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5章 古怪民俗/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对劲!

这村子非常的不对劲!

警察刚刚接到报案的时候,在听筒里面听到是铺天盖地的惨叫声,凄厉程度据说把接电话的警方话务都吓得面色苍白,和眼下这歌舞升平的景象截然不同!

而且,最重要的是,后来案件交到特殊事件调查组手中以后,特殊事件调查组曾经尝试着和店头村的村民再一次取得联系,可是得到的结果却让他们的心又一次的下沉--所有村民。手机全部关机!

再者,那迷踪阵是可以出去、但进不来的阵,这些村民既然没事儿,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一个人出村?

这些疑问就像是一团黑云一样缭绕在我心头……

“难道是一出闹剧?”

大炮在一边嘀咕道:“假报案?逗警察玩?”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村民摆明了是有鬼,疑点真的是太多了,解释都解释不了的那种,可惜大炮他们这些军人还是不愿意把怀疑落在老百姓头上。

“算了,进村去看看在说!”

宋亚男摆了摆手,制止了所有人继续胡乱猜测,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所有人打开保险,子弹上膛,都给我小心行事!”

“那……”

火药迟疑的问:“如果……有突发情况呢?”

“你们难道不知道怎么做吗?”

宋亚男沉声道:“如果是活人,那么咱们不妨继续观望,看看这个村子到底是在搞什么!如果是死人……那就直接开火!”

说完,她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一把QSZ92式手枪,大步朝着山下走去。

命令一下达,大炮他们只能照着做。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几乎是怀抱着一万个戒心下了山,入了村。

村口无人,空荡荡的,甚至沿街都不见一个人影,只不过村子里面的欢呼声和笑声却是在空荡荡的长街上回荡着,进了村以后愈发的清晰了。

人都在燃起篝火的地方?

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就朝那边赶了过去,距离村口不算远,最多只有七八百米的样子,等我们赶到一瞅那里的情况,当下也有些傻眼。

这似乎是村子修建的一个类似于广场的集会场所,里面黑压压的到处都是人,这些人围着中间的篝火席地而坐,男女老少都有,看上去怕是不下千人,约莫这店头村的所有村民都在。也不愧是这绵山里最富裕的大村子,光是这人口规模就不小。

这些村民此刻全都安安静静的坐着,正在听篝火前面一个老者讲故事,那老者头发全白,留着山羊胡子,讲故事绘声绘色,似乎正在讲“赵子龙闯曹营”的段子,还别说,这穿着青黑色唐装的老头子讲故事的口才绝对是一流,有了那么点说书先生的意思了,每一次讲到精彩之处的时候,四周的村民都会集体欢呼、大笑、鼓掌,场面好不热闹!

我们几个人站在人群外围,被眼前的这一幕弄的有些傻眼,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入手,没成想这时候一个骑在父亲脖颈上的小女孩儿倒是注意到了我们,这小女孩儿粉雕玉琢,长得颇为可爱,眼睛乌溜溜的,一看到我们几个外人进来。顿时扭头对着讲故事的老头喊道:“村长爷爷,村长爷爷,有客人来啦!”

这功夫人群刚刚结束欢呼,老头还未开讲,正是最安静的时候,这小女孩儿这么一喊,顿时惊动了所有人,一下子正在听说书的村民全都转过了头。被这小女孩儿一嚷嚷,一下子全都转过头看向了我们。

被这上千双眼睛盯着,我心里还是有些发毛的,不过这些村民眼神平和,黑白分明,不像是脏东西,倒是让我稍稍放下了心。

“警察!”

宋亚男当下就直接表明了身份,当然。这个所谓的表明其实也是谎言,只不过抬出我们的管家身份,也不失为是一种试探!

这周围的村民当时就吵吵了起来,大家交头接耳的谈论着什么。

“静一静!”

在篝火前讲故事的老头在这村子里似乎威望还是非常高的。他就那么轻轻一抬手,然后四周的村民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不知不觉的就给老头儿让出了一条道,然后那老头颤颤巍巍的朝我们走了过来。然后对着我们躬身作揖,这才抬头说道:“老汉免贵姓贾,是店头村的村长,不知道几位来我们村子有何事啊?”

宋亚男正要说话,不过我略一犹豫,便连忙抢了先:“是这样的,前段时间你们村子不是报案了么?所以我们来调查一下。”

说着,我连忙朝着老村长伸出了手:“见过老村长。”

宋亚男被我抢了先竟然奇迹般的没说话。而是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老村长倒是没扭捏,看起来是个老学究,但在礼节上不含糊,伸出手和我握了握。

他手掌温热,而且我是运起杀气和他握手的,体内的杀气竟然没有丝毫反应,说明他体内没有什么不好的气息,是个活人!

没错。我抢先说话就是想试一试这老村长的深浅!

不过,毫无所获,于是我就扭头看周敬,结果周敬也对着我摇了摇头。在用动作告诉我--他也没从这老村长的相门十二宫上看出什么。

这下我就纳闷了,既然都是活人没错,那么,这帮村民的行为举止为什么会那么怪异?

宋亚男在一边轻轻推了推我,用眼神在询问我情况,我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没问题。

然后宋亚男就开口问那老村长:“贾老,你们这是……”

“啊。你说这个?”

贾老一指篝火和村民,想都没想就说道:“祭祖啊!这是我们店头村的习俗,每隔一甲子,就会用这种方式来怀念先祖。因为我们的先祖是河南那边的。以前河南大饥荒,我们的祖辈在逃难的过程中,就是像我们现在这样,点一堆篝火,然后互相讲故事,彼此鼓励,这才艰难的坚持了下来,最后来到这里安身立命。才有了我们的今天!所以我们每隔一甲子都会举办这样一场祭祖仪式,用这种方式告诉后辈当年我们的祖宗是多么的艰难,我们应当珍惜现在的生活!”

好奇特的祭祖仪式!

我心里暗自嘀咕,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有这个习俗倒是不足为奇,咱们国家的历史太悠久了,发生过太多难以追溯的事情,这些事情最后都沉寂在了当地的民俗中,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来传承,所以一些偏僻的村落保存着奇特的习俗倒不是没有!

“那么……你们报案的时候不是说失踪在绵山的警察和那个醉汉袭击了你们吗?怎么……”

宋亚男问道:“还有,这段时间你们为什么全部关机,再没和警方联系呢?”

“是啊,那些人确实袭击了我们,他们好像是喝醉了一样,进来见人就打,不过后来被我们村的壮小伙子们赶走了,就再没回来……”

贾老笑着说道:“至于没和警方联系,这个……我们当初正在祭祖啊!!我们这个祭祖仪式要持续三个月的,因为我们的祖先当年就是逃难三个月才来到的这里,按照我们村子世代流传的规矩,在这三个月期间所有子弟必须放下所有事情回来,不得与外界联系!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祭祖仪式被打断,被攻击了,慌了神才报警的,后来看那些喝醉的警察都被赶走了,村子里也太平了,就继续我们的仪式了……”

喝醉的警察?古怪的民俗?

这老村长的说法未免也太扯淡了吧,当我们是傻子呢?

只不过,没有证据,我们还偏偏没脾气,毕竟这是人家的民俗,我们也没法指手画脚!

一时间,我盯着这老村长和那些村民,是越瞅越觉得他们邪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