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0章 让炮弹飞一会/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拖延?

眼下,我们虽然拿到了自己的装备,这里有足够的子弹,可是在古墓里的时候,为了保证逃命速度,轻装简行,大炮他们早就已经把枪械全部丢掉了,没了枪械。光有子弹有屁用啊?难道扔出去丢和珅吗?

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我们失去了火力压制的力量。

肉搏?

这更扯淡了,在古墓的时候林青、闷油瓶他们哪个不是卯足了劲儿的在玩命,可结果呢?和珅屁事没有,但是差点累死他们两个!

至于我……我现在头晕目眩,抄完了那卷经文后,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卷经文拥有诡异难测的力量,根本不是活人能看的,反正看完以后我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周敬更不用说,这小子现在还在我身上挂着呢。相门八禁的后劲儿更大!

眼下,唯一还有战力的就是花木兰,但花木兰单挑不过和珅,这是明摆着的。我能让自己的媳妇儿去送死?人死变鬼,鬼死变屁,哪怕贵为灵鬼也是一样,一死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到那时我就算是有经文在手都不好使!

综合这一切,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我们没有和和珅正面硬捍的力量了,连花木兰说的那三成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么,路只有一条--跑!

可是……老子腿都冻木了!

冻木了啊!!!

吼!

湖中心碎裂的冰面上,和珅站在一块巨大的浮冰上仰头愤怒的咆哮着,那双绿色的眼睛在黑夜中散发着妖冶到极致的光芒,分外的抢眼。

它在注视着我。

即便相距甚远,我依然能感觉得到,和珅正在注视着我。

因为,我是唯一带着那篇经文的人!

种种迹象都表明,和珅似乎对那篇经文特别重视,不想那篇经文流落到外面。

如今,它这一下子盯上我,我浑身汗毛当时就炸了,我知道,只要被它追上。我会在第一时间被撕成碎片!

强烈的求生欲望刺激着我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一站起来不要紧,湿答答的裤子立马贴在了腿上,然后我感觉裤兜的位置似乎隐隐发热,在贴上我皮肤的瞬间,我就感觉这股热量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进了我的体内,郁积在体内的寒气顷刻间被冲散了,僵硬的四肢也恢复了许多。

难道……是纳兰什莫嘴里的那颗珠子?

应该是了,那珠子机缘巧合下落入了我的嘴里,然后我趁着宋亚男他们不注意就把那颗珠子转移到了正在散发热量的裤兜里。

这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我心里有些犯嘀咕,隐约之间我觉得,我这回可能真的是捞到宝了,不光抄录下了那篇能让死者复活的经文,更是夺下了一颗稀世珍宝!

看来找机会得好好研究一下那珠子,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物件儿了!

不过,很显然不是现在。体内寒气一散,我就感觉自己的双腿恢复了灵活,不敢耽搁,抱着周敬从地上蹦起来就撒丫子狂奔。

不光我在跑,宋亚男他们也是一哄而散,不过他们的行动速度很慢,明显是身子被冻僵了,看的我心里一个劲儿的为他们着急。

吼!

湖中心和珅又一次咆哮了起来。这一会儿的功夫它似乎终于在湖中心的浮冰上面稳住了身形,猛然一下子跃了起来,强横的下盘力量直接把它脚下那块厚度接近一米的浮冰冲击的四分五裂,然后它就跟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陡然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这一蹦,就是四五十米的距离!

卧槽,这么叼?

我看的眼睛都有点直,眼角一个劲儿的抽搐,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妈呀”喊了一声,更是没命的狂奔,两条腿甩的频率那叫一个快,就跟抡圆了的无敌小风火轮似得。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

和珅……似乎专门冲着我来的!!!

在刚刚冲上岸的时候,因为宋亚男他们几个跑不快的原因。所以他们离和珅的距离远远比我近得多,可饶是如此,和珅仍旧是放弃了他们,舍近求远。直接就奔着我来了,分明是要第一个整死我这个窃取经文的人!

“小敬,这牲口来干我了,跟着我你太危险!”

我一下子回过味来了,二话不说,抬手一送,直接就把周敬丢到了一边,然后自己掉了个头朝南面跑了去。

我算是发现了。这和珅可能是因为下盘力量足的原因,所以都是用跳跃的方式来追击我,为了不至于一下子被扑个正着,我在跑路的时候坚决不跑直线,绕“S”型路线跑。

这回我算是彻底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兜着地表湖周围的山头一口气溜了一圈,差点没跑断气。最后竟然又冲回了我们几个登岸的地方,眼瞅着和珅距离我越来越近,我不禁对着正在“看戏”的猴子吼道:“说好的火力支援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远、再加上天色昏暗,我总觉得猴子的脸上乖乖的。视线跟着我游离了好久,才忽然对我喊道:“战友,挺住,就快了,让炮弹飞一会儿!”

什么破烂炮仗,飞这么久!

我心里瞬间就开始骂娘了,你当时拍电视剧呢,还让子弹飞一会儿!

不对,他刚才说的好像是……炮弹?

炮……弹!!!?

我当时就头皮发麻了,这爷爷说的火力打击是炮弹?这龟儿子,这一炮干过来,就我和和珅这距离。不得连我也一炮干了啊!?

就在这功夫,我听到天空之中似乎隐隐传来了激烈的破空声,“轰隆隆”的声音犹如雷鸣。

完全是下意识的,我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道火光划破长空,犹如一颗流星般狠狠朝着地面坠落了下来,看坠落的方式,分明就是我和和珅这个方向!

这尼玛是炮弹?分明就是导弹头!

“猴子,我操你大爷!”

我怒吼了一声,不敢在山脊上继续狂奔了,纵横一跃,直接朝旁边的山坡上跳了下去。这么跳下去会不会摔死我不知道。但在这山脊上我肯定会被炸死,这个我非常确定!

这一跃,完全是在死神的头顶上跳舞,不及落地。就听背后传来了猛烈的爆炸声,我都来不及回头看,爆炸掀起的起浪就直接拍在了我身上。

疼么?

不疼,说实话。那一瞬间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感觉在重击之下,我的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喉头一甜,一张嘴“哇”的就喷出一口血!

但愿……内脏没有被震破吧!

爆炸掀起的起浪在急速推动之下是真的能把人活活拍死的,虽然我不是个军事迷,但我也知道这一点!

二战之时,日本人的炮弹落地,一些新兵不懂,趴在地上躲避炮弹,然后第二天就开始吐血,夹杂着内脏碎片,过不了几天就会断气,那是被活活震死的!炮弹的威力多么强悍由此可见一斑,更何况那还是七八十年前的炮弹,现在的导弹的威力……更加不可想想!被这炮弹爆炸嫌弃的气浪拍住,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事。

就在我琢磨这一会儿功夫,我人已经落在了山坡上,背部狠狠撞在了一块石头上,一时间我头晕目眩,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抬起眼皮看山脊位置,那里大火冲天,空气中都弥漫着浓烈的硝烟味。

终于……烧死了吗?

我盯着火焰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动静,心说总算是把这和珅烧死了,刚刚松口气,结果还不等挣扎着站起来就忽然发现……烈火中,似乎有人影闪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