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7章 死人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毒为啥不能吃?”

大炮瞪着一双跟铜铃似得眼睛,扭头有些纳闷的瞧着陈煜。

陈煜没说话,只是轻轻别过了脸,自从出了苏蕾蕾的事情以后,他就愈发的沉默寡言了,性格大变。

不过,他不会平白无故这么说,于是我就问:“到底怎么了?”

“没食欲。”

陈煜看着那些饭菜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一点都不想吃这些东西!”

“靠!”

大炮顿时撇了撇嘴:“原来是你没有食欲啊?你没食欲我有啊,干嘛吓唬人!”

说着。大炮抬手就去拣筷子。

我听完陈煜说的脸色却变了,既然陈煜不愿意吃,那这饭……怕是不能吃!当下,我一把就握住了大炮的手腕,制止了他,面色也一点点的凝重了起来。

陈煜是什么?

是血姑鬼尸!

他并非活人,虽然有着活人的体征,但是实际上整个人的习性却与行尸阴人的是一模一样的。

行尸阴人哪里有不喜欢阳人饭菜的道理?因为五谷杂粮里面都多多少少有一些阳气,那属于阳人的供奉,行尸阴人接了供奉以后道行会有一定的增长!

如今。陈煜不想吃这些饭菜,看着没有胃口,那就说明这些饭菜是有问题的!

譬如……没有正常植物的精气?

“我来看看这些饭菜到底有什么!”

我扒拉开了大炮,大炮可能也是因为我破开了阳遁九宫,所以对我还是比较服,也就没有吭声,我从背包里面取出了装着“雪糯”的袋子,这玩意是好东西,是非常纯净的东西,只要是污气、晦气,甚至是尸毒,都能吸出来,拿这东西一试就知道情况了!

我抓了一把雪糯,然后在饭菜上洒了一层薄薄的雪糯。

这一撒上去不要紧,效果简直就是立竿见影,那些雪诺上立马就出了情况--只见,撒在饭菜上的雪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黑了!!

“尸毒吗?!”

宋亚男在一旁有些惊骇的说道:“我曾经过组织里的赶尸人用糯米拔尸毒,那情景简直和现在这一模一样,可是……尸毒是用仪器能检测出来的啊,刚才大炮用的那种激光验毒的仪器是用生物科技做成的,只要是一切能毒杀、毒害生命体的东西,全都能一下子测试出来,尸毒自然也是可以的!”

我定定看了那些糯米一眼,犹豫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沉声道:“不是尸毒,不出意外,应该是死气!”

拔了尸毒的雪糯通体乌黑发亮,颜色就跟沥青似得,但是眼下这些雪糯却没有达到那种程度,糯米虽然是发黑,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其实是发灰色的,在灯光下表皮泛着一层灰蒙蒙的色泽,明显是死气!

这饭菜里面有死气。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有些傻眼,是顾大嫂要害我们吗?如果要害我们,其实完全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前面就已经说过,死气虽然对活人没有好处,但也不是绝对致命的东西,是一种慢性毒药,活人吃下去以后最多就是肚子里面积聚了死气,如果死气积聚的太多,活人的生命体征会一点点的消失,最后变成一种半死不活的怪物!

但这一顿饭的死气,还没有那么恐怖!

当初白羊峪的村民吃了多少死人肉?怕是得有一个来月,天天都在吃含着死气的死人肉,也没见他们挂掉!

所以,这可能不是顾大嫂故意为之,那么就只能有一个可能了……她是无意为之!

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饭菜里面有死气!

这村子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轻轻叹了口气,愈发的有些看不明白形势了,不过这一顿死人饭肯定是不能吃的,于是我就把情况和宋亚男他们说了,一时间他们几个人的脸上也不太好了,大炮看着那饭撇了撇嘴,眼里有渴望,更有忌惮。

其实不光是他,我又何尝不想吃口热乎饭?

别笑我们贪嘴。没有真正在深山老林里挨过冻,没有体会过那种极度饥饿,没有尝试过一点点的温度所能带来的欢愉的人永远不知道这一顿热乎饭究竟有多大的诱惑力,真到了鸟不拉屎的地方,身上哪怕揣着千万百万也没什么鸟用,最实在的还是一口热乎吃的!

只是这饭是真的没法吃,于是宋亚男就将盘子端走了,放到了一边!

热乎饭没了,我们只能把林青叫了过来,随便吃了口干粮。然后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总觉得这村子里是充满了凶机,分房睡真的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不如晚上凑一块,大家和衣休息。反正十几米长的大炕也够用,然后分头放哨,这样虽然疲惫,但总归是安全性高一些,不至于大半夜的睡得正爽呢让人给我们玩个鸟朝天。

眼下。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说实话,我们几个也是真的困顿,犹豫了一下,我从背包里面取出了阴风铃,出了屋子把阴风铃挂在了门口,这才回了屋,安顿头一个放哨的大炮只要听到风铃响就立马喊人,这阴风铃不受四面风,只接阴风,铃声一响准没好事!

大炮表示明白。我这才放心躺下睡觉,奔忙了一天,累的我屁颠屁颠的,躺在热乎乎的炕上,浑身舒坦的就差冒泡了,脑袋沾了枕头不出两分钟就睡过去了。

不是深山老林里钻睡袋,也不是找背风面躺着,这地方睡觉真的是太舒坦了,我这一觉下去,直接就是深度睡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脸,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借着窗户外面射进来的月光才看清喊我的是大炮!

“嘘!”

大炮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用嘴型告诉我:“风铃响了!响了!”

阴风铃响了?

这种风铃一响,一定有行尸阴人出没!

我精神一震,浑身炸毛,睡意一瞬间消失的是干干净净的,从枕头底下摸出百辟刀就直接坐了起来。

扑棱棱……

果不其然,我挂在门口的阴风铃这个时候在响,响声清脆,在呼啸的寒风中从窗户飘荡了进来。

一时间,我神经紧紧崩了起来。

啪嗒!

啪嗒……

……

这时候,屋子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很拖沓的脚步声,就像是……有人在穿着拖鞋走一样。

吱呀!

外面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装睡!”

宋亚男忽然对着所有人打了个手势,用唇语无声的和我们说:“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等它进来了,抓着机会咱们一起上,直接干掉它!”

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法子!

我们几个人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又一次全都躺下了,我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是右手却按在了百辟刀的刀柄上,感受着刀柄上的青白玉的温润与清凉。躁动的心才终于平息的了一些。

啪嗒……啪嗒……

那脚步声距离我们的房间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片刻之后终于停下了,似乎是站在了门前,这店头村的门还是那几年那种上面带着纸糊窗的门,隔音的效果很差,所以那未知的东西站在门外我们都能听到“哼哧哼哧”的喘气声,在安静的落针可闻的屋子里面听起来非常的清晰。

会喘气儿?

那么就不是阴魂了!

难道是……尸?

可是就算是尸也是只出气,不进气啊,可这门外的东西分明会吸气儿!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就在我满脑门子疑惑的功夫。只听“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那东西进来了!

为了避免惊动那东西,我双眼几乎是紧紧闭着的,耳朵旁边就听着一连串“啪嗒、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最后那东西停下了。

循着声音的方向以及人类特有的第六感直觉,我能感觉得到,那东西就在我的脚边!!!

他娘的,不会是又挑中老子了吧?

我心里暗呼晦气,入这一行之前,他们就常常说我这个八字阳弱没法扭转,哪怕是修炼的再好,也最多改善一下体质而已,但是招脏东西稀罕这一点是不会变的,无论何时。脏东西都头一个找我,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这条大炕上躺着那么多人,那玩意还是一下子挑中了我!

就在我暗自嘀咕的功夫,我盖在身上遮掩百辟刀的被子被掀开了,然后……一双冷冰冰的手抓住了我的脚!

不光抓,还在抚摸!

“嘿、嘿、嘿!”

艰涩沙哑的低笑声在炕头响起,那东西不光抓着我的脚,还特么在轻轻抚摸着,就跟一个有恋足癖的变态一样,然后……竟然一点点的朝我腿上摸索了上来,一转眼离我命根子最多也就只有十多公分的距离了。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的直窜!

总不能命根子都被摸了去吧!

忍无可忍!

哐!

我一下子就抽出了百辟刀,豁然睁开眼睛,整个人直接从炕上跃起,大吼道:“干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