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5章 六甲秘祝/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功夫,外面的鬼东西又凄厉的尖叫了起来。

没办法,我只能继续回过神挡外面那些鬼东西,不过,我的注意力已经被周敬分散了,时不时的还会回过神关注他。

这是……相门的神通吗?

我心里有些嘀咕,在我八世厄运加身的那段日子里,青衣为我护法,每有闲暇,常与我论道。中间山川大岳、各地玄学流派都有所涉猎,对于各派青衣都能说出一二,包括利弊,大有指点江山的气势,毕竟他是天师,很多事情看的透彻,有这个资格和卓见!

可唯独说起两派,青衣沉默了!

一是相门,二是我们发丘门!

发丘门看山寻龙,能断天地气运,尤其是修炼的杀气,更是走上了一条以暴制暴、亦正亦邪的道路,是善是恶青衣说不清,当时他只是有些惆怅的看着窗外的雨幕,过了很久很久才端起冷了的苦茶一口饮下去,然后和我说--发丘门是我们这一行最独特的一个门派,常常成为众矢之的,还是要保持好本心的,一念为善,苍生之福。一念为恶,立地成魔!

当时,我听不懂他的话。

但是现在伴随着修炼杀气越来越深,我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似乎隐藏着一头野兽了,青衣的态度比较复杂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是当青衣说起相门的时候。完全就是迷惑!!!

没错,他完全看不懂这一门!

人这命数,比山河气运还要难断,这一门却在研究人的命途,玄之又玄的东西,神秘,又让人敬畏。

不过当时青衣倒是明言,相门的人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前期不显山不露水,只能看到人的过去,未来却断的未必准,因为人是有无数种未来的,当下做的一个决定,就可能影响到整个未来的格局,相门的人大都只能观其一,却无法观全局,是故有了相门之人测不准封卦的事情,不过当这相门之人真正登堂入室以后,那手段将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就比如周敬的爷爷,周神算子相气7段。相当于小天师的地步,可是手段神出鬼没,一卦封天,甚至能演卦杀人,篡改阴阳五行,逆行乾坤八卦,就算是天师、大天师都碰到要头疼,因为周神相据说能把人冥冥之中的命理给斩了!

命理命理,那就是人生命运的道理,是一个人存在的根本,如果被斩掉了,那人还能活?

所以周神算不过才相气七段,但却被我们这一行的人称之为神相!

完全可以说,相门的水特别深,而且神秘的无法捉摸,据说他们还能给人强行改命,只不过似乎付出的代价特别惨重,周神算一辈子只给一个人改过命,那个人就是我爷爷,九段杀气的发丘大宗师,可惜我爷爷没有佛祖舍利,哪怕周神算拼了全力也没能给他改命留下他,也是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周神算子才直接封卦退隐,成为了我们这一行的一个传奇。

至于相门的人逆推卦局用来战斗的法子……青衣也不是很清楚,因为百年以来,能不再局限于算命占卜,可以逆推卦局用来战斗的相师只有周神算一个,而他和周神算、我爷爷他们压根儿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自然没有见识过周神算演卦杀人、逆推阴阳的风采!

那么……周敬这小子难不成现在就是在演卦杀人、逆推阴阳?

我心里有些犯嘀咕。特担心这小子的安全,逆行乾坤八卦,篡改阴阳五行,这种事情光是听听就很吓人,周敬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能行么?

我又是激动,又是担心的,激动的是,如果周敬这小子真能演卦杀人逆推阴阳,那么他将成为百年来除了周神算外的第二个神相,担心的,自然是他的生命安全。

不过周敬这小子这个时候看起来倒是特别平静,一双小手在地上划动的是越来越来,每一道轨迹都仿佛带上了一种玄奥的力量,那一片片白鼍龟甲犹如漫天飞舞的星体一样,最后甚至隐隐已经散发出了淡淡的金色光华,犹如霞光!

法器?

是了,这副白鼍龟甲是周神算留下来的宝贝,应该是一副法器了,只不过以前没看出来而已!

这时候,周敬终于停手了!

然后,他缓缓昂起了脑袋,笑脸稚嫩,刘海微长,有些挡眼睛,但是犹如黑宝石一样的眸子却是分外的明亮。一字一顿的喝道:“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阴阳逆行,八卦封天!”

语落。地上摆放的八颗白鼍龟甲冲天而起,挟裹着淡淡的金光直接朝着那王鬼曼童镇压了过去,不过是八块小小的龟甲而已,但是这个时候却带着莫名的威势,破空时隐隐有风雷之声,原本在和王鬼曼童颤抖的林青和陈煜在这八颗白鼍龟甲降临的时候,就像是遭遇了一股莫名的力量一样,直接就被推开了,然后这八颗白鼍龟甲就一下子就将王鬼曼童围住了,环绕着王鬼曼童飞快旋转着。

“啊!”

那王鬼曼童张开就咆哮了起来,发出凄厉悠长的尖叫声,嘴里的四颗獠牙更是寒光四射,然后飞起来便朝代表着天的乾卦冲击了过了。

这王鬼曼童的速度非常的快,简直就跟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直接就轰上去了,威势很惊人,我一边和那些小鬼纠缠,然后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一幕,说实话,连我都为周敬捏了一把汗!

他这是在篡改阴阳五行。逆推乾坤八卦,若是卦局被破,可是会被反噬的!

不过显然是我多想了,这相门的杀人卦局一起,非常强悍,王鬼曼童虽然也很惊人,但根本无法撼动周敬的卦局,这一撞,那代表着乾卦的白鼍龟甲纹丝不动,它却被直接反弹了回去!

周敬也不好受。那王鬼曼童这一次冲击,让他的面色明显白了一分!

“找死!”

周敬咬着牙冷冰冰的蹦出了两个字,手里又开始飞快掐起了指决,沉声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这是六甲秘祝,也叫道门九字真言,蕴含着无上的神威,据说是破译掉的神文,可以镇压魑魅魍魉,即便是不懂道法的人如果遇到了小鬼纠缠,口中大喝九字真言。也能护体不被小鬼上身夺命!

总之,这六甲秘祝有神威!

周敬每一次大喝,面色就会苍白一分,但是那八颗白鼍龟甲上却金光更加炽烈一分!

九字真言一出,那八片白鼍龟甲直接就朝着环绕在中间的王鬼曼童贴了上去,犹如狂风暴雨一样抽打在了那王鬼曼童的身上,粘而不落,淡淡的金光将王鬼曼童笼罩,有浩然正气缭绕,当时就将那王鬼曼童给镇压住了。

“啊!!”

王鬼曼童凄厉的嘶吼着,可惜,毫无用处,那八片白鼍龟甲就像是一把枷锁一样,直接将它钳制的是一动不能动!

噗通!

这时候,周敬就跟是耗光了浑身的力气一样,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迎着不甚明亮的月光我才发现他的身上早就已经被汗水渗透了,明显他现在衍杀人卦局还是有些吃力的,就像是刚刚洗了个澡一样,大口喘着粗气,缓了约莫三秒钟左右的功夫,才挣扎着抬起头对着在一旁早就傻了眼的林青和陈煜喊道:“青姐、煜哥!你们愣什么,还不速速上去诛杀了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