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3章 地童古曼/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不过,有了前面那半个呼吸的愣神功夫,我后续而来的劈砍动作终究还是有些慢了!

无怪我,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

先前那脚步声来的过分惊人,尤其是后来我跑起来的时候,那脚步声更是隐隐有震耳欲聋之势,就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朝这边碾压过来一样,事实上,给我造成的错觉也是有个庞然大物朝我冲了过来!

结果……居然是一个鬼婴!!?

这种现实和心理幻想的强烈落差,让我完全是本能的大脑没有在瞬间反应过来!

而且。这鬼婴真的是速度太快了,跑起来就特么就个六缸发动机带动的小赛车似得,就那么对着我一笑,然后风驰电掣般的在我面前闪过。

这一系列的原因下,我挥刀确实是慢了,刀势难收,只能顺势劈砍,百辟刀上喷吐着半米长的杀气,猛的就轰在了小巷子腐朽的青砖上面,只听“轰”的一声。青砖碎石横飞,地面颤动,好悬没把旁边的几座危房直接震塌了,吓出了我满脑门子的冷汗!

然后,我扭头就看那鬼婴。

这功夫,那鬼婴早就已经钻进了我右手旁的箱子里,光着俩屁股蛋子跑的别提多块了,那屁股蛋子一扭一扭的,后面扬起了一大泡的黄尘,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发出“咯咯咯咯”的脆笑声,几乎是一溜烟的功夫就跑远了,然后隐隐约约我看见,它在朝右边跑出百来米远左右,一扭头,直接就撞开一间院子木门钻了进去。

卧槽。耍我?

我满脑门子的黑线,灰头土脸的提着百辟刀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才那是个……鬼婴么?”

周敬这功夫才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然后问我。

我点了点头。

没成想,我刚点头林青就跳出来打脸了,冷笑道:“你知道个屁,什么鬼婴,那根本就是一只古曼童!”

古曼童?

我一愣,扭头有些不解的看着林青。

林青撇了撇嘴:“我且问你,是不是那小鬼的脑门子上有个太阳形状的金饰?”

“是!”

这个我倒确实是看见了,而且当时心里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识不得,也就没多想。

“那就对了,绝对是一只古曼童!”

林青缓缓道:“那个脑门子上的金饰叫做开光灵镜,是驾驭古曼童的关键物件儿!咱们国家的道门认为人的慧光在天灵盖上,所以针对天灵盖出现了一系列的清神静气的东西,而东南亚认为人的智慧之门则是在人的额头上,所以要打开灵智,首先是对着额头下功夫,双方大同小异,都集中在人脑部神经最发达的地方做文章。都有一定的道理!

古曼童是什么,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其实就是鬼婴,鬼婴浑浑噩噩,只知道仇恨,因为等待了千百世好不容易换来了一个转世成人的机会,结果却被人草草掐断横死,自然不甘,怨气极重,很难驾驭!为了驾驭古曼童,一些东南亚的龙婆和僧侣就弄出了这种开光灵镜,可以镇住鬼婴的戾气,同时将精血融入开光灵镜里面,和鬼婴签下养鬼血契,这样就变成了古曼童了,可以操控它为自己做一些事情。

当然,也只有正儿八经的古曼童才是这样的。至于市面上的那些,十有八九都特么是假货,压根儿没有开光灵镜,也不用滴血签约,就是黑心商人拿死婴做的,没有任何安全保障可言,如果请回去的小鬼伺候舒服了,而且也比较善良,没准儿会得一些福泽,但毕竟是鬼,请的时候容易想送走就难喽,如果运气差一点的话,请回去的小鬼怎么伺候都不行,人家要的就是你全家的性命!”

说到这里,林青的嘴角微微挑起,又说道:“我看刚刚那只古曼童身材矮小,明显不像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变成的,倒像是早夭的孩子,看来还是一只地童古曼呢。就是从娘胎里面被挖出来做成古曼的死婴,怨气更加的大,要驾驭难度也更加的高!啧啧,这么正宗的地童古曼,可是很罕见!”

林青话里话外都带着别的味道。我也不傻,哪里能听不懂?

地童古曼那么珍贵,根本已经不是钱财能请到的了,怕不是来源于寻常人家!

再加上这东西出现的这地方有些蹊跷,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只地童古曼就是那个降头师的,对方仍旧逗留在这里没有走!

这算是好消息?

应该算是吧,只要找到那降头师,无论是苏蕾蕾还是她父母,身上的问题自然是迎刃而解!

“走吧,咱们去会一会那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我轻轻吐出一口气。头一次面对这种异域高手,我心里头还是有些紧张的,但也隐隐有些期待,林青为我勾勒出的那波澜壮阔的雄伟世界蓝图点燃了我心中的火焰。

这一次,或许就是一个起点。

最重要的是,异域高手来犯,凭什么先挑着山西祸乱?

山西是我们老葛家世代守护的地盘,为了老葛家蒙在外面的那层面皮,我也得上啊!

走进右边的小巷子以后,那只地童古曼倒是再没蹦出来找我的麻烦,我们非常顺当的来到了那只地童古曼消失的院落。

这时候,我胸口的第二条红龙已经燃烧殆尽,于是换上了第三条,这红龙主要的作用就是诸邪退避,能防止被打个措手不及的情况发生,不过我胸口的这一条也是最后一条了,在这种阴魂遍地的鬼地方,这玩意好用!

于是我就嘀咕说林青备的太少了,结果被脑门子上呼了一巴掌,林青说话特剽悍,直接就给我来一句--三个人用呢,你还想有多少?妈的,你真当老娘一个月三十天都在“哗哗”的流啊!

这一巴掌呼下来,我顿时不敢吱声了,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直接推开了这院子的门。

这门其实早就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了,上面木头的经络全都凸了出来,看上去特别的狰狞,一推,顿时发出“吱呀”一道不堪负重的声音。

门一开,一个荒败的院落顿时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不过,我也没工夫多观察四周的环境了,一进院子就被正方屋顶的上的一个小小的身影给吸引了。

虽然隔得远,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就是刚才那只调戏我的那只地童古曼!

这时候。那小东西正坐在房檐边上对这我一个劲儿的乐,笑容里充满了嘲讽,两条黑瘦的小腿悬在半空中晃啊晃的,那模样说不出的嚣张,恨得我牙痒痒!!

“哈哈哈哈哈……”

毫无征兆的。正房中传出了一阵嘶哑的大笑声,紧接着一道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的男音响起:“得来全不费工夫,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葛家的小子,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了,你终于还是来了!”

不用说,声音的主人肯定就是那个降头师了!

只是……听他的意思,他是在等我?

他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就是为了吸引我追寻他追寻到这里?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面可以说是思绪万千,很多疑问似乎迎刃而解了。譬如为什么一个降头大师会莫名其妙的帮助LV展架对付苏蕾蕾家,因为苏蕾蕾和我认识,对付了苏蕾蕾肯定会惹出陈煜,而我和陈煜是好兄弟,肯定会把我引出来,说到底其实就兜了一个大圈子刀锋是直指我的,现在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不过,我的心里也冒出了其他的疑问--譬如,为什么他要对付我?和我有矛盾的境外团伙只有K党,不过西域之行绝对保密,K党恐怕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的人其实是被我和青衣他们给干掉的!我完全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东南亚那边的人啊!

不过,不及我多想。

这时候,房顶上坐着的那只地童古曼竟然站起来了,然后……它一昂头,直接尖叫了起来。尖叫声非常刺耳,霎时撕裂了夜色的宁静。

更加恐怖的是,这只地童古曼的尖叫声响起的瞬间,荒村四周的旷野中也陡然爆出了无数凄厉的尖叫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