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9章 绝命诗/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漩涡里的水流很急,往进去一钻,就他娘的跟被丢进了滚筒洗衣机里面似得,好一阵天旋地转般的旋转,好在花木兰够机灵,一刀捅进这条尸虺的肚子里以后,另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那条尸虺腹部的鬃毛,死死吊在这条尸虺的肚子上,手里的百辟刀却是不消停,不断猛捅这条尸虺的肚子,那频率……就特么的跟缝纫机似得,一转眼就把这条尸虺的肚子捅成马蜂窝。大有不把这尸虺捅死坚决不罢手的架势,看的我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这下手未免也有些太黑了,到底是以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在该出手的时候比我狠。

这条尸虺在刚开始的时候还在剧烈的挣扎,不过被花木兰一连猛捅了十几下以后,渐渐的也就消停了,不出意外应该是死了。

在漩涡里面来来回回穿插了片刻,紧接着我们几个就顺着水流一下子从高处坠落了下去!

这是一个……地底瀑布?

不对,应该是人工瀑布!

下面黑黢黢的,也看不清楚个具体的情况,只能听到哗啦啦的水声。不过从漩涡里钻出来以后,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特别浩瀚的地底空间,里面有空气,一出来就可以呼吸了,然后我们几个人直接就朝下面坠落了去!

“撒手!”

我听到宋亚男在一旁喝道:“跟着这条尸虺一起掉下去了动能太大,咱们受不了的!”

她这一开口,花木兰就直接撒手了。然后顺着漩涡里垂落下来的水流直挺挺的就朝着下面坠落而去,在黑暗中我也看不清其他人的情况,只能忍受着强烈的失重感随波逐流,就这样不知道下坠了多高,然后花木兰控制着我的身体“噗通”一下子就坠进了一潭冷冰冰的水里面。

“没事了,身体交给你了。”

花木兰沉声说了一句,下一刻我就感觉自己重新掌握了对身体的控制权,然后开口问道:“都没事吧?”

“没事!”

“没事!”

……

四周的回应声此起彼伏,我算了下人数,全都在,一下子也放下了心。

我的手电筒在被那条尸虺攻击的时候就丢了,这个时候干瞪眼没办法。好在陈煜他们的手电筒都还在,泡在冷冰冰的水里的功夫就直接打开了手电筒,一时间这四周的一片亮堂,我也终于看清了这里的情况。

我们眼下所在的地方是一片开凿出来的地下空间,目前我们几个所在的位置是一片地下湖,水源来源于何方就不用说了,就是来源于上面那片湖,哪里的水倒灌下来形成了这片地下湖,在倒灌的过程中因为水压等问题才形成了一个漩涡!

在这片地下湖的前方,开凿出了一条只有一米宽的河道,这条河道是在泥土中直接开凿出来的,类似于桥洞,地下湖的湖水从那河道奔腾而去,也不知道流向何方!

这墓的工程竟然如此浩大!

我轻轻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对这墓主人的身份也一下子好奇了起来,这等墓穴,怕就是一般的帝陵都比不上吧?修建的时候也不知道得动工多少,耗费多么庞大的财力!

到了这里,这墓局的结构我基本上已经猜到了!

这座墓最开始修建的时候应该是在绵山里面挑选了一条小山沟,把这条小山沟的地底几乎挖空了,最后形成了我们现在这片巨大的地下空间,然后又用一条隧道打通这条地下空间,直通墓室!等修建完这一切以后,填土。再在小山沟的地表留下了两个窟窿,然后引四周大山上的水把这个小山沟填了,形成一片地表人工湖,然后这地表湖的水从修建坟墓时候留下的口子灌进地下空间,形成一片地下湖,再然后这地下湖的水顺着开发出的河道直冲墓室,这种直冲墓室的地下河叫做护墓河,跟古代的护城河是差不多的,有利于风水,能把这里的风水锁住不外泄。

这种墓局我当真是闻所未闻,怕是当时修建的时候绝对动工十万人以上,修建了不少年月!

可是历史上修建个墓都要这么大兴土木的人屈指可数,这几个人的墓大都被挖掘出来了,到现在为止,恐怕也就只有秦始皇陵还是个谜,一直没有揭开,除了那几个人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到底是什么人的墓?

我心里暗自嘀咕着,山西境内的墓如果是皇家的人,以李唐皇室为最多,因为山西是李唐皇室的祖地,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些皇室的人也葬在了这里,毕竟山西历史上出过的皇帝太多了。这边似乎有一条能主宰国祚的超大龙脉,位置应该是在是晋中那边的,只不过后来的北宋皇帝赵光义因为担心山西这个出皇帝的地方再蹦出什么绿林豪杰跟他抢天下,所以在晋中那边大建丁字街,把这条超级龙脉给钉破了,到现在也就没法找到那条龙脉的具体位置了,我去了晋中几次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只不过,除了李唐皇室以外,山西出的剩下的皇帝也没建立什么大一统的王朝,肯定是没能力修建这种墓的!

李唐皇室的墓,绝大多数都被找到了,从未听说有这样一座如此规模的墓!

我想了半天也实在是想不出个门道,最后干脆就不想了,对着宋亚男他们一招手,然后我们几个顺着那条地下河道就钻了进去,里面潮湿发腥,味道很不好,不过空气倒是流通的,让我放心了不少。

我估计,这条地下河应该是围着这座大墓流淌的,最后水流还会回到那片地表的湖,要不然河水都积聚在地下的话,恐怕这座墓早他娘的让淹了!如果这条护墓河是这样的格局的话,那么河道修建的时候肯定会有一个坡度,这样一来水流在流经那个坡度的时候才会一下子变的汹涌,产生动能,最后冲回地表湖。

果不其然,我们在顺着河道往前游了一段距离后,水流一下子就汹涌了起来,拖着我们几个陡然从高而下俯冲了出去,水流是越来越急,最后几乎已经变成了湍流,连我都有些慌了。

这时候,一直被冲在最前面的大炮忽然吼道:“大家都准备一下,在前方五十米左侧有一片浅滩,咱们去那片浅滩。要不然还不知道得被这条河冲到哪里去呢!”

有浅滩?

我心中一惊,从水里探出脑袋朝前面看去,顺着大炮撑起的手电筒朝前面看去,似乎在前方隐隐约约确实有一条豁口!

不管了,先上去在说!

我心里面已经有了主意,大炮说的不错,被这水流冲刷的到最后搞不好还得回到那片地表湖,到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不管怎样,先登陆了那片浅滩再说!

主意一定,我就开始有意调节自己的位置了,贴上了河道左侧的土墙。

五十米的距离,在这河水流速之下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转眼之间我们就已经到了那豁口附近,这豁口只有十几米宽,对于现在的河水流速来说,就是一转眼的功夫而已,机会可以说是转瞬即逝!

我不敢有丝毫耽搁。人一到豁口位置,然后陡然在水中陡然发力,整个人就像是一条鱼一样从水面跃出,在半空中漂移了一段距离后,一下子落在了浅滩上,摔得我七荤八素的,胃里一阵恶心,弓着身子张嘴“哇”的一下子就吐了起来,吐出来的全都是在湖里喝进去的脏水,里面还夹杂着浅浅的血色,分明是我在遭受到那尸虺的重击时受了伤,内脏受创,然后留在肚子里面的积血。

不光我在呕吐,其他人也都在吐,吐不出来的蹲在一边抠嗓子眼儿也要把肚子里面的脏水吐出来,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谁的肚子里面没点水?那些脏水是灌进去的,不吐出来胃里翻江倒海的谁能受的了?

这一顿狂吐以后。我们几个算是彻底筋疲力尽了,谁都没吭声,躺在地上休息了很久,然后躺在距离我不远处的火药忽然“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这一笑,还别说,挺有感染力,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就连我嘴角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确实值得高兴,我们又一次从阎王爷的眼皮子底下逃出来了,每一次死里逃生,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都是一种幸福。

活着。真好。

难道不是么?

想着在地下湖里面那一番惊心动魄的遭遇,我不禁想到了宋亚男送我的那一口气。

没有她,我或许已经死了吧?

花木兰虽然一直尝试着救我,但她可不用呼吸,自然也没办法给我渡气,说到底。宋亚男救了我一条命。

她虽然平时可恶了一些,尤其是第一次见面,但总归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对队友和自己人是没得说的。

犹豫了一下,我扭头看了宋亚男一眼,略一沉默,便和她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我,没了你这次的任务怕是失败了,我救你是因为你是目前唯一一个能破解106公路事件的人!”

宋亚男撇了撇嘴,淡淡道:“我救你是为了公事,所以不用说谢谢,解决了这件事情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我被她一句话顶的好悬没噎死。不过看着她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不禁就乐了起来--不顶我还是她么?

宋亚男大概是看到了我在乐,于是瞅了我一眼就说:“你笑什么?”

我有心想逗逗她,于是就耸了耸肩说:“嘴不错。”

她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过了足足有十多秒钟才回过了神,明白我是在说她给我渡气时候的触感。一瞬间她的眼神就跟要杀人一样,恶狠狠的那种。

我更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没成想还没笑几声,就听身后闷油瓶忽然说道:“你们快过来看看,这里有墓门!!”

墓门?

我一愣,当下也顾不上逗宋亚男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就朝后面跑了过去,凑到闷油瓶身边一看,果不其然这里有一座紧紧关闭着的墓门,在墓门右侧,耸立着一座石碑,我凑上去一瞧,顿时有些傻眼。

这座石碑上面没有写任何墓主人的信息,只有一首诗。

没错,就是一首诗!

“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远红尘;

他年应泛龙门合,认取香烟是后身。”

这就是石碑上的诗,似乎是一首人死之际写下的绝命诗!

我感觉这首绝命诗说不出的耳熟,似乎在哪里看到过了,想了半天才总算是想到了出处,整个人当时就被震住了。

我想,我大概知道这是谁的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