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4章 荒野寻踪/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亚男大概是猜到了我这个决定,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犹豫了一下问我:“你过去看看?”

“不去!”

我摆了摆手,犹豫了一下,说:“下手利索点,一下子搞完,别一枪打个半死不活,躺在那冷冰冰的地上白遭罪半天才断气。”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至于去看……

我不想、不忍,也不敢。

做这个决定就已经够艰难了,再让我去看。我是怕那些愤怒绝望的村民骂我少么?即便他们现在也在戳我脊梁骨,但亲耳听到和故作不知是两个概念,主要是我怕去了自己心软。

“好,不去就不去吧,你已经为这次的破事背了够多黑锅了,剩下的事儿我们去做吧!”

宋亚男轻轻叹了口气,道:“想快点结束,还是别用枪了,猴子是搞爆破的,让他用炸弹吧。声儿一响,就没痛苦了!”

我点了点头:“去吧!”

宋亚男再没说话,干净利落的点了点头,掉头离开了。

等她一走,坐在我身边的周敬和我说:“哥,别想了,走吧,进去我给你的伤口上敷点药包扎一下吧,要不然等会儿他们那边准备好了就没时间了,这路咱还得走下去,接下来弯弯绕绕不知道多少里地的山路呢,你那烧伤不处理处理接下来得遭老罪了。”

“嗯。”

我扶着周敬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南屋,周敬说的对,接下来怕是还有的罪受。这店头村的事情解决了以后还得继续去探106公路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找到那伏尸母体,要不然麻烦不算解决,那母体如果蹦到人口集中的地方,仍然是一场灾难。

药,我的背包里面就有,是找我爸以前认识的一朋友那买来的金疮药,据说部队里面特供的玩意,效果特别好,周敬把药粉往伤口上面一撒,当时我就感觉伤口上凉凉的,似乎就连疼痛都缓解了很多,然后周敬就开始给我缠绷带,从前到后缠了一圈,然后我一瞅--得,特么的连裤衩子都省了!

等我包扎的差不多的功夫,宋亚男他们几个人恰好也回来了,只不过眼睛一个个的都红的厉害。

“太特么惨了!太惨了!”

大炮一回来就嘶哑着嗓子说道:“真的,这活儿比当兵难,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去做这种事情。里面还有孩子啊,很小很小的孩子,他们那哭声……听的我心都碎了,伸着白嫩嫩的小手一个劲儿的对我说--‘叔叔、叔叔,你放了我吧!’,我真的是……”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那场面,我闭着眼睛都能想到了,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白羊峪的村民为了活下去人吃人,这里的村民也是一样的,说到底是人的天性,我闭着眼睛都知道那时候绝对是哀求惨嚎声连成一片,声声摧人心肺!

“还没有引爆呢?”

我不想探讨这个话题,于是就问猴子:“什么时候引爆?”

“威力太大,当场引爆估计咱们就走不了了。”

猴子轻声道:“是定时的,一个小时后会爆炸,咱们现在还是赶紧收拾一下走吧,算算时间,等咱们到了安全区域的时候,这里也就被夷为平地了!”

我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开始往身上套棉裤,这羽绒棉裤在炕头烤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如今基本上已经干透了,往身上一穿。热乎乎的,让我冷的难受的心总算是舒缓了一些。

收拾好了东西,我们几个就扛着装备从另一条小路出村了。

这个时候天基本上已经大亮了,走山路也不怕滑了脚摔出个好歹,然后我们几个循着地图上的方向一路往深山里面走。这条路就是去原106公路的地方。

在山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大概将近半个来小时的功夫吧,猴子安在店头村的定时炸弹终于引爆了,只听“轰轰轰轰”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响,隔着大老远我们都能感觉到地面在颤抖,难怪猴子说引爆威力太大。不离开村子根本不能引爆。

这工夫,我们几个人恰恰在上山的半山腰位置,回头看能看到火光冲天的店头村,那里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硝烟凝聚在天空中,久久不散,我知道,这个村子彻底消失了,伴随着那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那个村子彻底被从绵山抹去了!

“尘归尘,土归土,死了就安心闭眼吧,别在阳间逗留了,生也苦,死也苦,下一辈子投个太平盛世、富贵人家吧!”

我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着猴子说道:“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疤脸吧!”

说完,我第一个迈开脚步继续朝着山上走。

出了店头村的事情,接下来我们一行人的情绪都不是很高,谁都知道这么做是对的,也是最明智的选择,但眼睁睁的把一些会笑会说话的村民送进火海,那滋味儿也不是很好受。

这里的情况猴子也已经全都报告给了疤脸,疤脸在电话里面没和我说太多,就说了三个字“辛苦了”。

这三个字我受的坦然,也有资格接受这三个字,本来这里的事情和我没半毛钱的关系,我被他们纠缠着卷进了这个漩涡里面,遭的全都是无妄之灾,说辛苦都是往轻了说的,这次这破活儿,干着不光身体上劳碌,这心里头也难受的紧!

一路向南。

我们大概是早上八点左右从店头村出来的,然后等中午的时候抵达了106公路的绵山路段,这条公路已经废弃了,经过二十年的荒废,里面上的沥青早就在热胀冷缩中崩裂了,整条公路沟壑纵横,杂草丛生。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沿着这条公路一路去寻找出了问题的地方了,我几乎是望远镜不离手的。一路所过观山看水,寻找这绵山的盘龙脉里头最适合下葬人的穴场,这是苦活儿,也是慢活儿,我们整整奔波了一天都没瞅出个什么门道。当天晚上就是拉开睡袋在公路边上休息了一宿,睡得好不好暂且不说,好悬没特么给我们冻死,好在没发生什么突发情况,于是在第二天五点左右的时候就又一次出发了。

约莫是奔走了一个上午的功夫。106公路走完了,这条公路的终点在一座大山的山脚下,宋亚男和我说,当初设计这条公路的设计师原本是打算把这座大山凿穿,然后修建一条隧道。这样就能最大的缩减106公路的长度,结果当时还没来得及把隧道打通呢,就开始出现施工工人消失的事情了,最后这条公路到了这里以后也就无疾而终,草草废弃了,设计师重新设计了一下以后,106公路在河北到山西的交界处直接改道,绕过山西直奔河南那面去了。

既然施工工人最初的时候是在这里出事的,那么这盘龙脉里面如果有墓,就一定在这附近了!

只可惜。这地方四周一片荒凉,属于一个低谷洼地,站在这里我朝四周瞅着半天也没瞅出个什么问题,最后干脆一挥手--爬山!

这座山不低,只要爬上去,不出意外就能观到这四周的山河走向了,然后就可以轻松找到这盘龙脉里头最适宜下葬死人的穴点,问题一探明白,这次的任务也就算是圆满结束了,剩下的烂摊子就是疤脸的问题了。

主意一定。我招呼了他们几个就开始爬山,用了三四个小时,废了老大劲才终于上了山,这时候已经快天黑了,然后我站在山顶拿着望远镜一瞅。我当时就傻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