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9章 怒海狂澜/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这个不用罗莎说,我心里已经有数了。

捅出了多伦和不老尸,哪一次简单了?

这一路走过来,生生死死看的多了,惊心动魄自不必多说,我的心里也早就没有了畏惧,命运将我推到了这一步,我已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接下来,我又和罗莎他们谈了一会儿,也大概对这一次任务的安排心里也有数了。

海啸震出了海底的遗迹,根据罗莎所说,现在K集团以及国内外的很多的学术组织乃至不法分子全部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百慕大三角海域,一个个摩拳擦掌,就等着去狠捞一笔。也就是说我们这一次的敌人不光有海底恶劣的环境、史前超文明的种种危机、不老尸和多伦。更有人祸!

总之,情况不容乐观吧!

真正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员其实不多,还是我们的原班人马,只不过这一次多了一个老疯子,以及王麻子和蛮牛。至于阿大和阿二他们。他们本身不会随同我们一起去执行任务,但却会一直在海面或者是地面为我们搞定一些别的事情。毕竟我们这一次是要潜入大西洋的,根据探测,那片以及应该是在水下600多米的地方,人类一进入那样的深度哪怕有潜水艇也其实特别危险。没个地面照应还真不行!

大概的问题就这么敲定了下来,大家略一合计,然后在大连港口采购好了东西以后,在我登上游轮的当天晚上,我们就趁着夜色离开了大连的港湾,一路朝着目的地进发。

接下来的十多天时间里,我们几个几乎是一门心思都在练习潜水了。

下潜600米的深度,这个深度靠我们的血肉之躯已经不行了,水压完全不是人类能承受的,就算是玩极限运动的那些人都不敢这么玩。一到那个深度,估计人的内脏会因为水压直接破裂,立马死翘翘!

所以,我们的潜水装备是一种单人潜水摩托艇!

这种摩托艇是近些年开发出来的一种微型潜水设备,和摩托艇看起来差不多,最多能承载两人,但只要一进入水中,四面就会升起一层抗压极强的保护罩,来扛住海水的压力,只可惜动力太差,和正常的摩托艇差不多,跑不了多远就“断气儿”,在近海还行,一旦进入远洋,如果没有大型舰只承载的话,会死的很快!

这些东西都是天道盟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搞来的,只不过对于我们几个来说太高端了,最起码大家刚刚看到的时候全都傻逼了,尤其是青衣,眼角一个劲儿的抽搐。想想其实也挺为难他的,一个从小在道观里长大的高手哪里接触过这种铁疙瘩啊?让他玩这种微型潜水摩托艇,简直就是要他老命!毕竟,他学会用手机也才是几年前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微信、QQ什么的全都不会,就会打电话发短信,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让他和罗莎一组,让罗莎来驾驶这玩意。

为了能适应这一次任务的特殊性,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们几个几乎全都在熟练潜水摩托艇,每天天一样,阿大、阿二就会让我们进入潜水摩托艇,然后给我们丢进大海里去熟练使用,也算是临时抱佛脚,聊胜于无吧!

我和周敬是一组,经过了几天的尝试,我发现这种潜水摩托艇最多最多就能在水中下潜600米!

没错,600米就是极限了!

再往下……要老命啊!

对于这一点我体验特别深,在经过了最初的熟练以后。我感觉我大概掌握了这种新鲜玩意的使用方法,有一次竟然不知死活的又向下潜了五十多米的深度,结果问题当时就出来了,只听“咔嚓咔嚓”两声,潜水摩托艇四周的保护罩上当时就迸裂出了几条裂痕。就像是破裂的玻璃一样,海水当时“呼啦啦”的就进来了,吓得周敬这小兔崽子在我身后一个劲儿的嚷嚷“不作死就不会死”,其实不光他怕,我也怕,吓得当时就向上浮,好在也是命不该绝,倒是勉强保下了自己这一条命,等浮出海面的时候,摩托艇里的海水都快淹了我的脖子了,给我吓够呛。

从那以后,600米的深度就成了我心中的一道死亡线,往后的练习再没有尝试着挑战这种机械类型的东西的极限,人是没有极限的,但是这种东西有啊,说多少米就是多少米,尝试着挑战极限那就是拿我们的生命在开玩笑。

再我们赶往百慕大三角海域的中间,那片海域又爆发了一次海啸,据说浪头最高都掀到了45米的程度,一路就朝着百慕大群岛碾压了过去。哪怕当地的政府已经做了很多很多的准备仍旧是于事无补,在海啸登陆的瞬间一切都变成了废墟,荡然无存!

海啸,一次比一次强烈了。

这说明,海底下的遗迹也是一天比一天不安分了。估摸着多伦和不老尸在那片遗迹里是没少折腾,搞出了不小的麻烦!

游轮,仍旧是日复一日的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航行着。

这是我第一次远洋航行,等真正见识了大海的浩淼的广阔以后,我终于明白沿海的渔民为什么会崇拜大海、敬畏大海了,这里一望无际全部都是水,波澜壮阔的同时,只会让人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我们的日子在面对着这种无垠的广阔中日渐无聊了起来,度过了最开始的兴奋以后,只剩下了乏味。

就这样,在大海上约莫磨叽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这一天我们终于进入了百慕大三角海域。

天空,在这一天是晴朗的。

阿大笑着和我们说,我们的运气不错。看来没有赶上海啸。

结果,异变在当晚就发生了。

这一天晚上我和胖子聊天聊到了晚上九点多,中间还喝了一点小酒,然后昏昏沉沉的回到船舱里就睡着了,结果没睡多久。船上的警报声就忽然响了起来,特别刺耳,一下子将我从睡梦中折腾了起来,一睁眼我才发现游轮正在剧烈的摇晃着,哪怕是在船舱里我都能听到“呼啦啦”的风声以及雨水敲击在甲板上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那动静非常的恐怖。

我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当下也不敢在船舱里磨叽,把周敬喊醒以后就连忙开门出去了,这一开门不要紧。一股强风夹杂着咸腥的雨水扑面而来,劲道非常足,拍的我直接退后一步,一屁股就坐在了湿漉漉的夹板上,顶着狂风暴雨,我勉强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甲板上已经有好多人了,阿大阿二正站在护栏前出神的望着远方的天空!

我这才注意到,这个时候的天穹就像裂开了一道大裂缝一样,黑黢黢的中竟然隐隐可见白光。那场面异常的恐怖。

一时间,仅有的那一点醉意彻底被吓走了,黄豆大的雨点抽打的我脸颊生疼,我强顶着狂风暴雨挣扎着从甲板上站了起来,而后举步维艰的走到了阿大身边,大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海啸要来了!”

阿大凝视着远方的天穹,但是他的眼神里分明闪过了一丝恐惧,沉声道:“来的很突然,完全没有一点征兆,白日晴空万里,晚上的海啸说来就来,太出乎预料了!”

说完,阿大猛然转过身就对着身后的水手大声吼道:“海啸的方向是百慕大群岛,咱们现在还没有钻进海啸的波及范围,立即开满舵。掉头离开这里,现在还来得及!”

谁知,阿大的声音方落,身后就陡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声:“不能走!”

这道声音我熟悉,是青衣的。我下意识的回过了头。

只见青衣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甲板上,背负双手,古剑却邪加身,一身青色道袍在狂风骤雨中猎猎作响,被雨水打湿的头发黏在了脸上。但是腰杆子却挺得笔直,沉声喝道:“你们可以走,但是我们不能走!海啸降临,遗迹洞开,这是大好机会,我等来此就是为了探寻遗迹,此刻正应迎着狂风海浪而上,伺机进入遗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