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6章 诡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不光是我,就连宋亚男他们几个也是轻轻蹙起了眉头。

这贾老的话从逻辑思维上可以说是处处说不通,但偏偏他还非要自圆其说,怎么琢磨都有种全天下人都是傻子只有他自己是聪明人的感觉。

我有心埋汰他几句,结果宋亚男一把拉住了我,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终于见到了这个女人的另外一面--隐忍。

她在这种被人当傻子戏耍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而且笑的没有一点虚伪做作的味道,和贾老说道:“也好,既然你们这里没什么事儿那我也就放心了,很抱歉打扰了你们的祭祖仪式。我们这就走,回去取消你们的报案。”

说着,一转身,挥了挥手就招呼人离开,她自己更是拖着我就往外面走,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意思,弄的我都有点懵,这还真走啊?

不过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也就没有跳出来拆台,按捺着心头的郁闷默默跟着。

“哎,几位,稍等!”

约莫走出了十几米远吧,我们后面的贾老忽然喊了一声,然后屁颠屁颠的就追了上来,他瞅着少说也得七八十岁了,这几步跑下来就气喘吁吁的,站在我们跟前喘了好一会儿才笑着说道:“天都这么晚了,几位官家人今天晚上还是在我们这小村子里面落脚吧?这山里头一到晚上危险,尤其是这季节,大雪封山的,路不好走不说,山里头的狼都饿着肚皮子,狼群满山找东西吃。看见人就扑脸,要我说你们真不如先在我们这村子里休息一晚上,等天亮堂一些了再说。咱这村子虽然不大,但该有的礼节也不会少,几位大老远的来了,找个舒坦的热炕、管一顿热饭还是没办法的!”

“哈哈。贾老太客气了!”

大炮这货也是神经真的大条,到现在还拿这村子的人当寻常山民看呢,拍了拍他背后的那挺包在迷彩帆布包里的机枪就大笑道:“你还真当我们几个是吃素的呢啊?几条狼而已,就算是满山的野兽都来了,我一梭子过去都得趴下!”

贾老笑了笑,没说话。

倒是宋亚男犹豫了一下,扭头瞪了大炮一眼,然后扭头对着贾老微笑着说道:“贾老说的有道理,这山里头晚上确实危险,狼什么的咱们不怕,但路不好走啊,那么厚的积雪,这万一滑了脚,一头栽沟里,那可就死的冤枉了些!”

说此一顿,宋亚男和老村长握了握手:“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要在这里叨扰一夜了,先谢过老村长了。”

“哎,客气!”

贾老连连摆手:“山野地方,条件不好,几位别嫌弃就行!”

说完,贾老就转过了身,对着围着篝火的一干村民说道:“好了,今夜的仪式到此为止。大家该回去休息了!”

看得出来,贾老在点头村的威严还是十足的,一开口,村子里的村民一声不吭就散开了,三五成群,纷纷朝着自家走去,不少村民从我们身边走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发现在这批村民中有几个男子看起来分外的眼熟,尤其是一个几乎是和我擦肩而过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这男子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上去非常有威严,虽然穿的特朴素,但走在这村民里面龙行虎步的,还是掩盖不了那种卓越的气势,走过来的功夫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就直接离开了,没有丝毫停留。

“哥!”

我拉着的周敬忽然拽了拽我的食指,等我回过头,然后压低声音跟我说道:“这人好像是个官家人啊?”

管家人!?

我蹲了下来,沉声道:“你看出什么了?”

“嗯。”

周敬和我说道:“这人官禄宫异常发达,额角两侧向里延伸的分外的深,明显就不是个普通人,一般这种人都是少年及第,一辈子都在官家办事儿!还有他的五岳崎岖不平,也是命中有横死之相的人,只不过不如你的面格深邃难解。他财帛宫,也就是鼻子,走向异常刚挺。说明他挣的钱应该是体力上的钱,做的也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这也应了他的五岳格局!综合这一切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个武人,一个为官家效力的武人!”

我轻轻蹙起了眉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周敬说的那个人我看着也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时候,那老村长已经安顿好了村民,带着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一看他过来,我拍了拍周敬。让周敬别说了,回头再议。

“这是顾家嫂子!”

贾老带着那中年妇女走到宋亚男面前说道:“顾家嫂子的家里宽敞些,人也贤惠,晚上你们就到他们那里住吧?”

“行!”

宋亚男也不知道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想都没想就一口同意了,然后又和贾老寒暄了几句。贾老就离开了,我们在顾家嫂子的带领下径自往他们家里走去。

这顾家嫂子看起来倒是个挺和蔼健谈的中年妇女,一路上和我们说说笑笑的,身上带着一股子山村妇女特有的朴实,总之是挺招人亲近的那种人把,倒是有些像我当年在秦岭大山那边碰到的李大姐,唠了没几句大家就熟络了,我们都喊她顾大嫂。

顾大嫂是个寡妇,她老公是个病秧子,十几年前她刚刚嫁过去,结果没过两年丈夫就病死了,连根苗儿都没给她留下。店头村这种小村子属于挺封建的那种的,在这地方改嫁得被人戳脊梁骨,顾大嫂怕别人骂他,所以这十几年来也就再没有改嫁,单着就这么一个人过来了。

谈话中我也曾经旁敲侧击的试着试探过这顾大嫂的口风,譬如那些失踪在绵山106公路出事段的警察袭击他们村落的事情,结果每次一提起这个顾大嫂都是顾左右而言他,不愿意多说,不过她的功夫明显没那贾老深厚,眉宇之间的神色有些慌,更加让我确定这个村子有问题了。

说话的工夫,我们的已经到了顾大嫂的家,就是在村子南边的一个普通的宅子,院子倒是不小,院子里的地是翻过的,估摸着春夏时节顾大嫂也会种一些蔬菜什么的,除此之外,就剩下两间大屋子了。一间朝南,一间在北。

北屋是顾大嫂住着的,南屋腾给了我们,里面有两间房,一间给了林青和宋亚男俩女同志,我和大炮他们几个人凑在了另外一间,房子里面陈设简单,一趟十几米长的大炕,顾大嫂生了一把火,这炕头就热乎了起来。

还别说,这热炕我们现在还真有些眼馋,身上的衣服什么到现在还是湿淋淋的。虽然一路是跑着过来的,体热倒是没减,但是身上的衣服早就冻得硬邦邦的了,方才在外面和老村长磨叽的那一会儿功夫,我们几个没有运动,冷冰冰的裤管衣服贴着身子。就他娘的跟大冬天的钻雪窝子里待着一样,别提多销魂了,到现在身子基本上是冷透了,难受的很,眼下这炕头一热,我们几个人瞅的眼睛都红了,几个大老爷们也没那么多讲究,“嗷”的叫唤了一嗓子就忙着开始脱发衣服。

没成想,就这功夫,门口忽然传来了“咳咳”两声女性的咳嗽声,扭头一看,竟然是宋亚男。一下子给我们几个老爷们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在还留着条保暖内衣,没走光。

“这里不安全,你们还真当回自己的家了啊?”

宋亚男身上还穿着冻得硬邦邦的衣服,这女人也真够坚韧,面不改色,背着手走了进来,一把拉上门,然后一脸凝重的和我们说道:“这村子不对劲,但是咱们搞不清楚状况也没办法直接和村民起冲突,所以我才准备退一步,躲进暗中观察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那村长既然邀请咱们住进来也不错,离这些村民近了,总有机会!晚上都小心一些,虽然是在咱们国家的领土上,和境外执行任务的环境不太一样,但毕竟是在事发地。必须得慎之又慎,可别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最后在这么一个小山沟里翻了船!”

原来她打的是这主意!

我眼睛一亮,确实,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法子,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危险了一些,但最快的捷径莫过于此!

嘎吱!

这时候,南屋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发出一道有些刺耳的响声。

宋亚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拉开了门。

来人是顾大嫂,满脸笑容的正端着一个大盘子,里头有米饭有菜,进来把菜往炕沿上一方,这才笑着说道:“都饿坏了吧?嫂子给你们弄了点吃的,快吃吧,吃完碗筷放外面就行,嫂子明天收拾,你们休息吧!”

说完,顾大嫂就直接离开了!

咕咚!

大炮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那满盘子的大米饭狠狠咽着口水,其实就连我也挺心动的,来来回回折腾了那么久,这热乎乎的大米饭真的是太诱人了。

不过大炮还是比较谨慎,他们这种人吃别人给的东西之前都会习惯性的先检查一下食物,所以大炮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类似于紫外线验钞灯一样的东西,打着了里面立马冒出了蓝光,在那些饭菜上扫描了一圈后,扭头对着我们就乐:“能吃,没毒!”

结果,一直坐在炕里头靠着墙角发呆的陈煜这个时候忽然抬起眼皮子说道:“没毒就能吃吗?换了我,我绝对不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