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5章 古墓余音/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以想象我这个时候的处境吗?

躲,我浑身疼,歇了这一会儿的功夫虽然恢复了一些气力,但要说躲过去那基本上也是痴人说梦。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一条路了--硬抗!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纳兰什莫就落在了我身上,而且是脸对脸的就撞了上来。这一瞬间,我浑身差点散了架。鼻梁骨好悬没有被撞断,剧痛之下我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张大嘴“啊”的惨呼了一声。

结果,我这一张嘴不要紧,立马感觉有一个圆润的珠子“吧嗒”一下子掉进了我嘴里,这东西往我嘴里一掉,一股暖流当时冲入我腹中,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人不由的精神一震!

我有些懵,下意识的看了压在我身上的纳兰什莫一眼,只见她的嘴是微微张开的,大炮那一记不要脸到极致的撩阴腿直接撬开了她的牙关!

难道是……她嘴里的那宝物?

我心里大喜,连忙闭上了嘴,虽然是个死人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有点恶心,但那物件儿绝对是个超级宝贝,从最开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往我嘴里一掉。立马就冒出了令人舒坦的气息,更加证明了我的想法。原本有宋亚男他们在这里,我还真不好意思撬死人嘴摸金,主要是我摸出来了也没啥用。我想要宋亚男他们也不可能让我带走,别看我们现在是队友,一起同心协力对付大粽子,但是立场的问题还是在的,我要干摸金的勾当他们立马就得崩了我。所以,一直以来我最多就是惦记着想看看的那东西,也算是开个眼界,没想着拿走。

现在嘛……

天予不取,是为逆天啊!!!

那物件儿都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到我嘴里了,宋亚男他们也没注意到,简直就是老天爷要送给我的东西,一时间我又感谢起大炮了,要是没有他,这事儿能不能成还说不好呢!

这工夫,压在我身上的纳兰什莫又一次从地上弹起,直挺挺的就朝着大炮蹦了过去!

结果也就是她刚刚离地的瞬间。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火光陡然划破墓室的黑暗,炽烈到极致,下一刻,纳兰什莫的头颅直接被射穿了,我能清晰的看到她的后脑壳子都被直接敲飞了,好死不死的落在了我脸上,打的我的脸生疼。

这还不算,这一声巨响响起的瞬间,纳兰什莫身后的墓墙都被轰隆一下直接击穿了!

是宋亚男!

她在纳兰什莫被踢飞的时候就开始架起狙击枪了,只等纳兰什莫一翻身,直接一枪精准无误的射中了纳兰什莫人中位置,那是铁尸的命门,并非刀枪不入,12.7mm超大口径的狙击枪子弹不但击穿了纳兰什莫的头颅,余威不减。甚至将纳兰什莫身后的墓墙都打穿了。

这一切就发生在眨眼的功夫间,等我回过神的时候,纳兰什莫已经“啪嗒”一下落在了地上,只见她浑身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一转眼几乎就剩下了一层皮包着骨头,皮肤上渐渐也冒起了火苗,火苗愈演愈烈,最后纳兰什莫浑身上下的都冒起了大火,在大火的灼烧下散发出刺鼻的气味,而且火烧的特别快,转眼的功夫就把纳兰什莫烧得一干二净了,地上只剩下了一把飞灰!

“搞定了!”

宋亚男松了口气。收起狙击枪就朝这边快步走了过来,在纳兰什莫烧得剩下的那堆飞灰里面刨了一遍,然后有些奇怪问我:“你和大炮不是看到她身上有一件特别珍贵的文物吗?哪去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瞪了她一眼,撇了撇嘴说道:“最开始撬开她牙关的时候,她嘴里确实有东西散发着红光,我猜测肯定是个珍贵的口含珠,不过估计被你一把火给烧掉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其实那东西已经在我手里了。趁着他们几个人对付那东西的功夫,我偷偷摸摸的把那东西转移了出来,塞进了靴子里,那东西入手的时候那东西特别温润,就是在我身上这一会儿的功夫,我就感觉气血顺畅了很多,绝对是一个价值连城的超级宝贝,只不过具体是什么我还没有看,也就没法断定,不过就冲着这东西的神奇功效我就敢说,这玩意是个无价之宝,比我手里的百辟刀珍贵不知道多少倍!

宋亚男听了我的话以后倒是没有再追问了,点了点头,只是说了一句“可惜”,然后就过来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你有事没?还能继续行动不?”

当然有事了!

先是被大炮那家伙二百来斤的身子来了个泰山压顶,后来又被纳兰什莫飞过来砸了一下,能没事吗?骨头没断就已经是万幸了!好在有纳兰什莫身上的那东西理顺气血,所以我倒是好了许多,最起码不影响行动了,被宋亚男拖到墙角就说:“我还好,大家休息一个小时再继续行动吧!”

宋亚男倒是不含糊,点了点头,一脚踢开了我身边的一具K党成员在二十年前留下的尸骨,一屁股就坐在了我身边,摘下头上的防弹头盔闭上眼睛休息。

不光宋亚男累,其实经过这一路高强度的拼杀、奔波,其余几个人都已经达到的体力的极限了,我一说休息。过了没一会儿功夫我就听到大炮躺在墓室里睡着了,甚至都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心说这人也真是神经够大条的,刚刚被铁尸撵着屁股追。一回头就能倒地在古墓里睡着。

“哎。”

忽然,躺在我身边的宋亚男用胳膊肘捅了捅我肋下,然后低声问我:“你说……那伏尸母体到底还在不在这墓穴里了?”

和珅的尸身么?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不出意外,和珅的尸身应该还是在了,根据我现在掌握的信息来看,伏尸的母体其实就是死后复生的过程被打断了以后诞生的半人半尸的怪物,那么对于它来说,复生应该就是它心底最强烈的渴望,也是唯一的追求,如此一来,它生前打造的复生地就是它的归宿,只要这个地方一天不会毁掉,它就一直会在这个地方盘桓,企图让自己重新陷入沉睡,延续被打断的仪式。

“那么,伏尸母体应该就是在这座古墓里面了?”

宋亚男下意识的看了西南方向的那座墓门一眼,有些疑惑的说道:“那具伏尸母体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早就已经苏醒了,你说咱们在这头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儿,它为什么迟迟不现身?”

这个问题……我还真忽略了!

不过,我也说不上来。

对于伏尸的记载,据我了解,应该只有我看过的那一个古本上有记载,这种东西也就只在商汤率领商部族灭夏的时候出现过一次,有关于这种东西的记载全部都是局限于片言只语,我知道的一切信息只有前面所说过的那么多,伏尸母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怪物,灵智如何,潜力如何,完全不知!

所以,宋亚男这个问题,我还真是有些说不上来!

“不管了,休息的差不多了,咱们进下一个墓室看看就知道了。”

我甩了甩头,从地上站了起来,走过去一脚把大炮他们几个人踢起来,然后径自朝那墓门走了过去。

这一过去不要紧,离那墓门近了,隐隐约约间我仿佛听到那墓室里面似乎有声音,只不过不太真切,出于好奇,我干脆就将耳朵贴在了那墓门上,墓门冷冰冰的,贴上去不舒服,但这回我总算是听真切了。

里面,似乎有一个人的在吟诗,是一道浑厚悲凉的声音:

“夜月明如水,嗟予困己深;

一生原是梦,卅载枉劳神;

物暗难捱绕,墙高不见春,

星辰环冷月,缧绁泣孤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