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7章 同归于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东西的速度特别快,在半空中就已经张开了嘴,嘴巴特别的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完全违背人体的极限了,嘴角几乎一下子咧到了耳根上,满嘴的牙齿竟然已经变成了锯齿的形状!!

这种嘴巴结构,光是看起来也知道咬合力非常惊人了,而且他几乎是直挺挺的冲着我的脖子上过来的!

疯子!

我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疯子,这降头师既然养出了王鬼曼童,那就意味着他亲手杀死了自己怀孕的妻子,然后把自己的儿子做成了王鬼曼童,现在又练起了飞头降。明显是一个为了力量不择手段的货色!

不过,眼下他朝我脖子扑来,我也不能站在这里等死,这玩意的咬合力看着就很惊人。一口咬个结实,怕是我的脖子都得被一口咬断!!

当下,我举起百辟刀就朝他脑袋招呼了过去!

据说练飞头降的降头师脑袋就跟榆木疙瘩一样结实,不过我还真就不信邪。想试试它到底是脑袋结实还是我运了杀气的百辟刀锋利!

这一刀我下手也快,更狠!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降头师的那颗脑袋灵活的很,就在我手里的百辟刀马上就要落在他脑门子上的功夫,竟然完全不遵循惯性规则的在半空中很逆天的来了个九十度的横移,就这么轻轻松松的避开了我这一刀,然后继续朝着我冲了过来。

它能这么逆天,但是我不行啊!

我还是会受到惯性的影响。这卯足了劲儿的一刀出去,基本上就已经是覆水难收的局面,想抽身躲开已经是不可能了,眼瞅着那降头师的脑袋直接朝着我脖子旁边的动脉上咬了过来,我心知自己已经躲不过去了,连忙耸起了右肩护住了自己的脖子。

然后,电光石火间,那降头师张嘴就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嚓!

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肩膀上皮肉被咬穿的声音,那声音通过我的骨头清晰无比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让人牙酸,巨大的咬合力作用下,我能感觉对方的牙齿几乎是直抵我的骨头!

酸、疼!

这一瞬间,百种滋味刺激着我的痛觉神经,我手臂上的力气也一下子消失了,手里的百辟刀“哐当”一下子就落在地上,我疼的眼睛都有些发黑了。运起杀气包裹着自己的拳头就狠狠朝着挂在我右肩上的那颗人头猛砸了过去!

嘭!

这一拳我是在剧痛刺激下含恨而发,可以说是卯足了力气,结果,砸在这降头师的脑袋上以后竟然只是发出了一声闷响,完全没给其造成任何的伤害不说,我的拳头上面倒是传来一阵剧痛,骨头都在发酸!

这降头师一口咬了我个结实还不算,然后竟然拖着我直接凌空飞了起来,一转眼就从屋子里面冲了出去,保持着距离地面两三米的距离,拖着我就朝远方冲去!

在经过院子的时候,我听见了林青和陈煜的惊呼,然后陈煜腾空而起就追了上来,只不过他现在才刚刚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飞行的速度哪里能赶得上这降头师?

不一会儿功夫,我就被带着飞离了这荒村,来到了黄土岗子的荒原之上。

耳畔风声呼啸,因为速度比较快,在强风中这降头师的吊在脖子上的肠胃什么都被烈风拂动了起来,一股脑儿的全甩在了我的脸上,又腥又臭,还湿湿滑滑冰冰凉凉的,我发誓,那触觉真的是恶心到了极点!

马勒戈壁!

再这样下去。我迟早得被他折腾死,我心中暗自咒骂,强烈的求生欲望刺激的我不断反抗,手里的拳头跟雨点一样朝着衔着我肩膀的脑袋猛砸,我能感觉得到,我自己的左手已经是皮开肉绽了,搞不好骨头都露了出来,因为已经完全没有痛觉了。

可是……总得反抗啊!

眼看着拳头对他的脑袋根本没办法造成什么伤害,我心一横,掉头对着他拍打在我脸上的一截不知道是什么的内脏就咬了过去!

咔嚓!

一道轻响,紧接着血腥味在我口腔里面弥漫开来。

呜呜……

这时候,衔着我的肩膀的那颗脑袋嘴里顿时发出了一声闷哼,似乎也是感觉到了疼痛,拖着我开始在半空中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有效!

我心中一喜,强忍着恶心疯狂的撕咬他。

为了活下去,我真的不介意变成一头野兽。事实上,在见识了这一行的残酷以后,我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了--像个野兽一样活着,像个野兽一样战斗着。

“小天!小天!”

这时候。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里响起:“他的弱点就在脖子上挂的那些累赘上,一会儿你扯住他的头,别让他挣脱,剩下的交给我!”

花木兰一出声。我顿时心中一定!

她有这种力量,让我安心。

这也是她的习惯了,一般我和别的东西斗起来,她都会选择坐观壁上。观察那东西的弱点,一旦找到出手的机会就会直接发起雷霆一击!

如今她既然开口,肯定是找到了法子,我当时想都没想,在半空中猛然翻过了身,右臂抬起,一把就扯住了那颗头颅脑门子上的头发,这样会拉扯到他撕咬我的伤口,但我没得选择,反正我的右半身现在基本上已经疼的没什么感觉了。

这回,我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死死的扯着他的头发,几乎是用出了吃奶劲!

然后……我看到一缕缕的黑气就从我胸口的守节砂里面冒了出来,花木兰在半空中化形而出,然后右手成爪,在电光石火中一把探出手。直接就朝着这颗脑袋后面挂着的肠胃抓了过去。

她的动作很快,几乎是直接就扯住了这降头师的一根肠子!

这功夫,降头师正拖着我往前冲,而花木兰则扯着他的肠子漂浮在半空中往后退。如此一来,他的肠子一下就被拉扯的绷直了,足足有五米多长!

“唔!”

撕咬着我肩膀的那颗死人头当时就发出了一声闷哼,终于松开了撕咬着我肩膀的嘴。掉头似乎就想回头攻击花木兰。

不过,我哪里能让他如愿?扯着他的头发就往我身边拉!

这时候,我因为惯性是呈抛物线形状往前面冲的,而花木兰漂浮在半空中扯着他的肠子往后面退,一下子我们两个人就形成一种“五马分尸”的态势,我也终于明白花木兰让我扯住他的头死不撒手了--花木兰就是要活生生的把他扯断!!

这降头师飞头降明显还没有练到家,人类的生命特征没有完全消失,准确的说,他的还脱离不了自己的内脏,只要把他的肠胃全扯断,看他怎么吸血,看他怎么活,搞不好当场就会嗝屁!

“啊!”

这降头师凄厉的惨叫着,他的脑袋离我近我,我甚至都能清晰的看见他的眼珠子都暴突了出来,玻璃体上布满了血丝,看着我的时候已经有了哀求,明显处于剧烈的痛苦中。

现在知道痛苦了?

妈的,咬老子那会儿咋就不想想老子也痛苦呢?

我心里也是大恨,张嘴就“噗”的一下把满嘴的血腥喷在了他的脸上。

可能是濒死的瞬间彻底激发了他的凶性吧,在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也一下子变得凶悍了起来,满脸怨毒的看着我忽然吼道:“宁死也要灭了你们葛家传承!”

然后,他就跟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在我和花木兰要活活把他拉断的功夫,赤红着眼睛卯足劲朝我这里冲了过来!

这是自杀!

只听“嘎嘣”一声,挂在他脖子上的那一坨内脏血管什么的一下子就全崩断了,然后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就跟一条疯狗一样,张嘴就朝着我的喉咙上撕咬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