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1章 早夭之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青愣住了,足足沉默了十多秒钟的功夫,才缓缓坐在了我身边,沉声道:“一头愤怒的怪兽闯进了灯红酒绿的都市里面,必然会掀起无尽的血雨腥风,小天,也许真的到了你抉择的时候了,他这样下去真的会牵连到你的。我建议,直接干掉他!”

我看了林青一眼,自然看到了她双眸中闪烁的杀意。

她关心我。我知道。

可是,陈煜的事情本来就是受我牵连,我哪里还能下得去手?

陈煜,一直都在克制。

可是,他的容忍总是有个限度的,这个限度就是苏蕾蕾能活下去,如今,苏蕾蕾出事了,那唯一一根能套住这条野兽的枷锁也断裂了,就算是我也拦不住他了,除非……杀了他!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犹豫了一下,便苦笑道:“算了,随他去吧!”

“什么?”

林青一下子拔高了声音,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你知道如果他失控的话,会死多少人么?这天都能给你捅个窟窿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能给他填住这个窟窿!到时候惊动了国家特殊事件处理部门的人,一旦较了真追查起来,恐怕很快就能追查到你的身上。毕竟你去陈家沟是很多人看见的事情,动一动脑子就知道这血姑鬼尸是你从陈家沟里带出来的,这笔烂账到最后还是要算在你头上的,虽然你做的很干净,完全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但恐怕你还不知道国家特殊事件处理部门如果要追究责任,其实完全不需要证据吧?尤其是对咱们这一行的人,他们可向来都是当成邪门歪道的,搞不好不问责直接给你关死牢里面一颗花生米解决掉都不是不可能!”

我垂头苦笑了起来,我自己有多大的能耐我自个儿明白,陈煜真要滥杀无辜,捅出了天大的窟窿,我的能耐填不上,但要我去阻拦他、对付他,我也没那个脸!

我坐在床上,一连做了许多个深呼吸,躁动的心绪才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然后心头也有了抉择,咬了咬牙就和林青说:“姐,这件事情你真的别管了,让他去吧,捅出的窟窿我能填住,填!填不住,我跟他一起完蛋!苏蕾蕾的事情因我而起,我应该承担责任!”

林青还想说什么。被我粗暴的一挥手打断了。

然后,我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从衣柜里面取了一件棉大衣披上,然后拿了一包烟离开了卧室。

这里空间太小,压抑的我难以呼吸。

院子里,天空无月,正是夜幕最黑的时候,黑的让人心寒,天空中又扬起了雪花,犹如一团团棉絮,在凛冽的寒风中呼啸。

这个季节的北方,大概是最冷的时候了。

哪怕我身上披了一层棉大衣,来到院子里以后也是冻得忍不住一哆嗦,用脚在阳台上扒拉开一块积雪,然后我便坐下了,掏出打火机准备点一颗烟抽抽,无奈风太大,一连打了好几下都没见有火苗冒出来。

一时间,我心里更加的烦躁了,“啪啪啪”不断摁着打火机。

结果就在这时,一双冷冰冰的手忽然贴了上来,帮我挡住了风,我手里的打火机也“轰”的一下窜出了火苗。

我一愣,下意识扭头朝身边看去,却见花木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就安安静静坐在我身边,那双璀璨如星空的眸子凝视着我,然后……她昂了昂下巴,示意我赶紧点烟,我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凑上去把夹在唇间的香烟点着,霎时,一股辛辣的气体涌入我肺腔间,火辣辣的,让我有些发木的身子好了很多。

然后。我们两个就这么默默坐在阳台上,我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过了很久很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花木兰毫无征兆的就开口说道:“为什么不尝试着给你的朋友青衣打一个电话呢?”

嗯?

我忍不住回头看她。

青衣……

略一琢磨,我就明白花木兰是什么意思了,确实,现在还有一线生机!

想了想,我便取了手机,拨通了青衣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青衣低沉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小天,什么事?”

他依旧是简洁有力,我一愣,沉默了一下就说道:“青衣,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求,这个字眼,我头一次和青衣说。

青衣大概也是听出了什么,沉默片刻,简洁有力的说了四个字:“尽我所能!”

我笑了。不管何时,他总会站在我这边,我也不和他继续客气了,生死兄弟之间不需要太多的客套,于是我很干脆的说道:“青衣。我希望你能帮我从阴间提一个人,一个横死之人,这个人的名字叫苏蕾蕾,丙子年辛卯月庚辰日丙子时生人,如果可以。我希望她能还阳!”

苏蕾蕾不是修炼之人,就是个普通人,死后阴魂绝对是下了阴间,只要她阳寿未尽,以天师的能耐应该能把阴魂提回来!

“等我半个小时!”

青衣说了一句。然后就挂了电话。

既然他已经答应了,那就一定会去办,于是我就收了手机坐在阳台上和花木兰一起看雪。

青衣是个很守时的人,说半个小时,在我等了半个小时的功夫时果然给我回过了电话。

“这个人。提不回来!”

青衣和我沉声说道:“她,并非是横死之人!”

不是横死之人?

我愣了,忍不住加快语气说道:“不能啊,她是自杀身亡啊!”

“不会弄错的,生死簿上她只有二十年阳寿!”

青衣轻轻叹了口气:“小天。有一点你可能弄错了,并不是说只有安乐死才算寿终正寝,道家人说的横死,指的是阳寿未尽的人暴毙,这种才算是横死!只要阳寿尽了,那不论怎么个死法,都不能算是横死!比如这个女孩儿,她的阳寿只有二十年,自杀身亡亦是命中注定,一饮一啄。皆由前定,说到底,这就是她的命……”

原来如此!

我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可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就问青衣:“难道没有一点办法能让她复生了吗?”

“我们天师提横死之人容易,因为那不是人家的命,不该就那么消亡!”

说此一顿,青衣轻轻叹了气:“可如果是阳寿已尽,如果我们再去提……那就是破坏阴阳两界的规矩,到时候恐怕会挑起阴阳两界的战争!毕竟。如果每个阳人死了我们都去横插一手的话,阴间的各方大佬就只能等着吃土了,虽然我们不可能那么做,但是……这个先例谁也不能开!莫不说我一个天师,就算是大天师。对阳寿已尽之人怕也是无能为力!”

我不傻,听完青衣说的已经明白了--苏蕾蕾,彻底没救了!

阴阳两界的战争我更是挑不起,就算我愿意,青衣也不会愿意,所以我只能意兴阑珊的挂掉了电话,一时间心里也有些怅然。

“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花木兰忽然伸出手拉住了我的手,十指紧扣,她的手有点冰凉,但却紧紧攥着我,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她很有力量,而且在尝试着将这种伟大的力量传递给我:“你不是个因为危险和苦难就会放弃朋友的人,我一直都明白,所以我不要求改变你的性格,但却不希望一座小小的太原城就困死你,既然你朋友去杀人了,那么你就要给他铺好路,等他回来的时候,你们就跑吧,天涯海角,跑到哪,我跟你到哪,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似乎是眼下唯一的法子了!

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