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1章 死气遮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太原到介休那边只有一百多公里地的距离,路途不远,再加上开车的都是宋亚男那边的人,车子都开的特别猛,几乎是一个小时出头的功夫我们就一头钻进了绵山茂密的山林里面,一路往出事的地点赶去。

进山的时候,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山林中虽然披满了大雪。但这个季节的树木早就凋零,枝桠树干挡不住阳光,所以山林中还是比较亮堂的,不过伴随着我们一路朝出事地点一点点的靠近,这天色却是一点点的阴暗了下来,最开始的时候是天空中蒙着一层薄薄的灰雾,挡住了太阳,越往里面走,天空中的阴云就愈发的厚重了,到了最后天空中已经染上了一层重重的铅色,就像是一些重金属工厂出了事故以后造成的大规模空气污染一样,不见天日。整片天地间都是昏昏沉沉的,仿佛是盘古开天之前的混沌世界一样,光线更是暗淡,基本上相当于北方冬天晚上六点左右的天色。不过这些黑云看上去不像是阴气,我也有些看不出门道。

这是一片寂静,甚至可以说是死寂的世界,山舞银蛇,树木枯槁,一眼望去是一片凄凉,唯独在西南位置的处不同,那里隔着老远隐隐约约能看见一抹绿色!

到地方了!

我心中一惊,根据疤脸提供的情报,通往106死亡公路的必经之路在前不久忽然冒出了一个整体呈椭圆形状绿化带,这片绿化带彻底将出事地点圈在了里面,准确的说,是这一个椭圆形的绿色植被覆盖区域的树木竟然在大冬天的时候又一次抽芽了,然后这些植被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迷踪阵,疑似奇门遁甲之术,往前走的时候人会迷路,往回退的时候则没有这种现象。

看来,疤脸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

“好压抑的感觉!”

和我同一车的大炮挠着自己的后脑勺,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闷油瓶,低声说道:“哎。你有没有觉得这儿就像是当初咱们在索马里那头维和时候经过的那些交战区一样,说不上是个啥滋味儿,胸闷,难受,就跟空气都是粘稠的一样。”

“嗯。”

闷油瓶就是鼻腔里挤出了一个字儿,低头自顾自的拿着一块儿白色手绢轻轻擦拭自己的飞刀,没有表露出丝毫谈话的性质。

这人也是真高冷。

我心里嘀咕,这几天功夫我一直都和大炮他们混在一块儿,也算是混的熟络了,他们都是最典型的军人性格,耿直、粗鲁,开玩笑不生气,大大咧咧,不乐意玩心眼子的那种人,我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就图俩字儿--自在!几顿酒下来,关系也就融洽了,唯独就是和这闷油瓶没说上几句,他确实是不太爱说话,难怪大家伙儿给他起了个闷油瓶的代号。就算是和他开玩笑了,他也最多就是腼腆的笑一笑,这一路上更是一声不吭,就在擦拭他的飞刀,让我听纳闷,你说这飞刀吧,就是个一次性用品,扔出去杀人就行了呗,整那么干净干啥?有洁癖还是咋的呀!

“还真别说,确实有这感觉。”

闷油瓶不接话,猴子在一旁倒是接了茬儿,轻轻舔舐着嘴唇说道:“尤其是像那个丁克族的部落!”

猴子一提这个。我发现车里面除了宋亚男和闷油瓶以外,剩下的三个人全都脸色不好看,眼睛里面有怒火。

丁克族我倒是知道,是北非苏丹那面的一个大族。后来迁徙,在北非各个地方都有部落。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有些好奇,就问大炮这个丁克族部落是咋回事儿!

“唉。别提,那他娘的叫个惨!”

大炮叹了口气,反正在车上,闲着也是闲着,他就和我说起了这桩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那大概是五六年前吧,那边军阀混战,他们被派到那边执行维和任务,然后在索马里那头遇到一个被海盗袭击了的丁克族部落,部落里的男人全都被杀了,脑袋砍下来排成一溜儿摆在了村子外面,足足有好几百米长,看着那特么的叫一个惨!

这还不算。更惨的在里面!

村子里面未婚的女人都被掳走了,年老的被烧死了,活下来的只有没有脱离哺乳期的婴儿和女性,只不过这些女性的双乳都被割了!!

没了双乳女人怎么给孩子哺乳?北非那头鸟不拉屎的,奶粉那都是奢侈品,孩子的哺乳全靠母乳,这种做法简直特么就是丧心病狂,分明就是让那些哺乳期的婴儿和女人眼睁睁的等死!

为啥这么做?大炮他们也说了。

因为对哺乳期的妇女和婴儿的保护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哪怕当地的国家再穷也不会不管这些人,一管,那可好玩了!婴儿的抚养费用,那些哺乳期妇女的治疗费用。这些花销对于当地原本就经济赤字的情况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而且这种费用还不是一次性补贴的,是持续输出的,因为这两种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投入劳动中。当地的国家把钱、精力都消耗在了这些人身上,那就没钱也没精力去剿灭海盗了,那些海盗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儿就是图这个,而且这种情况在当地来说简直就是屡见不鲜!

“简直他妈的是畜生。要不是我在那头有任务,而且我代表的也不是个人的话,我真他妈的想一梭子子弹把那帮海盗全扫了!”

大炮说起这个就忿忿不平,咬牙跟我说:“战友啊,你能看出这地方到底是咋回事儿不?咋的这里给人的感觉和那片屠杀场一样压抑啊!”

听了大炮他们给我说的故事,我隐隐约约已经明白聚在天空中的那些带着重铅色的雾是什么了。

这些雾,不像是阴气、煞气,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看出个门道,不过大炮他们既然说这里和那个被屠杀的部落非常相似,而那个部落是在死了无数人以后才出现的那种压抑感,那么这天空中的雾气好猜测很多了,很有可能是--死气!!

但凡爆发出了大规模灾难的地方,比如说饥荒、屠杀、战场……等等场所,一般都会有一个共同现象,那就是天空中会变得昏昏沉沉!

很多人认为那是老天爷爷动容,在怜悯苍生。其实这说法就是人的主观臆测,是扯淡!那些让天空变得昏昏沉沉的气体,就是死气,人在刚刚死的时候。身上的活人阳气散尽,一辈子积攒下来的秽气什么的就会变成死气,这些死气聚而不散,时间久了就会慢慢转变成所谓的阴气、煞气!

但凡死气聚集的地方,那肯定是死过很多很多人,而且是前不久就死的,因为时间久了死气就变成阴气和煞气了,我一鼻子就能闻出来!

这个想法从我的脑海中冒出来以后可是吓了我一跳,根据疤脸给我的情报,这出事地点可是有一个大村子被困在了里面,这村子的规模可不少,都快赶上一个乡了,少说也得有个千把来口人……

该不会是……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把我的这些猜测和大炮他们说,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还是不要乱了他们的心才好,他们这几个人正义感十足,满脑子保家卫国的思想,真要知道在和平年底被不干净的东西弄死了那么多人,不发疯才怪,不过我心头的那股子不详的预感却是始终萦绕不断。

这功夫,车子已经距离那片白雪皑皑中的绿色树林愈发的近了。

“找个高点的地方!”

我对开车的宋亚男说道:“找个最起码能俯瞰到这地方全景的高地,我需要观一眼这地方的大格局,看看能不能看出这片树林的门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