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2章 雮尘珠/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亚男一提起这茬,搞的我心里直突突。

难不成,抄录个经文都不让?

我心里有些犯嘀咕,本想解释两句,不过宋亚男压根儿没给我这个机会,直接掉头就走了,无奈,我只能跟了上去。

一转眼,宋亚男带着我直接来到了一处比较僻静的山林里才终于停下了。

“说吧,那篇经文到底有什么用处?”

宋亚男转过身静静的凝视着我:“看得出来。葛天中,你其实是个特别惜命的人,除非是到了不得不拼命的时候,亦或者是碰到了你必须要守护的东西的时候,你才会豁出性命去做一些事情。让你这样一个人不顾自己和伙伴的生死也一定要得到的东西,恐怕很不简单吧?”

我垂着头,没回答她的问题,也没说话,只是默默思索着一些问题。

如果……宋亚男要我冒着生命危险抄录下来的经文?我该如何抉择?

让我交出去吗?

不可能,那我就只剩下了一条路--在这里干掉他们!

只是,这个手,我如何能下的去啊!

“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

宋亚男轻轻叹了口气:“墓主人之所以会变成伏尸,归根结底都是因为那篇经文吧?”

我仍旧没有说话,心里在犹豫。也在挣扎!

“你不说话,看来是真的了,这篇经文,真的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经文啊!”

宋亚男叹了口气,然后朝我走了过来。

完全是下意识的。我摸到了腰间的百辟刀刀柄上。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甚起眼的动作,宋亚男却是注意到了,脚步也不由的停了下来,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看来,你甚至为了那篇经文不惜杀掉我?”

说此一顿,她轻轻摇了摇头,似是自嘲一般的说道:“也对,现在我这边的人都已经强弩之末了,而你身边那个把我们撵进河里的高手却完好无损,真要动手,你们确实能干掉我们几个。”

“它对我很有用!”

我终于抬起头了,看着宋亚男的眼睛,咬牙道:“非常非常有用,你……不要逼我!”

“我逼你什么了?”

宋亚男一下子拔高了声音:“叫你过来,只是希望你能慎用那篇经文,仅此而已!难道这一番的磨难还是没让你放下对我们的成见和戒备吗?为了一篇经文,你竟然准备对刚刚还同生共死的伙伴悍然拔刀?”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别的情绪,似乎是……伤心?

看来,我真的误解她了。她和我谈,可能她真的是察觉到了那篇经文的诡异和凶性,只是想站在朋友的角度想给我一些善意的提醒和建议,倒是我的态度有些过于激烈了,出于对她身份的敏感上来就表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多多少少有了那么些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感觉。

当下,我张嘴就想解释,可是,张开了嘴,又不知从何说起。

“算了,我还是什么都不说了,经文你留着吧,这件事情我会和大炮他们说的,回去了对此事我们不会多提,这是我和你之间的友情的最后价值。假如有一天你真的因为这篇经文弄出大祸,我不会再手下留情,必将亲自带队猎杀你,好自为之吧。”

宋亚男给我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苦笑。

我知道,在这条路上,我确实有了执念。

能将我曾经失去的东西再一次挽回,就是我的执念,在这条路上我会做出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经过了这一次的谈话,我和宋亚男之间的关系也一下子微妙了起来。回去以后我好几次想和她说话,可她对我根本就是爱搭不理,一直等到特殊事件调查组的武装直升机把我们拉回太原了,她才终于和我说了几句话,不过很官方--只是告诉我这一次的案子到此为止,剩下的事情他们会处理好的,组织非常感谢我们在这一次案子中付出的努力,让我们好好去休息云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被他们直接送去了武警医院。宋亚男……也成为了我心里一直放不下的一个心结。

我和她的友情才刚刚开始,难道就这么匆匆结束了?

大抵就是因为这个心结,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是特殊事件调查组的人有求,我必然会应允,只希望能和宋亚男他们几个再一次一起去做事,以此来证明我其实是珍视这一段友情的,只可惜我心中有执念,在那篇经文上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仅此而已。

当然,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先说住进武警医院以后的事情吧,因为特殊事件调查组的强烈要求,医院不得不在半夜召回所有最优秀的大夫给我们做检查,其实检查的主要目标也是我,因为这一次我负伤最重。在路上的时候就开始不断咳血了。

大抵是因为这贱命天难收的原因吧,检查结果出来以后我倒是松了口气--爆炸产生的气浪确实对我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不致命,身上只有几处软组织挫伤,还有就是我烧伤的地方因为不断碰水感染的很厉害。内脏有出血现象,但没破裂,还有救!

就这样,我在医院里安了家,虽然很无奈,但我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自从收了百辟刀,进了这一行以后,我除了在那些鬼地方出没以外,剩下的时间绝大多数都在医院……

在医院这段时间,趁着没人的功夫。我偷偷看了纳兰什莫嘴里吐出来的那颗珠子。

这颗珠子大概有人的眼球大小,通体红如火,上面只有一块白斑,形状犹如凤眼,握在手里的时候温润无比,散发着热量,似玉,但又不是玉,绝对是至宝!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没认出这东西的来源。后来查阅了大量的文件才终于确定--不出意外,这东西应该是传说中的那颗雮尘珠!

雮尘珠,又叫凤凰胆,来源已经说不清楚了,有说为黄帝仙化之时所留。有说得之与地下千丈之处,是地母变化而成的万年古玉,亦有说是凤凰灵气所结,种种传说,莫衷一是,为世间一等一的宝物,最后一次出现应该是在汉武帝的手里,据说和汉武帝一起下葬了,只不过后来汉武帝的茂陵被盗,从此遗失,成为了一个传说,有人甚至怀疑这东西是虚构的,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么一号东西!

现在看来,这雮尘珠应该是被和珅得到了!

这雮尘珠到底有个什么作用呢?它是世间极阳之物,能驱散寒气。在特殊的环境下用,有脱胎换骨的奇效,据说无论是人是鬼,只要没有彻底魂飞魄散,把雮尘珠塞在嘴里,就能定住魂魄,留住最后一线生机!

看来,当初和珅是真的在纳兰什莫的身上下了苦功夫了,连雮尘珠都塞在了纳兰什莫的嘴里,可惜纳兰什莫那时候死透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起尸,终归是没能留住最后一线生机,与和珅共享死而复生的待遇,不过饶是如此,这雮尘珠还是保住了纳兰什莫的肉身不腐!

得知了这物件儿的来源。我整个人欣喜若狂,这才是真的宝贝啊,这玩意我可不打算卖,留着当个传家宝都够格!

这一次,我在医院里足足休息了三个月。一转眼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六月份了,至此我身上的伤才算是好了个七七八八,终于光荣出院了,没成想前脚刚出医院,后脚我的电话就响了。一看,竟然是胖子打来的!

这家伙狗鼻子挺灵啊,老子刚出院就打来祝贺电话了?

我一乐,当下接起了电话。

“小天哥!”

胖子贱贱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哥哥最近发现了个好地方,有没有兴趣干一票啊!?”

干一票?

我一愣,随即也回过味来了,这贱人说的干一票准他娘的是去倒斗!而且还是大斗,他自个儿搞不定了才喊我,要是个小斗,他自己一个人就能掀了,能喊我?

我现在又不求财,我没事倒斗干嘛?怕自己死的慢啊?

当下,我没好气的说道:“滚一边去,要玩你自个儿玩去!”

“真不去?你可别后悔!”

胖子在话筒里嘿嘿笑道:“根据哥的情报,不老尸和罗刹鬼又出现了!!这一回哥带你去的地方,就是他们出现的地方!”

什么?

我一下子就瞪大了眼,急忙问:“那曹沅呢?出现了没?”

“就知道你小子惦记着那丫头!曹沅的消息我们当然有,要不然能给你打这个电话?实话跟你说吧,我们现在怀疑出现的那具不老尸可能和曹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胖子嘿嘿笑道:“行了,这事儿电话上一句两句也说不明白,想知道具体情况的话,三天后,咱们大连港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