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5章 老疯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发丘四门?

我听胖子这么一说,也是明显搞得愣了神。

胖子说的这发丘四门,应该就是指的这翻山倒斗的土夫子里最出名的四个派系了--发丘将军,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

发丘将军就不用说了,就是指我们家这一脉,如今也是一脉单传再无别家了,擅长的就是看山寻龙,分金定穴!

摸金校尉因为当初曹操所设比较多,留下的后人也比较广,所以现在的摸金校尉还不少,胖子和伊诗婷都是这一脉的人,手段大同小异,但也各自有各自的特点。擅长挖坟打洞,避开墓穴里头的机关,而且规矩特别特别的严,盗墓的时候还会看墓主人生前是做什么的,摸金的时候只取三样。而且事先会在墓室点蜡烛问死人同不同意。总而言之,摸金校尉这一行大概是发丘四门里面的最守规矩的了。

至于搬山道人,说实话,我了解的不是很多,只知道他们从前似乎不是汉人,祖上是西域塔克拉玛干沙漠那边一座叫“扎格拉玛山”跟前的居民,也被称之为扎格拉玛部族,被认为是精绝国鬼洞族的一个分支,以前因为种种原因,老是得怪病。后来不得不举族迁移。因为他们这一族比较擅长生克制化之术,也就是五行相生相克之术,所以最后干起了土夫子的行当,渐渐的也就走出了一条挺独特的路,通晓机关。也会用机关来对付古墓里的种种不测。只不过盗墓这行当的说出来不好听,为了掩盖土夫子的身份,他们一般都习惯性的称自己的为道人,后人把他们这一门称之为搬山道人。当然,他们称自己为道人,可能也是和祖上与道门有一定渊源有关系。

而这卸岭力士,这个就有意思了。

这群家伙,以前就是一群绿林响马,有墓的时候盗墓,没墓的时候打家劫舍劫富济贫,一直都是官家的死对头!

这卸岭力士,可以说是个个都是好身手,不光如此,他们还有一只特别灵敏的鼻子!

戒烟戒酒戒辛辣,一辈子只吃素淡东西,等等一切造就了他们比狗都灵敏的鼻子,哪里有墓,走到跟前趴到地上闻一闻就能闻出个究竟,相当牛逼。

只不过据说在蒙古军打进中原以后,这一脉因为不满足于蒙古军在中原造成的血腥屠戮。所以冲到蒙古族的草原上疯狂找寻成吉思汗的陵墓,想坏掉蒙古族的祖上风水,结果招致蒙古军的敌视,被蒙古军四处追杀,好像都快把这一脉给杀绝了,生还的一点人全都一股脑逃到了海外,近几百年来很少出现了。

胖子说着发丘四门齐聚,岂不是说这很多年没在道上行走的搬山道人和卸岭力士也出现了?

我注意到了先前和胖子在一起的那两个人,那穿着道袍的道人手掌粗糙,但手指却十分灵活,明显是个擅长制造物件儿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一个搬山道人了,他那双手是制作机关才搞成那样的。

还有那大汉,虽然长得粗犷,但却饮茶,不和胖子他们一起饮酒,身材健硕,明显是个会家子,这位应该就是一个卸岭力士了。

四门齐聚。看来这一次的任务难度很大啊,连卸岭力士和搬山道人都出现了!

我嘴角不自禁的浮现出了一丝笑意,这功夫已经被胖子拉到那两人近前和他们唠了起来。

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那灰袍道人叫王麻子,反正胖子是这么称呼他的,至于那大卸岭力士,胖子喊他蛮牛,本来还琢磨着这毕竟是外号,这么喊人家也不合适,结果我还没来得及请教姓名。这俩人反倒挺好相处的摆手让我就那么称呼他,最起码暂时还是看起来挺好相处的。

和他们聊了会天,我刚刚问起了青衣的情况,就听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淡定温厚的声音:“小天,好久不见。”

这声音来的熟悉,我此生难忘,当下我就猛然起身朝后看去,却见一人正静静立于我身后,一身青色的长袍与周围的碧海蓝天仿佛融为一体,身材修长。背负一把古剑,面目俊朗,剑眉斜插入鬓,嘴角带着浅浅的温醇笑容,不是青衣又是谁?

如今。已经成为八段天师的他气质愈发的出尘了,双眸非常明亮,只是看了我一眼,我就感觉自己被他看透了,然后他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一丝赞赏:“不错,进步很快,相信很快你就能重振葛家了!”

我不知道说啥,在这个亦师亦友的男人面前我也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的只有感激。

不过。青衣的目光很快就凝聚在了陈煜身上,原本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消失了,不大一会儿工夫,面色已经阴沉的可怕。

想必,以他的道行肯定看穿了陈煜的身份。

我一看青衣的脸色就知道事情要糟糕,当下连忙说道:“青衣,这是我朋友!”

青衣眉头皱的更深了,不过刚刚抬起了手倒是放下了,然后目光沉凝的看着我:“小天,你可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这一天……其实我早就想到了。

我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苦笑。然后垂下了头,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说道:“青衣,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了这副模样,但却没有祸乱阴阳,你会不会斩杀了我?”

青衣面色当即就变了,铁青着个脸憋了半天才说道:“也罢,信你,不过你这朋友如果乱来,我就要帮你清理门户了!”

他这人嘴硬心软,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事儿暂时算是过去了,当下连忙转移了话题:“对了,咱们还是先说说任务的情况吧?”

“你跟我来吧,这一次事情的所有线索主要是罗莎掌握的,她也来了,正好是老朋友,见上一面!”

青衣点了点头,然而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我招呼了林青他们连忙跟了上去,胖子这货也不消停,穿着个大裤衩子竟然屁颠屁颠的撵了上来,然后压低声音问我:“小天,你这朋友到底啥来路啊?咋的青衣一看见它就立马动了杀意!”

我沉默了一下,缓缓说了四个字:“血姑鬼尸!”

胖子脸色当时就变了,过了好久才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竖了个大拇指:“行,你牛逼,能让青衣这铁面阎罗徇私松嘴的,恐怕全天底下也就你小天哥一人了,这要是我朋友的话。我估计青衣压根儿不会买账,刚才上来就一剑给‘咔嚓’了!”

我苦笑一声,没说话。

这工夫,我们跟着青衣已经走到了船舱跟前,我这才注意到。船舱门前竟然躺着一个邋遢的糟老头子,穿着一身的破旧的道袍,左手拿着根鸡腿,右手提着酒葫芦,鼻头都因为喝酒变的红彤彤的。典型的酒糟鼻头,刚刚走过去就闻到这老头子身上有一股子浓郁的酒气,明显是个醉鬼。

结果,青衣对着糟老头子却特别的恭敬,走上去非常和蔼的把这老头子从甲板上扶了起来,然后轻声说道:“您要睡,回屋睡吧?”

这糟老头子这时候才醉醺醺的睁开了眼睛,看了我和陈煜一眼,忽然说道:“葛家传人,血姑鬼尸。凑一块是劫,还是福?”

说完,一把甩开了青衣掉头扬长而去,脚步虚浮,跌跌撞撞。

我一瞅这架势有点懵,于是就拉着胖子低声问道:“哎,这谁啊?咋的看着这么牛叉?”

“名字不知道,大家都喊他老疯子!”

胖子看了那糟老头子的背影一眼,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和我说道:“小天哥,你可别招惹这位祖宗,这位可是你爷爷那一辈儿的,曾经也是九段大天师来的,就算是青衣见了都得乖乖喊声师伯,明白不?只不过……”

说到这里,胖子叹了口气,看神情,似乎十分惋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