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5章 绝对禁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6死亡公路!?

我一愣,这个我还是真没听说过,难道很出名吗?

我有些犯嘀咕,没成想,和我一样被绑在铁椅上的林青这时候却忽然惊呼一声!

“哈哈,师弟啊,还是见识少!”

疤脸特不要脸的用食指虚指了指我,然后看着林青说道:“看来这位妹妹应该是知道106死亡公路的事情喽?”

看他这样。我心里一万个鄙视,咋的他妈的跟张震麟一个德行?还真是王八碰上鳖,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口口声声喊着师弟,那叫一个热切,但坑起人来却是一点不含糊,喊着师弟怎么就不见你给我解绑呢!?

不过这事儿我犯嘀咕也没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这功夫,林青已经面色凝重的说起了这106死亡公路的事情了。

106死亡公路的事情,约莫得从二十年前说起了。

事情的发生地点就在山西境内,是在介休那边的绵山里!

二十年前,106国道修建,常年跑车的人都应该是知道这条国道的,这条国道是从首都那面直达广州的,途径河北、河南、安徽、山东、湖北、湖南等好几个省份,全长得有两千五百多公里,算是咱们国家最长的公路线之一了。

只不过,这条公路最初设计的时候,却不是直接绕过山西直抵河南的规划!!!

准确的说,这条公路是途经山西,然后穿到河南,最后再往南面延伸。

造成公路改道的原因,就是因为中途出现了一些状况。

当时,修路的工人一直将公路修到了山西介休,准备穿过介休的绵山,再一路往南面修的,结果……这公路刚进绵山,还没修通呢,就开始接连不断的出事儿了,最开始时候是有一个工人半夜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就失踪了!

失踪了,肯定得找。

结果,警察来了翻遍了整个山都没找到那个工人,当时连警犬都不知道拉了多少条,就差把个屁大点的绵山翻个底朝天了,可没什么卵用。人就跟凭空蒸发了一样!

是请到这里还不算,就在警察搜山寻人的时候,接二连三的又消失了十几个工人!

一时间,闹的是人心惶惶的,甚至施工的工人里都传出了谣言,说是山里面有山魅子,把人给勾了去,估计失踪的人到最后没一个能活下来的,在当时那种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哪怕就算是无神论者恐怕都得犯嘀咕。

没成想,这流言很快不攻自破了。

因为过了约莫半个来月吧,这些失踪的工人居然自己又回来了,回来问他们去哪儿了,谁也不知道!

不过,人回来了就好,没死人,让大家的恐惧多多少少淡了一些,当天晚上工地还特意开了一顿荤,给他们来了个接风洗尘的好伙食,也算是一种安抚人心的手段吧,快乐总是最能感染人的,也是传染最快的一种情绪。

结果,就在这一夜,惨剧发生了。

当夜。那些失踪回来的工人竟然窃取了一起参加接风洗尘的聚会的警察的枪支,对所有人开始一场大屠杀!!

那一夜……一百多人殉难,无一存活!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自然没少惊动人。特殊事件处理部门的人都出动了,派了一个小队去调查情况。

结果……

这个被称为“精英小队”,有着非常丰富的出任务经验的小队,一去不回。或者应该说是。只回来了一个风水堪舆大师,不过这位大师当时几乎就是吊着一口气回去的,身上到处都是血,伤口深可见骨。本该是已死之人,完全是凭着一股子心气劲儿和意志力坚持着回去的,然后只说了一句话:“欲破此局,需得一位比我手段更高明的风水堪舆大师出手,否则,不可轻易出手。此局不破,国道就不能修,否则,会酿成弥天大祸!”

说完这句话,那位风水堪舆大师倒地身亡。

到底要不要听这位风水堪舆大师的话,当时特殊事件处理部门可谓是吵翻了天,最后甚至把那位大师的生平全都调了出来。评估这个人到底可不可信,结果发现这位大师生前是个不折不扣的道家人,同时还推崇佛家的慈悲为怀,不肯伤一条蝼蚁的性命,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这样的人既然说出了那么一番话,那么绝对是错不了的。

最终,特殊事件调查部门决定按照这位风水堪舆大师的话去做,可惜当时不过是特殊事件调查小组刚刚成立没多久的时候,到哪里去找一位风水堪舆大师,四处拜访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而那个时候我爷爷和我父亲正在为天道盟南征北战,自然不可能帮他们,无奈之下,国道只能改道,形成了现在的106国道。

而这件事情,最后也被封存了下来,渐渐的也就被人遗忘了。

至于林青为什么会知道二十年前的封存事件,我想应该和她在海外部门的工作有关系,具体我也不方便现在就问!

大概把情况说了一遍以后。林青就抬头看向了疤脸,然后就问他:“那么,既然你提起了106死亡公路的事情,是不是意味着……现在那条公路又闹腾起来了?”

“没错!”

疤脸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把他们遇到的问题大概说了一下!

大概就是在春节前吧,正好是外地打工的回家,到处都是聚会的功夫,介休那边也是一样。一个在太原这边当高管的介休人在回家前参加了公司的聚会,然后喝的醉醺醺的就半夜三更醉驾回家了。

正所谓这酒壮怂人胆,人这一喝酒,就特容易犯糊涂。这位酒驾侥幸没有被抓的司机也是一样的--他是介休人,早就听说绵山那边的106公路以前出过事儿,一直没敢去看,眼下这一喝多了,回家的时候经过绵山想起了这一茬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冒险剧看多了,一提方向盘,直接就冲进了当初出事儿的那地方。

他这一进去不要紧。结果再没有出来!

大过年的不回家,她的家人也着急了,报警以后,警察很快就跟着公路的监控录像找到了这个人的车子。因为时隔二十年的时间,那边的警察早就已经不记得曾经的惨案了,于是就追着这个人的足迹去寻找了,结果……所有警察一去不回!

事情闹大了,很快就捅到了特殊事件调查组这里了,结果就在特殊事件调查组赶往出事地点的功夫,又出事儿了……

这完全可以说是一波不平又起一波,他们前脚刚接到电话,结果调查人员在半路上的功夫,距离出事地点约莫四五十里地远的一个村子就说遭到了攻击,根据村民的描述,那些失踪的人攻击了这个村子……

然后,信号被掐断,无法联络了!

等特殊事件调查组的人赶到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无法进山了,大冬天的那边竟然长出了绿油油的大树,成片成片的大树,或者应该说,枯萎掉的树木又重新抽芽了,在零下二十来度的天气里抽芽了!!

怪不怪!!

更怪的是,在那些抽芽的树林里面人会迷路,而且还迷路的非常有意思--朝着出事地点进发,准迷路,回头走,能找到回去的路!

特殊事件调查组的人在林子里面兜兜转转呆了四五天,最后无可奈何,只能原路返回,后来又接连派出了好多人,都没看出个门道,只有一个略懂风水的人说--这似乎是很古老的奇门遁甲之术,需要一个足够强悍、精通此道的风水堪舆大师才能破掉,打开赶往出事地点的道路!!

一时间,整个特殊事件调查组的人全部傻眼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