裤兜里面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我!

“不是说了让你斩断和从前的一切联系吗?你现在已经死了,世界上再没有陈煜这个人了!”

我一看他还没舍得丢他那部手机,更加的来气了,说话我也不禁重了几分,不过看他一脸的颓丧。我摇了摇头,最后终究还是没说什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我顿时愣了。

首先跃入我眼帘的就是一条短信。是苏蕾蕾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我们分开吧!我是富商之女,你是个山里来的穷小子,我们门不当户不对。走出去只能是个笑话,注定没有未来,是时候该从童话里面醒醒了。

就这么一句话,却让我疑窦丛生!

看来,陈煜的“死讯”还没有传到太原。这才有了这条短信,陈煜想必也是受不了苏蕾蕾要和他分手的结果才跑来的吧!

不过,我却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苏蕾蕾以前可是和我关系挺要好的一个女同学,这女的特别有性格。属于那种……新时代的女性,自由,独立,热情,大方!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她对于门当户对这种传统婚姻要求是嗤之以鼻的,用她以前的话来说就是--只要有个人敢让老娘爱上,他就算是一坨一文不值的臭狗屎,老娘也敢和他裸婚!!

这种女人怎么可能会因为门第之见和陈煜分手呢?

就在我心里有些犯嘀咕的功夫,我发现陈煜身上的戾气好像又冒出来了。趴在草丛里抬头死死盯着苏蕾蕾家的方向,眼睛里的杀意近乎疯狂!!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循着他目光所视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苏蕾蕾家的二楼只有一间房子是灯亮着的,那间房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苏蕾蕾的卧室。

窗户前,有两个人正纠缠在一起特激烈的亲吻着,看体型,应该是一男一女,那女子的体型我很眼熟,分明就是苏蕾蕾的嘛!

一看这架势,哪怕我再觉得苏蕾蕾不是那种人也有些无力了,事实就摆在眼前,苏蕾蕾似乎是跟别人跑了。所以一脚踢开了陈煜!

“贱人!贱人!贱人!”

陈煜咬着牙不断用拳头砸地面,嘶声道:“小天,我真的受不了这样的耻辱,你就让我去干掉他们吧!”

我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也有些厌恶苏蕾蕾的水性杨花。但总不能真放陈煜去杀人吧?

一来,不至于,苏蕾蕾不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死罪!

二来,陈煜是我从陈家沟带出来的,是我兄弟。我得扛起这个责任,放他去杀人,那我干的都点什么事情?

这个世界是有个理字的,凡事都得讲个理,我不讲黑白。也不相信墨守成规的对错,就讲理!

所以,我运气杀气直接压住了陈煜身上的煞气,沉声道:“现在是恋爱自由的时代,哪怕就算是有了婚姻的束缚。你也拦不住人心往外面跑,人家当初选择了你,那是人家的自由,现在放弃你,也是人家的自由。你至于去杀人家?心胸怎么就那么狭隘?感情这种事情,得之你幸,失之你命,别多想了,回家!谁的一辈子不碰几个人渣呢?”

陈煜看上去还是不甘心。但是被我镇压住了,也没办法反抗,被我拖着直接离开了草丛,结果没走几步,我就感觉自己似乎猜到了什么,有点硌脚,低头一看,脚底下似乎是一块类似于碳一样的东西,眼下这黑灯瞎火的我也瞧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于是就蹲下身子打开了陈煜的手机,借着手机屏发出的微光我才看清这根本不是碳,而是一块黑得透亮的结晶体,而且里面似乎有白烟在氤氲!

奇怪!

我暗自称奇,于是就伸手摸了摸,发现这东西凉的要命,我一摸一股子冷气就从我手上钻了进去,冻得我当时就浑身一个哆嗦!

这种种特征让我不禁想到了一种东西--黑命丸!!!

这时候,陈煜似乎想通了很多,也不挣扎了,而是在我后面有些奇怪的问我:“怎么不走了小天?”

我常常呼出一口气,苦笑道:“咱们走不了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