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8章 得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笔,没有纸……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会像林青的师父那个狠人一样,用刀子在身上刻字,于是干脆脱掉了背心,把背心当成了纸,然后“咔嚓”一下咬破手指,直接在背心上面写起了血书。

快!

必须要快!

这一刻,我的心中始终回荡着这么一个声音。

这篇经文非同寻常,我蹲在石棺跟前抄录的时候才感觉到了它的神奇与强悍。

文字。本身就是一种很有力量的东西。活人的文字传承文明,死人的殄文拥有神秘的力量,密宗的符文可以排列出天地万物,道教的符文可以演化出无穷变数,总之,只要是文字,它就一定在寄托着什么。

而眼前的这篇经文,非人非鬼非佛非道,完全超乎了我的只是积累,是一种类似于象形文字一样的符文,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似乎不是给活人看的,因为我在抄录的时候浑身不适,犹如芒刺在背,仿佛总有一双眼睛在我背后注视着我一样,鸡皮疙瘩直冒,头晕恶心,比晕船的滋味儿更加难受,我仅仅抄录了百十个符文就有些受不了了,浑身冷汗直冒,完全是咬牙凭着一股子执念在继续抄录。

这时候,宋亚男他们那边的动静儿渐渐消停了,最先停火的是大炮,他用的是重机枪,这回下水携带的子弹数量非常有限。要不然装备过于沉重在水里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估摸着一进水连秀泳姿的机会都没有,“咕咚咕咚”就直接沉了!

大炮一停火,火力压制的效果顿时大打折扣,只能听到火药和宋亚男配合下的零星枪声!

毕竟,大炮那挺重机枪可是主要的火力输出,如今一熄火,和珅当时候“吼”的奋力嘶吼一声,张牙舞爪的就朝我扑了过来,吓得我浑身猛然哆嗦了一下,心说这和珅还真是看重这篇经文,激怒它的不是我,它第一个要干掉的却是我,说到底还不是保护这篇经文?难怪当初林青的师父就是带出去一小部分经文,却惹得和珅跨国大追杀,跑到了海外部门活吃了研究经文的老先生,硬生生的夺回了经文!

躲,是躲不过了,这和珅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我一手摁在了百辟刀的刀柄上。正欲霸道硬抗,没成想这时候周敬的声音忽然从墓门那边响起:“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阴阳逆行,八卦封天!”

稚嫩的声音刚落,他排列好的那些白鼍龟甲就直接飞过来把和珅困在了里面!

周敬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昂头大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霎时,一缕金光刺破了墓室的黑暗,和珅在距离我不足十米的地方被活生生的困住了,这相门八禁确实厉害。

陈煜和林青一看周敬困住和珅了,两人厉喝一声就往上扑,最后闷油瓶也加入了进去!

我一看他们还能撑得住,就松开了百辟刀,继续专心抄录经文。

这工夫。一直在忙着和特殊事件调查组联系的猴子面色有些难看的抬起头说道:“组织无法锁定地下坐标,技术人员估测了,咱们现有的技术根本无法准确无误的操控弹头顺着湖水钻进地下!”

“那怎么办?”

宋亚男有些焦躁的看了那伏尸一眼,我们这边几乎是高手尽出了,在周敬已经完全把和珅控制的情况下仍旧无法对其造成致命伤害,这种情况让她有些烦躁的在墓门口来回走动:“组织有没有提出具体的意见!?”

“有。”

猴子苦笑了一下,然后嘴里就吐出一个字:“跑!”

“什么?”

宋亚男瞪大了眼睛:“我们千辛万苦的找到罪恶之源了,现在反而让我们掉头跑路?”

“不是跑路!”

猴子耸了耸肩膀:“事实上,组织的意思是,让我们把这个东西引出去,在地面进行打击!”

我离他们近,他们之间的对话我是听得一清二楚,一时间也觉得有些草蛋,这和珅变成伏尸以后速度有多快?靠着我们这两条腿能跑得过人家么?

而且,他们说的火力打击到底是什么?

虽然我也有些摸不透。但也猜到肯定是远程对地打击,这种打击覆盖范围一般都特别特别广,一时间我也有些犯嘀咕,可别到头来没炸到和珅,把我们几个人给炸死了!

结果宋亚男在听了猴子的话以后。却完全没有质疑,直接后喝道:“撤!”

大炮和火药他们就不用说了,子弹打光以后就退出战场了,可是闷油瓶现在还在与和珅搏斗呢,一听宋亚男的命令,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退出了。

“葛天中,你在干什么!”

宋亚男对着我和林青他们喊道:“快点撤离,这是组织的命令!”

撤离?

我看了棺材上已经被我抄录了一般的经文,嘴角不禁浮现出了苦笑--都走到这一步了,我还能撤离吗?

就冲着这能让死人复活的经文。也足够让我赌上性命疯狂一把!

二十岁之前的我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我父亲的去世打破了我对这个世界的、对生活的所有幻想,我咬着牙、忍着辱、倔着自己的那一样脊梁骨坚持到现在,图的是什么?

不外乎就是“复仇”两个字!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

我都忘记自己到底有多少个夜晚梦到我父亲的悲惨遭遇了,一次次的从梦中惊醒,一次次的在筋疲力尽中陷入沉睡……

老子真的受够这种生活了!!!

我苟延残喘到现在,不是为了生活,也不是怕死,而是我不能死,我有血海深仇没有报。

说白了,现在的我,就是为了调查清楚一切、为了复仇而活着的。

跌倒,爬起来……

跌倒,爬起来……

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的做着这相同的事情,我图什么?

可是如今,这篇经文能填补我人生最大的遗憾,让我在以后的路上能看到希望,我完全没有理由放弃它!

“我,不是你们组织的人,所以,你们的命令我拒绝服从。”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一边忙着抄录经文,一边说道:“你带着你的人先走吧,我会留在这里,在我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之前,我不会离开的。”

“妈的,傻逼!”

宋亚男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声,然后狠狠一挥手:“大家并肩子上!”

说完。抽出匕首就朝着和珅冲了过去。

说实话,她的决定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还不赶紧抄!”

宋亚男瞪了我一眼:“虽然看不惯你,但老娘从来没有放弃队友的习惯,永不放弃!”

不光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大炮他们也全部加入了进去,一时间,整个墓室里刀光剑影纵横。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我浑身上下冷汗直冒,抄录这些经文的真的非常耗费精力,好在。这过程里和珅一直都没有挣脱周敬的控制,这也和林青他们几个人的干扰有关系,他们不断袭扰,分散了和珅的注意力,要是没他们。估计周敬还真困不住这怪物太久!

终于,我抄完了经文,整个人都有些疲软乏力,仿佛刚刚做完一场剧烈运动一样,抬头一看,周敬也小脸苍白,已经摇摇欲坠了!

“撤!”

我收起了那写满血字的背心,直接就是一声大吼。

宋亚男他们几个倒是果决,一听我大吼,几个人轰然散开。然后二话不说就往外面跑,转眼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墓室里就剩下了我和周敬,我也不敢耽搁,冲上去收了地上的白鼍龟甲,然后抱起周敬就跑。

白鼍龟甲一收,困着和珅的相门八禁自然而然的也就破开了,它被困住狂殴了那么久,凶性早就出来了,一脱困,当时大吼了一声撵着我就追了上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