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8章 情字难堪/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他妈的什么仇什么怨啊!

我被这降头师吓了一大跳,也确实是低估了他的凶性,这压根儿就是一个亡命狂徒啊!!

难怪人们常说东南亚那边的降头师都是些变态,一天到晚不是和死人打交道,要嘛就是从活人身上取了物件儿来增加修为,一个个都多多少少心理有点问题,搁咱们国家估摸着立马就得被打成大反派,属于武林魔道那一伙儿的。基本上就是过街老鼠!

眼下我还在半空中没有落地,想进行有效的反击也是不可能的,眼瞅着这降头师就要扑上来,没办法之下我只能高高举起手臂护住了自己的脖子。

胳膊被咬了,总比脖子被咬了强!

这就是眼下我唯一的念头。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胳膊刚刚抬起的功夫,那降头师的脑袋就直接扑上来了。“咔嚓”一口就咬住了我的胳膊,这还不算,他也不知道是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整死我。咬住了我的胳膊死不撒嘴不说,还在疯狂的撕扯我的肉……

“啊!!”

哪怕是我现在的痛觉神经已经坚韧到了一个极限也终于扛不住了,一抬头就嘶吼了起来!

然后,就这样我和这颗人头一边纠缠着,一边狠狠朝地面上坠落了下去。

两三米高的距离,我是背部着地,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么?

一瞬间,就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撞击到了一样,没有疼痛,或者应该说是痛到麻木虚脱了,腹腔间都在嗡嗡回响,眼前发黑,一阵阵强烈的眩晕感袭击着我,就连呼吸都在这一瞬间凝滞了,想放声嘶吼来宣泄这一刻的压抑,但基本上是在做梦,因为我的喉咙里面除了能发出“咯咯咯”的声音以外,完全是说不出话的,唇齿之间尽是血腥味,黑血顺着嘴角咕咚咕咚就出来了。

我知道,我的内脏肯定受到了一些损伤……

至于那颗人头,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变成了一颗死人头,在落地的瞬间就没了动静了,显然那降头师也挂掉了。他的飞头降还没练到家,结果肠胃什么的和脑袋的联系就被全部切断了,方才完全是吊着一口气在逞凶,落地时候产生的冲击力直接就把他那一口气给震散了,死的算是透透的了,我一甩胳膊,直接就把挂在我胳膊上的死人头甩开了,咕噜噜的滚到了一旁。

这时候,花木兰和陈煜才终于追了上来,几乎是同时扑上来就一脸关切的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不断抚着我的背,过了半天我这一口气儿才总算是顺了过来,然后看了陈煜一眼,沉声道:“你从那颗脑袋上取一点精血,然后把他的头颅和内脏处理掉吧,毕竟降头师也是个大活人,就这么整死了得做干净了。”

这也是我比较忧心的一条。

眼下可不是在西域,在西域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做掉了几个K党没事儿,可现在毕竟是在太原市市区呢,搞死了一个降头师,处理不干净被调查到了,我还得吃枪子儿!

“明白!”

陈煜点了点头,他愈发的习惯自己现在的角色了,整个人身上都荡漾着一股子冷酷的味道。让他去处理尸体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掉头就离开了。

然后我就被花木兰扶着朝荒村那边走了过去,这回我真是被摔惨了,哪怕是有花木兰扶着我仍旧是走路不太利索,扶着我往前走了约莫百十来米吧,花木兰大概是觉得有些吃力,于是掉头就和我说:“到我身上来,我背你回去!”

嘎?

我当时就傻眼了。看着朦胧月光下她那张白皙的都泛着浅浅乳白色光辉的绝美脸蛋儿,一时间眼角不可抑制的抽搐着。

好吧,我承认,确实有点心动。

但是……让一个女人,哦不,女鬼背这种事情,我还是觉得有点怪!

于是,犹豫了一下,我咬了咬牙,说了一句出口我就后悔的话:“其实,我还能坚持……”

我觉得吧,总得矜持一下不是?

结果花木兰倒是干脆。那双璀璨如星空一般的眸子对着我落下一瞥,然后嘴里毫不客气的蹦出了两个字:“磨叽!”

说完,她一把拽住我的领子就那么猛然往上一提,一股大力登时传来。在这股力量下我几乎是不可抑制的就直接蹦了起来,这个时候花木兰恰恰转过了身,然后……我就这么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她的背上。

霎时,一阵犹如暗夜幽兰、雨后空谷般的清新芬芳扑鼻而来。让我心神不禁摇曳。

她的身子不似活人一般温暖,但却让我很踏实。

她的身子不似武人一般健硕,相反柔软的让我不禁沉沦。

就这样,她背着我在黑暗的荒原中步态匆匆的前行,只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在回荡着,这一刻的我们之间,宁静的有些过分,北方的烈风吹过。扬起了她的满头青丝,在我脸庞滑落,掀起了一角惊人的雪白。

那是她的耳朵,耳垂很小,也很精致。

这一幕让我心中不禁一动,仿佛有魔力一样,然后……我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就探头在她的耳朵上落下了轻轻一吻。

这是我头一次主动去亲吻她。

不过花木兰的反应却有些大,浑身犹如遭到了雷击一样狠狠一哆嗦,脚步也不禁一顿。

好吧,这一瞬间我已经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结果出乎我预料的是,花木兰竟然什么都没说,只是沉凝片刻。然后又一次迈开步子朝前走去,步态有些匆忙,也失去了她常跟我强调的武人的稳如泰山。

我知道,她心乱了。

这一瞬间,我想说些什么,可惜我不是个太会表达感情的人,犹豫了很久,最后就说出了一句在心里憋了很久的话:“媳妇。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瞎说什么呢!”

花木兰头垂的更低了,让我在这个角度上无法看清她的容颜,然后她一边走一边低声说道:“有生之年能遇到你我已经花光了所有的运气,能这么安安静静的陪着你我就很吃住了。只是希望当你登临极道俯瞰天下的那一天,不要嫌弃了我才好,毕竟……我是个阴人,无法为你留下什么血脉。”

阴人……

阴阳相隔……

我原本雀跃的心情一下子低沉了不少,这始终是我和她之间的一道裂痕。

这一瞬间,甚至我有了一种冲动,抛开这天下苍生,学了那三清道人。坑杀无尽白骨,只为花木兰逆乱阴阳,还她一个阳人之躯,管这世间洪水滔天呢!

可是,这种想法冒出来了我也只能掐死,因为我肯,花木兰不肯,青衣他们一样不肯,这一步只要踏出去,那我就真的众叛亲离,变成一个孤家寡人了。

我和花木兰同时陷入了沉默,等我们再一次回到那荒村小院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的功夫了。

周敬这个时候已经醒来了,正和林青在院子里面围着一具无头尸体团团转,两个人时不时的还嘀咕着什么。

我一看周敬醒来,顿时精神一震,这小子状态不错,明明是有了很大的突破,只是不知道进步到了什么程度而已。

“小天!”

林青从那具尸体旁边站了起来,然后指着那具尸体沉声和我说道:“你还是过来好好看看这具尸体吧,不出意外,我已经猜到他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跑了那么老远来杀你了!”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了,这也是我一直挺好奇的一点,于是就让花木兰把我放下,经过了这一会儿功夫的恢复,我已经缓过气儿来了,最起码是能走了,当下连忙就朝着那具无头尸体凑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