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8章 湖底漩涡/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切说起来长,其实整个过程不足一分钟的时间,从始至终我就和那尸虺打了一次照面,但这玩意真的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力大无穷不说,怕是其本身的牙齿上还是有毒的,被咬上一口,立马就是个粉碎性骨折、中毒身亡的下场,这要是在地面上还好,或许我还能有一战之力。但是在水里面它几乎是无敌的,这个时候又一次折返回来让我的心已经凉透了!

肺部,已经隐隐有了憋胀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

我当真是有一些慌了,结果就是这功夫,那条尸虺恰恰从我脑袋上俯冲了下来,划动带起的水流冲击着我的脑袋,甚至隐隐推着我一直往下沉,可想而知这玩意的俯冲之势多么强横,比上一次冲过来的时候更加凶残。显然这东西上一次的攻击是试探性的,这回才是真正要命,是卯足了劲儿发起的要命攻击,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已经冲过来了。

我不敢和它硬碰硬,就在这东西距离我不足三米的距离时,我连手带脚在水里面狠狠一扒拉,然后借力直接朝旁边冲去,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虽然躲过了这条尸虺的撞击,一下子闪到了它的左边,结果不等我在水里掉过头刺它一刀,它的尾巴竟然直接朝着我甩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旧力刚刚用尽,新力还没有生出来,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这一尾巴甩过来我根本是没有余力再躲避的,没办法之下我只能将百辟刀横在胸口来抵挡这一下猛击。

说时迟,那时快,我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后这条尸虺的尾巴就劈头盖脸的抽了过来,只听那尾巴与我手中的百辟刀碰撞时候发出“铿”的一声巨响,然后我就被直接掀翻了出去。

这一下子的力量,比刚才的那一次撞击更加强劲,上一次抵抗本来我就已经是用尽了全力,臂力用尽,差点把个手臂折腾废了,手上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了,被这一尾巴抽的百辟刀都反弹了回来抽打在了我的胸膛上,我整个人就跟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在水中狠狠朝下方激射了出去。

因为这一次是打在我胸膛上的,我憋在肺里面的空气一下子就被打了出来,嘴里“咕嘟、咕嘟”就吐出一连串的气泡,夹杂着发黑的血液……

冷冰冰的湖水从我的鼻腔间、口腔里直接灌进了肚子里面,肺部火辣辣的疼,胃部却冷的就跟大冬天的啃了两根冰激凌一样,这冰火两重天考验着我的神经。

会水的人都知道。人要是在水里呛了水,把憋着的气全散出去,那基本上是废了!

我知道自己完蛋了,浑身乏力,意识模糊,眼前发黑,整个人都在抑制不住的往下沉,等下一次那尸虺冲上来,就是我被吞食的时候!

可能是出于一种不甘的心态吧,我完全是下意识的抬头向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我顿时愣住了。

在我头顶上面,手电筒的光芒闪烁,借着那些手电筒的光,我隐隐能看见好几条人影竟然围着那条尸虺在缠斗!

是宋亚男他们几个赶到了?

我心里一沉,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斗得过那条尸虺,可惜了,我是不能和他们并肩战斗了,祝你们好运吧!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了我这短暂二十年来的点点滴滴。然后我才发现,我的所有快乐都停留在了前二十年,我的所有惊心动魄全都停留在了最近这半年多以前……

这一生,虽然不如我的父辈那样波澜壮阔,但也算是轰轰烈烈了吧?

不甘,又能怎样?

是命……

我心里轻轻叹息着,如果这就是命,我不想认,但最后还是得认。

就在我一个劲儿的下沉的功夫,我忽然感觉自己腰上一紧,似乎是被一条手臂圈住了,然后我猛然睁开了双眼,顿时一张俏脸跃入了我的眼帘,她的嘴角微微上挑,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眼睛就像是会说话一样,似乎是在告诉我--这么快就不行了?

宋亚男?

我一愣。

然后,她猛地朝我凑了过来,双唇一下子贴在了我嘴上,这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是懵的,紧接着我就感觉一股气流窜进了我的口腔。

她是来给我度气的?

这一口气,是救命的气,我不敢矫情,连忙吸入了肺里,感觉肺部的迫压霎时好了很多。

宋亚男这个时候松开了我的腰,对着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上去,然后她手里捏着一把匕首直接就朝上冲去。

“小天!”

这时候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在我心里响起:“松开你的心神,把身体交给我!”

花木兰的声音有一些急促,我知道,之前她肯定是多次尝试控制我的身体救我,可惜那个时候我浑浑噩噩,心神紧守,她根本无法入主我的身体。

这条尸虺以我现在的手段肯定是对付不了的,和花木兰我也不客气。直接松开心神。

下一刻,我又一次品尝到了那种奇妙的滋味儿,我失去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感官还在,但身体的控制权却在花木兰的控制之下,然后她操控着我的身体直接朝上面俯冲了上去,不消片刻就又一次冲到了那尸虺跟前!

这个时候,大炮他们几个人几乎都已经缠到了那尸虺的身上,打法特别贱,全都骑在了那条尸虺的身上。拽着这条尸虺脊背上的毛,手里的武器猛刺对方的脊背,这尸虺身上的血液就跟喷似得直冒,四周的湖水都被染红了!

若说最惨,约莫只有大炮最惨了,这家伙死死抱着这条尸虺的尾巴在和尸虺角力,防止尸虺的尾巴卷上去抽打到火药他们,还别说,他确实是天生神力,双手拽着尸虺脊背上的毛。然后两腿死死夹着尸虺的尾巴,竟然夹得那尸虺的尾巴都直了,根本无法灵活活动,不过因为这条尸虺的尾巴上都是倒刺,他自己也不好受,我循着目光能看到他的脸皱成了一团,神情万分痛苦。

当然痛苦,倒刺在裤裆里蹭啊蹭,能舒服吗?

这个时候,他们几个基本上已经把那尸虺控制住了,花木兰一赶到,就举着百辟刀笔直的朝着那尸虺冲了上去,然后一刀就狠狠捅进了那尸虺腹部,

算算比例,这里应该就是它的致命之处。也是“七寸”位置,不出意外,这条尸虺的心脏就在这里了。

尸虺虽然是蛇百年入法,入法百年,一共修炼了二百年化成的东西。但是,说到底它还是蛇,没有化蛟,结构还是和蛇一样,俗话说的好。这打蛇打七寸,打到了心脏才算要命!

很显然,花木兰这一刀就是要命的一刀,往进去一捅,黑血当时就顺着伤口喷了出来,非常浓郁!

这条尸虺在这一击之下明显也是吃了痛了,就跟疯了似得在水里面疯狂的挣扎了起来,然后带着我们几个就直挺挺的朝下面的深水里俯冲了下去,它在水里面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湖底!

然后我惊讶的发现,在湖底竟然有两个非常巨大的水流漩涡,似乎是那里有两个入口,这湖里的水在朝着入口里往进灌!

这是……湖底古墓的入口吗?

我心里嘀咕着,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这条尸虺在冲下来以后。竟然带着我们直挺挺的朝那漩涡冲了过去,然后一头就扎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