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6章 六地火/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回可算是进了虎嘴里了!

只是不知道胖子他们怎么样了,那个什么劳什子西玛圣女有没有对他们下手,王麻子和蛮牛是铁定完犊子了,命魂被吞,大罗金仙都救不了,我只能祈祷胖子他们逃过了一劫!

我轻轻叹了口气,不多想,抽出百辟刀全神戒备着。

因为我是这些鬼信徒的主要目标,所以老疯子和青衣也不敢让我上去和那些鬼信徒短兵相接,怕这些狂热的鬼信徒发疯一样全部涌上来干我。那样的话,凭我这五段修为是扛不住的,有个好歹被那西玛圣女抽了空子,直接就是满盘皆输的后果。所以,青衣和老疯子两个人直接挡在了我身前,压根儿不肯让我动手。

下一瞬间,那些鬼信徒就扑了上来。

然后,我终于明白老疯子为什么对这些狂热信徒的阴魂那么忌惮了,这些西洋参比悍不畏死的阴兵更加凶残,一个个只进不退,赤手空拳,上来直接就是鬼爪子挠、张嘴撕咬这两招,就跟要吃人似得,那架势寻常人光看上一眼也足够崩溃的了,也幸亏挡着它们的是两个天师。要是我上去,估计几个回合就被秒了!

说实话,青衣和老疯子真的是凶残,一个用剑,一个用鞭。一抬手就轻松打爆一个鬼信徒,直接让对方魂飞魄散,无奈这乱拳打死老师傅,好汉也怕众人殴啊,他们势单力薄的,哪里能架得住这么多鬼信徒的撕扯、撕咬?不一会儿功夫两个人的身上就见了红。

而那些鬼信徒……仍旧不断从铁门中涌出来,在地下室里面是越聚越多,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这样下去不行!”

老疯子拎着打神鞭一鞭把一个鬼信徒打成了黑雾,然后沉声道:“师侄,咱们得发力了,你单独能不能扛住五分钟?”

“三分钟!”

青衣蹙眉道:“除非小天参战,帮我挡住侧面,那样我才能坚持住。”

“不行,这小子绝对不能上,他不躲在咱们后面的话,只要一冒头,立马就得成为众矢之的,这些鬼东西看都不会看你,全都得干他,那招子别说五段杀气的发丘后人,就算你这个天师也接不下吧?葛老头虽然欺负了老子一辈子,但这可是他唯一的孙子,葛家的唯一血脉,我不能让他出事儿,否则对不住葛老头!”

老疯子一边和那些鬼信徒交手。一边说着,说完了,咬了咬牙,喝道:“妈的,反正老子时日无多了,这一次来这地方就是拼运气来了,看看能不能再改一次命,反正来了也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在乎那阳寿也就没用了,三分钟就三分钟吧,你挺住!”

青衣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话不多,只有一个字:“好!”

说完,青衣一步踏出,直接横在了我面前。只留下了一道修长挺拔的背影给我,而老疯子则借着这个机会撤了下来。

哗啦啦!

青衣身上的道袍一瞬间就鼓掌了起来,衣摆猎猎作响,更加神奇的是,他的身上竟然升腾起了白色的雾气,就像是水蒸气一样!

他这分明就是在燃烧道门的灵力!

轰!

一个无形的气场在他身体四周炸开,那些扑上来撕扯他的鬼信徒一瞬间就被炸得变成了黑雾溃散,这一下子就足足把二三十个鬼信徒炸得魂飞魄散,威力之强,堪称气吞山河!

不过,也就是稍稍阻挡了一下那些鬼信徒,这些东西就跟疯了似得,似乎完全不知道恐惧,和一般的阴魂大有不同,一般的阴魂有灵智,最起码知道害怕,但是这些鬼信徒完全不害怕魂飞魄散,青衣一招打爆二三十个鬼信徒仍然无法阻挡它们,前面的刚刚魂飞魄散,后面的紧接着就撵上来了。

“哼!”

青衣鼻腔中蹦出一声冷哼,犹如冰碴子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温度,掂了掂手里的却邪剑,狠狠朝着身前一米外的地上一掷,只听“嚓”一声。却邪剑直挺挺有插在了香灰泥之间,上面挟裹的道门灵力一下子掀起了一层气浪,直接把刚刚扑上来的鬼信徒就拍飞了,在半空中全都变成了黑雾魂飞魄散,这一下子更狠。比刚才那一下子更具杀伤力,掀飞了多少鬼信徒都数不清了!

趁着这机会,青衣的手里飞快捏起了指决,最后手里捏着一个“即”字手决高高举起,朗声大喝:“朗朗晴空。阳人世界,魑魅魍魉,犯者必杀,上清五雷决!”

这一瞬间,他身上的道袍翻飞,身上的道门灵力已经彻底狂暴了!

喀拉!

一道闪电瞬间撕裂了地下室的黑暗,将那些鬼信徒一张张惨白的脸照亮,完全是凭空出现的,横向朝着那些鬼信徒就劈了去,当时就把数十个鬼信徒打成了飞灰。与之伴随的,是“轰隆”一声巨响,那是雷鸣,就在我耳朵旁边炸响的,震得我当时就懵了!

这还不算,事实上,那一道闪电仅仅是个开始,紧随其后,一条条闪电犹如狂蛇乱舞般在那些鬼信徒中肆虐,那场面骇人至极。也无比玄奥,闪电在青衣的驾驭之下凭空出现在海下一万米的远古遗迹中,只灭魑魅魍魉!

接连不绝的闷雷在我耳旁炸响,震得我整个人头晕目眩,耳鼓膜生疼,说不出难受,看着青衣的背影时我心里的震惊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成了天师之后,他比从前厉害了太多太多,现在的他就像是不可逾越的高山一样!

这时候,老疯子已经直接盘坐在了香灰泥里,抬起食指在自己眉心轻轻一划,然后眉心就这么被他切破了,一滴殷红发亮的血从伤口里缓缓淌出。

那是他的精血!

“大天师之血啊!”

老疯子轻轻一叹,那张满是皱纹,刻写着岁月的沧桑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悲凉的神韵:“当年我站在极道巅峰,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天改命,结果终究还是没能超越葛老头,改命失败,道行下跌,大概是出于一种怀念,所以在眉心存了一滴大天师的精血,也算是留个念想,偶尔感受一下当年的气血旺盛,也算是留个念想,不成想。今天倒是用上这滴血了!”

在他说话之间,他眉心的那滴血就已经顺着脸颊一路留下来了,最后从下巴上坠落,老疯子在这个时候轻轻一弹指,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那滴血竟然直接飞了起来,最后飘在了他头顶上方三尺左右的位置。

老疯子这个时候轻轻闭上了眼睛,双手开始不断变换指决,然后我就发现,悬浮在他头顶上方三尺的那颗血珠竟然冒出了血光!!

这……

我整个人都傻眼了,这些天师的手段太可怕了。让我感觉就跟看电影似得,心里头只剩下了不敢置信--一滴大天师之血,有如此神威?

渐渐的,我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我脚底下的香灰泥……似乎在隐隐发热!

没错,就是隐隐发热,而且是愈来愈热,愈演愈烈!!

最后,老疯子豁然睁开了双眼,喝道:“以我之血,和遍身灵力,唤醒火炽局,指引六地火在阳间显化,烧灭一切魑魅魍魉!”

他说完,我就看见这地下室里“轰”的一下子就冒出了一米高的血色火焰,那些鬼信徒在血色火焰里当时就撕心裂肺的惨叫了起来!

我身体四周也有这样的血色火焰,只不过诡异的是,我只感觉温热,却并不灼热痛苦!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六地火了,只烧阴人,不烧阳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