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4章 死城/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我整个人都是忘乎周围环境的,在我眼里只剩下了那面墙壁上的一颗颗宝石。

盯着这面墙壁看了很久很久,我终于是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没问题,这面墙壁上的宝石点缀的位置,确实是模拟宇宙中各个星体的位置!

比如在墙壁的最中间,我看到了一块宝石镶嵌的特别密集的区域,这里宝石几乎是一颗挨着一颗的。有大有小,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整体看起来犹如一条彩带一样。

毫无疑问,这条彩带应该就是代表着宇宙中的银河系!!

根据我对亚特兰蒂斯文明的了解,他们对于宇宙的探索非常强悍,早在九千年前,就通过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造出了类似于卫星、宇宙飞船一样的东西,他们对于宇宙的探索和研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完全超越了当代,了解银河系、猎户星座什么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咱们当代研究天文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猎户星座的位置--就在银河系附近,其北部范围已经融入了银河系,相当于发生了交集。

循着这一条线索,我的目光游离在墙壁上代表着银河星系的宝石群上,很快就发现在银河星系的末尾处,这面墙壁右上角的位置,有一块看起来比较集中的宝石,这一片宝石构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图案,犹如一个猎人带着两条猎犬一样,与猎户星座的形状一模一样!

不用说,机关的关键肯定在这一片宝石里面了!

我心中一喜。观察的愈发的仔细了,然后目光很快就定格在了一块形状犹如心脏,通体玲珑剔透的红宝石上面,这块红宝石的位置比较特别,就在猎户星座的最中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猎人的心脏一样,特别的抢眼!

就是它了!

亚特兰蒂斯人一直认为猎户星座是拥有自己的生命力的,生命力就是亚特兰蒂斯之心,那是猎户座的心脏,猎户座将自己的心脏赐给了大西国,大西国应当永远感恩!

我猜测,机关的关键可能就在这颗红宝石上面了,当下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这块红宝石,这一摸不要紧,我发现这块儿红宝石镶嵌的并没有那么牢靠,摸上去的时候会轻微的晃动!

它是可以活动的!

我心一横。然后狠狠就在这颗红宝石上面按了一下,这一按,竟然把这颗红宝石给按下去了。

哗啦啦啦……

顷刻间,这面墙壁的后面就发出了一连串奇怪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机械在运转一样!

紧接着,这面墙壁竟然颤抖了起来,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一点点的朝上面被吊了起来!

伴随着这面墙壁的拉开,一点耀眼的白光从拉开的缝隙里面射了出来,非常的炽烈与璀璨,一下子照亮了整条甬道!

我知道,我打开了通往亚特兰蒂斯文明的中心,波塞多尼亚的门!

这面墙壁,应该就是当初波塞多尼亚这座城市的城门!

胖子他们也被这一连串的动静儿惊住了,一个个纷纷闭上了嘴不再说话,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切……

终于。这面墙壁被完全拉开了,横呈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层薄薄的白色光膜,显然刚才发出白光的就是这层光膜了,透过这层光膜。隐隐能看到后面的景象,那是大片的遗迹群,保存的非常非常完好,街道、建筑。只有少许的崩塌破碎了,只不过长街之上全都是白骨,一层叠着一层,显然是九千年前亚特兰蒂斯人留下的白骨。说来也奇特了,经历了九千年的时间,这些白骨还没有被风化掉,估计也是和那颗亚特兰蒂斯之心有关系,至于这白色的光膜,不用说,自然也和那东西有关系了。

说实话,这一刻我突然对那亚特兰蒂斯之心产生了莫大的兴趣,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能量强悍到了这等地步!

抱着一种试一试的心态,我将手伸向了光膜,心里也有些紧张,不知道这层光膜会不会排斥我,所以我的动作很慢。

事实证明,是我过于谨慎了,当我的手伸向光膜的时候,直接就从这层光膜穿了过去,它对我并没有什么伤害,其实想想也是,打开了星空之门,也就是波塞多尼亚的城门。再进去能受到什么伤害?

当下我放宽了心,一步踏出,直接穿过光膜进入了波塞多尼亚空空荡荡的遗迹群中。

霎时,一阵阴冷的气息侵蚀而来,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阴气这么重?

我心里有些犯嘀咕,这才观察起了四周的环境。

事实上,那层光膜不仅仅在入口处有。其实在那层光膜是笼罩着整个波塞多尼亚的,整体呈半球形状,直接将整座城市笼罩其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罩,散发出的白光照亮了整个城市,白光很柔和,但是城市里却阴嗖嗖的,让这里愈发的诡异了。

在光膜外面。就是海水,甚至能隐隐看见海水里面有生物!

走到这里我终于明白波塞多尼亚为什么能在大西洲沉没的狂潮中保存下来了,当时肯定是亚特兰蒂斯之心发出了强悍的能量,形成了这样一个光罩将整座城市保护住了。所以这里才没有被淹没,而且还有一小部分的波塞多尼亚居民侥幸没有在沉陷中被震死,将亚特兰蒂斯的过去和文明程度用壁画记载了下来,以这种方式告诉后人--在这片大陆上。曾经真的存在过一个异常辉煌的文明!

“呀,这里有鬼啊!”

忽然,一道惊呼毫无征兆的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当时就把我从沉思中惊醒了。给我吓得够呛,完全是本能的“哐”的一下子就抽出了腰间的百辟刀,结果刀刚刚出鞘就听身后响起了一阵疯狂的大笑,笑的丧心病狂的那种,扭头一看,却是老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凑到了我身后,好悬没给我吓死!

一时间,就算是我脾气再好也忍不住炸了,狠狠瞪了这老疯子一眼,怒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说着,我就准备收起百辟刀,没成想老疯子却在这时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和我说道:“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收刀了,我没有骗你,这地方确实有鬼,还有不少鬼呢!知道九千年前那些幸存下来的居民为什么宁可跑到外面挖土也不愿意在这里呆着吗?就是因为这里有鬼!”

说完。老疯子撒开了手,一边喝酒一边朝前走去,压根儿不看路,脚上的黑布鞋不断践踏着大街上的白骨,每一脚落下,都有骨头被“咔嚓”一下子碾成粉碎,然后晃晃悠悠的说道:“不过不要怕,鬼这东西吗?就怕恶人!呐,你看,老子踩着它们的尸体走,它们不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我被老疯子这一出弄懵了,下意识的看了青衣一眼。

“跟着师叔走吧!”

青衣轻轻叹了口气:“水本属阴,水下成了灾难现场,怨气不散,这地方……凶啊!”

说完,青衣提了提衣摆,循着老疯子的方向就跟了上去。

他们动了,我们也不能看着,只能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疯子那一出镇住了这地方的东西,总之,在最初走的一段路上我们倒是没有遇到什么特别情况,一直淌着这趟大街往前走了将近两三里地的时候,离我不远的蛮牛毫无征兆的就停下了脚步,鼻子不断耸动,过了片刻,忽然微微眯起了眼睛:“不对劲,这地方死过人。”

说此一顿,蛮牛又补充了一句:“前不久刚刚死过人,尸体臭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