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5章 灌水埋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大山之下,赫然是一片湖泊!

没错,就是湖泊!

我站在这大山顶上环目四顾,只见这片湖泊的四周皆是山,一座座大山在黑夜中隐隐有着黛色的阴影,看起来就跟拱卫湖泊的护卫一样。湖面上早就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冰面上的积雪看上去足足有一米厚,怕是积了一个冬天的雪!

“水积似鼎。山走如龙,天成阴脉,王侯居所!”

我大概把这里的山脉走向了看了一眼,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轻声说道:“不出意外,这里应该就是这盘龙脉的穴眼所在了,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有墓,必然在这湖下!咱们……怕是遇到了一座水墓!”

“看出来了?”

宋亚男在一旁有些迟疑的问我:“我以前听组织里的一些大家说过,一些厉害的风水堪舆大师观山看水,只需一眼就能定山中墓局的吉凶,抬手改山河地势,杀人无形之间。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这个地方的吉凶?”

“这个地方……”

我轻轻叹了口气,和她说道:“这是一个借龙脉气运纳阴的风水穴,整个盘龙脉利于死人的阴气都聚集在了这湖心上面!你难道还没看到吗,这湖心冰面上的积雪整冬不化。所以才堆积起了超过湖面将近一米的积雪,这本身就说明问题了!如果你经常关注山西这边的话,你就应该知道山西受了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去年冬天的气温一直很不稳定。十年之前的山西。在晋北、晋西北这一带,冬天的雪是不会化的,但是最近几年就不一样了,这冬天的雪他娘的是下一层,化一层,在城市里面几乎是今天下雪明天化雪,哪怕是山里头也保存不住,咱们进绵山这一路走来你就能看出来,山里面积雪最后的地方不过就是二三十公分而已,可是这里积雪却足足堆了一米,分明就是湖心聚了阴气,散不开!

往白了说吧,这湖心因为盘龙局的山川地貌聚了庞大的阴气,若是这地方的山川走势不被改变,这个地方则不会有问题,死人享受着它的‘洞天福地’。活人过着他们的安居乐业,大家楚河汉界,两不相干!可如果山川地貌一旦发生改变,聚在湖心的阴气就开始不稳定了,阴气失了平衡,这湖底下的墓局也就遭到了破坏,那肯定是要出大事的,死人会闹腾的!”

宋亚男不傻,一听我的话就蹙眉思索了起来,看上去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过了片刻才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你是说二十年前……”

“不错!”

我点头道:“这个地方的格局在二十年前修建106公路的时候就被破坏了,湖心阴气失衡,墓局不稳,所以二十年前就捅出了篓子!只不过二十年前特殊事件调查组以及各方的无数高手进入这里,虽然全军覆没,没有带回任何有用的消息,但我估摸着怕是也伤了这墓主人,所以二十年来它才一直消停了下来。不过这消停了没多久,那个春节回家的醉汉闯进了这里,一下子把这墓主人给惊动了!

其实说到底。和那个醉汉的关系不太大,他来不来这里,这墓主人迟早还是要闹起来的,只不过他的到来提前让这墓主人闹腾了起来。仅此而已!”

有些话我还没有说。

根据我得到的种种消息来看,这个墓局,很有可能里面有那个夏朝时的大巫师留下的神秘咒文,是一个让死人复生的局。这湖面聚集了阴气,怕是就是用来让那些咒文转化成活人阳气,再生肢体用的,估摸着我们碰到的那些极阳之林就是这么来的!

只不过这些都是不确定的东西。仅仅是我的猜测而已,所以我也没有直接说出来。

“那么……咱们得下水了?”

宋亚男看着这湖面轻轻蹙起了眉,沉声道:“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也不知道这湖水的深度,咱们这一次没有带专业的潜水装备,这进去以后能不能出来可就说不好了!”

“我觉得你最应该考虑的不是这个。”

我苦笑了起来:“你看着湖泊,里面的水并非是活水,不是山西这头任何一条水脉积蓄形成的。也就是说它不是一片天然湖,而是一片人工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四周大山上的水源被引流灌下去形成的,这种法子其实是一种墓穴防盗的手法,叫做‘灌水埋陵’!具体的操作法子就是墓主人下葬之前,他的坟陵先选一处山谷修建,等修建好以后一封土。然后直接就把山上的山洪、溪流等水源引流下去,瞬间将修建坟陵的山谷淹了,形成一片人工湖,这可是一种气势磅礴的防盗工程,财帛不厚的墓主人也玩不了这个!这底下如果有墓的话,是哪个年代的咱们现在根本没办法确定,也不知道他这墓里的防水措施够不够厉害,如果防水设施不够的话。下面这座墓怕是早就被水淹了,咱们没有潜水装备进都进不去!你现在考虑能不能出来……有点早了!”

宋亚男一愣:“那怎么办?”

“凉拌!”

我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墓都进不去了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撤退喽!现在天空中有死气,飞机无法穿行。让你们组织空投潜水设备也不可能,地上的极阳之林就更不用说了,没我带路他们进都进不来,得不到装备补充咱们几个傻呵呵的在这鸟地方挨冻啊?还不如先退出去准备周全了在下墓,湖心墓最是凶险了,准备不周全了下去就是送命!”

宋亚男不说了。

“好了,现在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也没什么意思,具体啥形势还是先下去瞅瞅才行!”

我摆了摆手,没有继续和他们再多说,紧了紧身上的背包就走上了下山的路。

这人工湖的四周大山高的很,估摸着海拔都得在一千八百米以上,摸黑下山的时候还是有些费劲的,有好几次我脚底下滑了好悬没直接滚下去,这路走的是心惊胆战的。

伴随着一点点的往下爬,我发现,这山里也是愈来愈冷了,到最后等我下了山站在湖泊旁边的浅滩上的时候,只感觉一股子阴嗖嗖的风穿透了羽绒棉裤一个劲儿的往我骨头缝儿里钻,我忍不住轻轻哆嗦了起来。

这里的风……是阴风啊!

聚阴的地方,有了阴风也是正常。棉裤什么的御不了这种寒气,只能硬着头皮捱,没多大一会儿功夫,我这浑身上下就冷透了,忍不住一个劲儿的对着手掌哈气取暖。

这工夫,宋亚男他们几个人也下来了,大炮把手里的重机枪往旁边一扔,取了工兵铲上去就开始铲冰面上的积雪,这些不松软,一米多厚,一层压一层,光是自身的重量就把雪压实了,大炮废了不少的力气才清理开了雪,然后这货也牲口,抄着重机枪就开始对清理出来的冰面扫射了,这种12.7毫米口径的重机枪上一些特殊的子弹连装甲车都能打穿,更别说这冰面了,大炮一开火,顿时碎冰茬子横飞,有那么好几个都崩在我脸上了,当时我脸上就被崩出了几条血口子,生疼生疼的,当下我不禁后退了一些,还是离这牲口远点安全。

三四十发子弹往冰面上一落,将近半米厚的冰面当时就被击穿了,下面的湖水还是比较清澈的,只不过正冒着白气!

我们几个人一瞅那冒出来的白气当时就倒抽冷子,这湖水冒白气,摆明了就是下面的寒气比外面的寒气更重,我们几个跳进去不得被冻傻逼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