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7章 老疯子的故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色的火焰在黑黢黢的地下跃动着,百鬼嚎哭,群魔乱舞。

这场面是触目惊心的,置身于这里,真的犹如站在无间炼狱。

老疯子也是狠绝,用大天师的至阳精血直接唤醒了七关火炽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是无限加强的了七关火炽局,因为从前的火炽局里六地火虽然炽烈,但最多也就是灼烧的这些鬼信徒难受,不会要命,可是现在,加强后的六地火于阴人而言已经非常致命了,我亲眼看见离青衣最近的几个鬼鬼信徒身上腾起了血色的火焰,被烧的身形虚淡。最后化成黑雾魂飞魄散。

不光这些信徒是这样,就连那两个吃了王麻子和蛮牛生魂的鬼神官也沾染上了六地火,被烧得嗷嗷惨叫,那两个东西道行不浅,我估计最起码也应该和我是旗鼓相当的地步。可是眼下却阴气溃散,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得崩溃。

这一把六地火,烧掉的可是数千阴魂!

这得多大的因果啊?

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老疯子一样,他这个时候脸上已经有了黑气,显然不轻松。损耗巨大,已经受了重创!

至于青衣,这时候已经收了灵力,不再继续硬抗,冷眼看着在六地火中哀嚎惨叫的鬼信徒。在血色火焰的微光之下,他的面色呈现出的是一种病态的苍白,灵力消耗有些过度,但是腰杆子仍旧挺得笔直,大概看这些鬼信徒基本上是死定了。所以才安心退后,盘坐在地上开始打坐。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忧陈煜的。

不出意外,陈煜和胖子他们应该也在奥利恩神殿下面,这六地火只烧阴人,也不知道陈煜这个介于活人和死尸之间的血姑鬼尸会不会受到影响?花木兰肯定是没问题的,躲在守节砂里,有我的活人阳气包裹着,只要不出来就不会出岔子,倒是陈煜让我有些放心不下。

这一把火足足烧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一直等地下室里的鬼信徒全都被烧得魂飞魄散的时候,血色的火焰才终于缩回了香灰泥里,一眨眼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六地火一收,老疯子张嘴就“噗”的喷出一口黑血,睁开双眼的时候精神萎靡了不少,整个人也是摇摇欲坠,我见状连忙过去扶住了他,这一扶我才感觉到,他的身子骨其实并不沉,相反还非常瘦弱。只不过是身上穿的破袄子让他看起来比较臃肿,本人可以说是皮包骨头了,我的手一抓住他的胳膊就跟抓着一根臂骨似得,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这个时候身上的骨骼都在轻轻颤抖着,而且他身上的体温也特别特别低,甚至有些冰凉,不像是活人的身体!

老疯子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抬手就摸向了腰间的酒葫芦,拧开酒葫芦的盖子“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烧酒,连着咳嗽了几声,身子的颤抖才终于平缓了一些,似乎饮酒能缓解他的痛苦一样,一直把一葫芦酒喝的几乎见了底才终于停下了,砸吧砸吧嘴。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轻叹道:“老了,不中用了,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了!”

这时候,他的体温才终于渐渐恢复了一些。

我也不傻,老疯子这体温由寒变暖明显不正常,犹豫了一下,我最后还是没忍住问老疯子:“我说老爷子,你这是……”

老疯子叹了口气,没说话。

倒是青衣看了我一眼,沉声问我:“你感觉到了?”

我点了点头,没开口,但是却给了青衣一个疑问的眼神。对于老疯子,我其实是有探寻欲望的,可惜老疯子的事情胖子他们也就知道那么一丝半点,说不明白,唯一一个可能知情的就是青衣,然而青衣三缄其口,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老疯子究竟是个什么人,眼下恰恰是个询问的机会。我当然得抓住。

青衣看了老疯子一眼,似乎在询问老疯子的意见,老疯子别过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才终于嘶哑着喉咙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明刀暗箭,诡诈争斗!进了咱们这一行,谁最后又能逃得过这么一个下场呢?也罢,你便和这小子说说吧,好歹也是葛老头的孙子。虽说我和葛老头争强好胜赌了一辈子的气,但谁也没害过谁,对手遇事了谁也不会袖手旁观,可以说的上是好友了,这么算起来这小子也是和我有一份渊源在的。不能说是外人,希望他能把我的遭遇记在心里头,引以为戒!”

说此一顿,老疯子脸上露出一丝惨笑,轻叹道:“入了这一行,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一辈子把降妖除魔卫道当成己任,可走到最后却发现--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

青衣脸上也闪过一丝悲戚之色,听了老疯子的话后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和我说道:“如你所感觉到的,师叔的身上确实有暗伤,这暗伤,就是当初九段大天师的时候留下的!”

青衣跟我说起了很多,伴随着他的诉说,我终于知道老疯子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九段大天师改命,如果失败,未必会遭到天谴,然后落得个道行下跌的下场。比如我爷爷当年,九段改命之时,因为没有找到足够的佛祖舍利护身静心,最后还是没能扑灭心中的杀念,所以改命失败,但是当时他也没有道行下跌的现象,只不过没有改命,无法延长阳寿,最后老去了,算是应了天命,得了一个善终吧!而老疯子的改命不光失败了。还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创伤,道行下跌,造成这一切的,全都是因为当时他改命的时候被人算计了!

我问青衣老疯子到底是被谁算计了,可惜青衣也不知道。这些年天师道一直都再查询当年的真相,可惜毫无所获!

老疯子的暗伤就是当年改命的时候被人暗算留下的,这些年身上的阴气淤积不散,甚至找过精通歧黄之术的人看过也没用,每一次和人动手。如果倾尽全力的话,他身上的阴气就会散开,苦不堪言!

说到底,老疯子嗜酒、饮酒全都是为了压制身上的阴气,这一次动手,他就是竭尽全力,郁积在体内的阴气爆发了!

听完了老疯子的故事,我看着老疯子的时候心里也有些同情,曾经的一代大天师,站在我们这一行的绝巅。俯瞰阴阳两界,何等的风光啊?最后却被人暗算落得这么个下场,一动手就身体崩溃!

英雄迟暮,美人白头!

约莫,这就是人间最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了。

不过老疯子倒是平静的很,尤其是当青衣说起暗算他的人时候,他的眼里竟然没有丝毫的仇恨,只有悲哀,亦或者是一种类似于同情的神色,有些不合乎常理。我心里隐隐觉得,老疯子肯定知道点什么,他城府很深,我能感觉得到,这样的人如果稀里糊涂的被人算计了却一点底细不知道的话,那才真是怪了!

可惜,老疯子这么多年来都不肯说一丝半点,我猜测他被算计的背后肯定有惊人的内幕,这些线索怕是老疯子准备带进棺材了,所以我也就没问,问了反而不好了!

“行了,不多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这回只要能降服了那不老尸,从无暇之体上掠夺一些本源,老头子我还是屹立不倒!”

这时候,老疯子摆了摆手制止了我和青衣继续说下去,看上去似乎几口烈酒入喉,身上躁动的阴气平息下去了,撑着我的肩膀站了起来,直接道:“挡道的小鬼收拾干净了,咱们也该去见见正主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