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6章 所谓选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年前的隐患,终于还是爆发了!”

疤脸轻轻闭上了眼睛,不无惆怅的说道:“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只不过,我知道,一定是二十年前那个东西,是它卷土重来了,而且来的更加的凶猛!二十年前,活人退避,它回归平静。彼此相安无事。但是这一次,它分明是不甘心于就这么作罢了,开始侵犯活人的地盘了!!它……终究还是不肯善罢甘休啊!”

说到这里,疤脸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坐直了身子,眸光熠熠的看着我,即便四周的光线非常的暗淡我也能看到他的眸子明亮的很惊人,然后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二十年前,那位为公献身的前辈曾说‘欲破此局,需得一位比我手段更高明的风水堪舆大师出手。否则,不可轻易出手。此局不破,国道就不能修,否则,会酿成弥天大祸!’,很庆幸,我们听了他的话,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所以二十年来一切平安顺利。现在,我们再按照他所说的退避已经没用了,那么就只能按照他所说的最直接的手段来做事了--找一位风水堪舆大师,破掉这个沉埋了二十多年的死局!”

刀疤脸向麻五伸出了右手,似乎在索要什么。

麻五精明的很,一看疤脸的动作,立马屁颠屁颠的就离开了。不一会儿拿来了一把黑黢黢的剑!

“你应该识得这个的吧?”

疤脸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神剑惊蛰,沉寂了无尽岁月的神剑惊蛰,这东西至少有数百年没有出现了,我们之所以能得到,也全是凭着运气,在一处掘开古遗迹里面找到了它!说实话,现在这世道,能识得这东西的人可是不多了,我们当初之所以能鉴定,也全是因为在调查组里有一位家族传承保存的非常好的书香世家出身的老先生,就算是这位老先生,也是回家查了半个多月才断出此物的!于是,我们拿出了这东西,就是想看看能识得此物的人有多少,只要有人能一眼认出这东西,那么就证明这人的家族绝对有着非常悠久的传承,而且是同行!毕竟,我们这一次要对付的是失传了很久很久的奇门遁甲之术,是需要一些传承悠久的家族的人杰出手的!”

说此一顿,刀疤脸耸了耸肩膀:“说实话。这也是我们无奈之下才想出来的馊主意,就是抱着个‘万一’的侥幸念头,不过倒是还真发现几个能识得这东西的人才,可惜,这些人就是家传悠远,没有一个是懂风水堪舆的,唯独……你除外!”

我明白了,惊蛰,就是他们的噱头!

这功夫,我大概也想到了他们要干什么了,抬头看着疤脸,苦笑道:“你们不会是指望我去给你们破那风水局,开那奇门遁甲之术吧?真他妈看得起我!”

“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但是我很看得起你,我认为你很有可能能破开那奇门遁甲之术,揭开这二十年来没让人看清的谜题!”

疤脸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咱们好歹是同门师兄弟,你们老葛家是做什么的我心里有数,我师父当年对你父亲可是赞誉有加啊,只说‘风水堪舆千年无人能出葛家其右,玄门机关犹如过堂摆设,挥手拈来!’,只可惜他老人家还在的时候,106国道没有出问题,大家也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所以他也没有请你父亲出手,没成想老一代的发丘中郎将刚走,那地方就开始作妖了,没办法,我也只能三顾茅庐来请你这个小的了!”

三顾茅庐?

我去你麻痹!

我心里暗自咒骂了起来,三顾茅庐有你这么顾的吗?又是枪又是炮的。简直就是绑架!!

我别过了脸,干脆没搭理他,主要是我也没那个信心,我虽然现在循着《发丘秘术》把老祖宗的手艺学了个七七八八,但少一些历练。面对这二十年来一直让人束手无策的诡异地方还真是有些犯嘀咕,那么多高手有去无回,我去了就能行么?搞不好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疤脸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忿,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那种吃定了我的神情真的让人很不爽。优哉游哉的说道:“咱俩好歹是同门师兄弟,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情分在的,这么着吧,只要你肯帮我这一把,解决了106公路的事情。我这个做师兄的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我看了他一眼,咬了咬牙,没说话。

疤脸对我的沉默毫不在意,伸出一根手指在我眼皮子底下晃了晃,淡淡道:“第一。你这位兄弟可是犯了事儿了,如果没有师兄我的话,你们现在也没资格坐在老五的店里面和我说话,恐怕早就被丢进号子里面了吧?真是愚蠢的很呢,你以为你兄弟做的有多干净?他在皇朝KTV捏死那位公子哥儿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如果不是我在这里顶着,你们早就挨收拾了!

这算不算我对你们的恩情呢?

如果你能帮我做成这件事情,我不妨再把好人做的彻底一点,让你们彻底摆脱这个阴影!反正,那一家子没一个好人。迟早得被处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早处理了也罢!”

然后,疤脸拿着惊蛰剑在我眼前晃了晃:“第二呢,师弟你似乎很喜欢这把剑吧?甚至不惜为了它以身犯险?如果你做成了,师兄原来的承诺不变,这把剑仍旧送给你。哦,不,我可以提前送给你,让你们在做事儿的时候也能有个保障!要是这样还不满意。那颗鬼阴草也给你,那也是宝贝!看吧,师兄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吧?”

我陷入沉默。

“不行,小天不能做!”

这个时候林青忽然在一旁一声断喝:“106公路的事情太诡异了,那个地方太凶,怕是有去无回!”

我看了林青一眼,嘴角泛起一丝苦涩,我知道,林青应该还知道一些情报,否则不会对那个地方讳莫如深。

“不去?”

疤脸笑意盈盈的扭过了头:“这回怕是由不得你们吧?你们最近干的好事我可是一清二楚!”

说着。他抬手一指陈煜,淡淡道:“陈家沟的事情,师弟你不会真的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吧?如果我没猜错,你这位朋友怕是不是人吧?而且,是你把他带出来的?那么很好,只要不是人的事儿,那师兄都能管得着!我们做事儿呢,讲究个最严厉的问责,你的朋友酿出大祸,不排除没有你纵容的原因在内。你知不知道师兄完全现在就可以毙了你?毕竟,虽然那一家子人该死,还轮不到你们下手,下手了那我就可以执行我的权利,让你连声冤枉都叫不出来!”

我感觉……我似乎被坑了!

疤脸他们可能早就已经选准我了。只不过担心106公路的事情一捅出来,我知难而退,恰好这时候陈煜又送到了他们枪口上,于是他们干脆来了个坐山观虎斗,等陈煜把“垃圾”全解决了,他们立马蹦了出来,拿这个说事儿,让我只能听他们摆布!!

好个一箭双雕!

我死死咬着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反正吧,师弟啊,师兄话给你撂在这儿了,这事儿你怕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了!不做,那师兄只能按照规矩办事儿了,你死定了。做了,或许还能成功呢?成功了,你啥事儿没有,还得了鬼阴草和神剑惊蛰,这多划算的买卖啊?”

疤脸笑意盈盈的转过了身:“总之,话。点到为止,师弟你好自为之,好生抉择啊!”

抉择……

我嘴角泛起了苦笑,我还有的选择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